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梵宇庄严,学子喜逢参教地──弘法精舍历史再考(一)

文:邝志康 | 2021-09-14

「弘法精舍纪录片:1939-1963」 第一集现已推出。本集内容从精舍1939年创办因缘讲起,不容错过。其余四集,逢星期一播出,敬请订阅佛门网的Youtube频道,以便第一时间收到通知,感恩。

位于香港荃湾青山公路九咪半的弘法精舍,自创办以来,已经是中兴香港佛教的重要基地之一。八十多年来无数大德、佛弟子、学者、善信等,走过精舍这道大门──讲学、求学、皈依、剃度;礼佛、参加法会、禅修。他们各自留下足迹,见证了佛陀的正法与智慧在香港弘传,甚至流布到世界各地。可以说,弘法精舍的影响力遍及全球。到底它是为何而创立?它又是如何面对时代带来的冲击与变革,令它得以香港佛教史上重要的一席位?

宝静法师创办弘法学舍

一切要从1939年讲起。那一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爆发;在此之前,还有日本发动侵华战争。世人听到的,尽皆是子弹横飞、炮火连天的疯狂声音。

有一群居士,他们想到用另一种声音来取代──那是佛法的声音。他们发愿,让清净的梵音提醒我们:这个世界,还是有希望的;佛法的智慧,可以帮助我们离苦得乐,是真正的依止处。为此,香港殷商黄杰云(?-1952)购入荃湾柴湾角的土地,联同妻子王璧娥居士(生卒年不详)及亲威李素发居士(1889-1941),共同筹建弘法精舍。[1]

与此同时,浙江宁波观宗寺方丈、香港香海莲社社长宝静法师(1899-1940)一直在港弘法讲学。法师是谛闲大师的传人,为天台宗四十四代教观总持。黄杰云、李素发两位居士一直久仰法师盛名,遂礼请法师在弘法精舍开办「香海弘法学舍」,并兼任主讲一职。

弘法学舍「诸佛崇升开光学舍成立典礼」合照,摄于1939年11月18日。(天台精舍提供)弘法学舍「诸佛崇升开光学舍成立典礼」合照,摄于1939年11月18日。(天台精舍提供)

1939年11月18日,一切筹备就绪。弘法精舍举行了「诸佛崇升开光学舍成立典礼」。典礼当日跟随宝静法师自宁波观宗寺而来的讲师和学僧,联同一众发心居士与嘉宾,云集精舍,欢欣庆贺。在开幕当日的合照裏,我们可以见到精舍正门的两边外墙各自挂了两块通告版。左边的写有:

「本舍为弘法利生,特发起开办学舍。现已筹备就绪,准于夏历十月初八日举行开幕:诸佛崇升开光学舍成立典礼,敬请缁素善信指导为祷。香海弘法学舍[2]谨启。」[3]

三位佛弟子陆无为、陆法海、陆净根,为庆祝精舍成立纪念,赠送了一副对联给黄杰云居士:

「法施每仗财施梵宇庄严学子喜逢参教地

真谛不离俗谛宗风演化众生欣接转轮音」

此联[4]由冯愿所书,并一直悬挂至今。

精舍大殿如今亦保留的另一副对联:

「远继龙树三观正印高唱台宗纭纭苍生沾法雨

近承谤公一心真传主讲精舍莘莘学子被春风」

它们是香海莲社同人为了精舍开光典礼敬奉的贺联。我们可以在下款见到见修法师、曾璧山居士、李公达居士、张慧炬居士等人的名字,他们都是当时香港佛教界有名的人物。

弘法学舍是以僧伽教育为主的,除了一直在观宗寺跟随宝静法师的学僧外,法师后来又在广东一带招收了多名青年学僧。除此之外,他又安排显明法师担任辅讲,亦邀请了来自广东的宝乘法师、东北的化东法师等在精舍讲学。

例如宝乘法师[5]负责教授文学课,他有一篇名为「今后的佛法」的讲辞[6],让我们得以稍稍窥见弘法学舍的课程内容。法师又特别关注青年学僧是否拥有面对新时代潮流的能力:

