明觉杂志

板间房和连续剧──同德押忆旧之三

文:刘方 | 2015-09-07
图:「湾仔好日志」脸书专页图:「湾仔好日志」脸书专页

同德押据专家说是1930年代后期建成的,是座四层建筑物,转角处呈半圆形,细看可见每层接驳檐的下方处有花纹和小小的柱头装饰,是为建筑上特别之处。从五十年代湾仔街道照片可见,这一带尽是四层高的房楼,地层用作商铺,其外是行人道,俗称骑楼底。同德押位于轩尼诗道转入马师道的转角单边,每层有特大转弯的「走马骑楼」(形容其宽而长足以走马),楼底很高更不在话下。

如前所述,四层中有三层是押店的办公和贮物地方,亦有员工住宿。第四层则租出予三伙人,就仅用屏门间开。外公一家:外婆、舅父住其中面向马师道的尾房(连骑楼是一房一厅),招呼母亲和我勉强还够用。另外两伙约七、八人住,大人瞓房、后生仔女四人瞓厅,冷巷(走廊)亦有床位可容二人。

居住环境无疑挤迫,最差的还数卫生和厨房设备。全层十余人共用一个水厕浴室;为免上厕所要排长龙,各家只好自备便壶,但热天冲凉仍不免要争先恐后。公共厨房设于浴室旁,三家人一日两餐煮食时就很挤。仍普遍烧柴炭、亦有用火水炉,大量浓烟吹向我们住的尾房,造成严重污染。当年我肺弱,暑期间因受烟薰常引致咳嗽。最严重的一次患上百日咳,屡看西医无效,延绵两月,后来外公带我去看中医名家劳英群,开了个民间验方给我,连饮十余天后始告痊愈。

住四楼板间房当然有许多不便,上落要步行四层楼高的楼梯就够吃力。外祖父年过五十,难为他每晚要撑百几级。板间房「互通声气」,邻居就无私隐可言。不过话得说回来,人际间少秘密多接触亦未尝不好,方便生活上互为关照。我在港「度假」期间不必出街就可和邻房的孩子游玩,此之谓「过家」。今日的孩童在家缺少群体嬉戏,总爱一个人打机上网,太早就自娱自我,容易养成「宅男/宅女」性格。

婆婆的消闲之道是过隔篱街打麻将,隔天就去,我在陪外公上班之余也跟外婆去耍乐──没我的份儿,只从旁见识见识。母亲和我来到后,外公提早回家晚饭、共聚天伦,之后却回铺头过夜,让母女俩「孖铺」,而我和舅舅则在骑楼厅各睡一张「帆布床」。舅舅满肚故事,睡前爱为我讲《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是我每晚追听的「连续剧」。我的暑假就如此这般度过了。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