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梅花祭

文:云水    图:云水| 2014-03-19

京都的北野天满宫是日本着名的赏梅胜地。适逢雨水刚过,寒气未散,白日放晴,正是冬梅盛放的好季节。


说梅让我想到琴曲《梅花三弄》。蔡德允老师《愔愔室琴谱》后记称之「罗浮月白,风致宛然」,说的就是像梅一样的雅趣。自古文人莫不爱梅,可惜身处中港两地多年,冬日郊游,苍劲的松树虽见不少,青翠的竹林近年却已不多见,盛开的梅花则从来没有碰见过,只知道彼方宝岛独爱梅。


如果说日本人爱花,那是樱花,还是菊花?事实上,日本人也好梅。日语裏「梅」一字,音读为ばい(bai),训读为うめ(ume),两者均来自古汉语「梅」的发音,而赏梅的传统也当然是从中国传过去的。奈良时代(710-794)以前,赏花一般指赏梅,只是到了江户时代(1603-1867)「花见」的梅才被樱所取替。现在说起梅酒或梅子茶,大家都会想到日本。日本人饭后喜欢吃梅干,品种繁多,有青的,也有红,口感不一,而且吃得十分讲究,不像我们的话梅,白干的用作醒胃止呕,黑湿的用以佐服苦茶,与前者相比实在感觉寒酸到极点!


北野天满宫是神社,赏梅客一般都会按规矩先到「手水舍」洗手和漱口,然后到殿前礼拜,即摇铃投钱和「二拜二拍手一拜」。尽管人也不少,但一切井井有条,没有喧哗吵闹,就算外地的游客也懂得自律,不会影响大家赏花的心情。看梅的人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像一般人要找最大最密最香或色彩最艳丽的花,而是细心涵蓄的去欣赏梅的高雅,是另一种审美。


神社前后开满了白梅,西边一大片梅树林特别设置为祭场供游人细赏。我最喜欢的是神社后方的几株矮梅,其中有一株花开得不算夺目,但疏密有序,且有淡香。庭外四周,还有不少含苞待放的红梅和黄梅。然而,游人的目光告诉我,白梅已给大家带来最大的满足。


我想每一个城市,都需要有一个可以让人静心的地方。就是说俗气的东西太多了,需要一点清净,需要一个让人呼吸的地方。就像冬日蓝天乍见一枝白梅,顿然净化人心。


《爱莲说》裏的莲,我想一方面是个政治比喻,另一方面则多少受佛教影响。其实,莲比菊更高不可攀,香远益清是诗人的想像,只可远观则是事实。梅既高尚,但不拒人于千里之外。像一深居高士,巧遇他是你的荣幸,跟他握手,他只会颔首微笑。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