「诸位同学,都是新时代中有志气的僧青年,对于将来的文化运动,尤其是对于新佛教的建立和进展,是负有重大的责任的。本舍的课程,各位都已经知道有修持、佛学、文学三科。修持科的重要,今且按下不说。佛学文学有不可分离的密切关系,这点意思,从前已讲过许多。今所欲说的,是今后佛法的新倾向,这是僧青年所应知道的。甚么是佛法的新倾向呢?佛法与文学既然有密切的关系,这就不妨先从文学讲起。」我们可以想像到,宝乘法师当年在弘法精舍积极宣扬佛教革新思想,与太虚大师的佛教改革运动不谋而合。

宝静法师虽然担任弘法学舍的主讲,若参考之前几年他来港讲经的模式来看,法师在那裏讲学的时间并不多[7]。宝静法师1940年回到宁波后,几乎便没法再兼顾香港的各个道场,弘法学舍的前景变得不甚明朗。后来法师更于同年12月,因操劳过度辞世。

太虚大师与精舍未竟之缘

另一方面,香港佛教界墨禅、竺摩、优昙诸法师,及以陈静涛为首的一众居士,为纪念太虚大师(1890-1947)五十岁寿辰及杂志《海潮音》创刊二十周年,倡议组织「太海学会」,以发扬并实践太虚大师与《海潮音》建设人间净土、整理僧伽制度之主张。1940年底,创会理事屡经会议筹备,敲定若干细节,设会址于弘法精舍,并订立以佛学研究、学术讲演、出版书报及社会事业四方面为组织活动的方向[8]

黄杰云、李素发两位居士弘法心切;有见及此,逐托请陈静涛修书太虚大师,请他来港主办「华南佛学院」:

「……太虚大师道席:金风节御,玉露调时,道体休和,安乐行否?恭维大师津梁三界,汲引四生。智皎心灯,定凝意水。名高北斗,律重南山。借甚徽猷,钦佩无极。敬启者:窃以救世良谟,无逾佛法;传扬正道,端赖僧才。僧教育之扩充改良,识者咸认为最切时要。学人等久怀斯志,未遂初衷。去年辟土鸠工,创建精舍,幸蒙佛光加被,鄙愿克谐。佥仰大师德智超优,佛门领袖,如春风之化育,若一雨之普沾;行见道法南来,群情引领。虽远逊宝林之布署,亦粗具兰若之规模。华南佛化之初基,于斯奠矣;僧伽教育之发轫,意在兹乎。伏请权垂化迹,指示南鍼,悯念愚情,玉成微志。末学固亲沾德泽,僧材亦仰赖裁绳。办法大纲,已由静涛居士略陈梗概,无俟赘言。聘书随函附呈,敬冀察纳。伫盼回玉,祗候驾临,曷胜翘企。肃泐,顺请法安。」[9]

根据陈静涛居士与太虚大师的书信来往[10],大师属意其门下的芝峰法师暂代院长,直到他翌年春天方便南下为止;宝乘法师及墨禅法师担任讲师。佛学院章程、规约等,则可参考大师创办的汉藏教理院。可惜事与愿违,战事逐渐紧张,芝峰法师无意来港。其余太虚大师提议的人选亦因法务缠身,无暇兼顾此事。精舍主办方与太虚大师故此一直未能决定教职员名单,筹办华南佛学院一事,只好搁置[11]。但黄杰云居士并未因此放弃,他在1941年秋天又创立了杰云义学,推广义务教育,希望能延续精舍教学育才的理念[12]。不过到了12月,日军开始空袭及炮轰港九各处,香港逐渐失守。最后在12月25日,时任港督杨慕琦决定投降,香港正式进入「三年零八个月」的日占时期。

弘法精舍只开创了两年,便遇上战祸。随着社会状况剧变,一众法师亦陆续离开,精舍第一阶段的弘化工作,就此结束。

笔者按:

本文所述精舍创办早期事迹,仅能触及片鳞半爪。在文献纪录及照片等档案付之阙如的情况下,读者如欲窥其全貌,恐怕并不容易。诸多不足之处,尚祈方家指正。

(待续)


[1]一般关于弘法精舍历史的描述,多指黄杰云于1938年购地,是为了供其三夫人王璧娥作静修之用。不过翻查土地纪录,黄杰云其实是前后花了五年时间(1932-1936年)分批购入现今弘法精舍所属的地段,当中与精舍创建落成之时有三年空白期,到底之前该处是否另有建筑物?暂时未有确实证据指出弘法精舍本身是为了这个用途而建。

[2]香海弘法学舍的全称如今只见于通告板上,其余文献、旧物所记,只有简称「弘法学舍」。如今方便行文计,亦从前人。

[3]右边的通告板因照片随岁月变黄、褪色,只能隐约辨认到上面所写文字为:「本舍准于夏历十月初四日起⋯⋯宝静大法师讲《楞严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时间:每日⋯⋯」

[4]陆无为、陆法海、陆净根三人的背景我们所知不多,很可能是兄弟关系。唯一确定的是他们都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在香港佛教界活跃的护法居士,例如从1936年利园佛学会组织春假旅行的新闻中,可见陆法海、陆净根二人的名字。参见〈香港利园佛学会组织韶州南华寺旅行团朝礼六祖〉,《人海灯》第3卷第5期(1936年5月1日),收入黄夏年主编,《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补编》第50册(北京: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印复制中心,2008)。



冯愿(1868-1943),字侗若,是清末民国时期广东着名学者、诗人、书法家。他是南海人,故题款多见「南海冯愿」四字。冯愿是光绪年间举人,曾任两广学务处官书编纂、图书科科长、广东修志局分纂及中山大学、广州大学教授等职。广东省书法评论家协会副主席黎向群有文章谈及冯愿生平及其书法艺术,当中提到冯愿存世作品不多,且年代最晚的也不过1937年。精舍所藏的冯愿作品,写于1939年,距他逝世前四年,颇具研究价值。

[5]宝乘法师,1921年毕业于国立广东高等师范学校本科,后来命运多舛,弃俗为僧。抗日战争爆发后从内地来到香港弘法。法师与当时主编《觉音》杂志的竺摩法师是旧识,二人经常保持书信来往。法师更主动当上《觉音》杂志社的社董;〈今后的佛法〉后来刊登在《觉音》上,竺摩法师对此特别推崇:「⋯⋯〈今后的佛法〉一文,虽是宝乘法师对他的学僧们的演讲,实无异替本刊发了一纸宣言。因为本刊刊行的使命,也无非是想推动今后的佛法能走上新时代的康庄大道。在这文中作者从中外学术的观点上,从古今时代的趋势上,加以简要的引述,而指出今后佛学应趋的路向。」参见何建明,〈竺摩法师与抗日战争时期的澳门佛教文化〉,《文化杂志》第 38期(澳门:澳门文化学会出版社,1999)。

[6]《觉音》第14期(1940年6月20日),收入黄夏年主编,《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第92册(北京: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印复制中心,2006)。

[7]参见1937年11月4日《香港华字日报》〈宝静法师来港讯〉一条:「⋯⋯香海莲社每年规定请社长宝静法师诵经一次⋯⋯宝师已搭意国邮船,约夏历十月初三到港⋯⋯」理论上来说,若宝静法师时常停留香港,那莲社也没必要规定每年一次请他南下。

[8]〈香港佛教界组织太海学会〉,《海潮音》,第21卷第11期 (1940年11月1日),收入黄夏年主编,《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第200册(北京: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印复制中心,2006)。

[9]〈香港弘法精舍创办人请太虚大师主办华南佛学院〉,《海潮音》,第21卷第11期 (1940年11月1日),收入黄夏年主编,《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第200册(北京: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印复制中心,2006)。

[10]〈与陈静涛书〉(二一至二六),《大虚大师全集》第十七编。

[11]例如宝乘法师原为骨干导师,后来仍不免辞任弘法精舍教职,返回青山小住,「息影名山,暂图休养。」参见《觉音》第29期(1941年7月 25日),收入黄夏年主编,《民国佛教期刊文献集成》第92册(北京: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印复制中心,2006)。

[12]参见《宝觉同学》第2期(1941年10月15日)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