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欲断难断,难行能行

文:愿良    图:佛学动力文化艺术基金会| 2015-01-28
菩提树守护者阿权在月下起舞菩提树守护者阿权在月下起舞

要成佛,先受魔。诚然,我们每个人心底里面,或多或少有着五毒的魔性;那么,该怎样转识成智,转迷成悟?今时今日谈成佛,又有何意义?

由觉囊派藏哇活佛──阿旺‧衮噶丹增嘉措仁波切编创的佛教舞剧《佛道》,以既诗意又具象的方法,透视了这些人生课题。


粗糙的发心

故事起首,港人阿权(梁家权饰)为了协助地球抵抗血月的破坏力量,在印度菩提伽耶守护佛陀当年修成正果的菩提树,尽管收入微薄,却甘之如饴。他在月下起舞,感受到自身内在慈、悲、喜、舍的力量,惬意安详。矢志破坏佛法、阻止人们进入佛道的魔王波旬(三弦乐师赵太生饰),却施以「无明琴音」,令阿权五内翻腾,苦不堪言。


魔王波旬(左)施以「无明琴音」,挑拨阿权内在的五毒。

是呢,我们每个人都「品性难移」!因为我们骨子里根深柢固的习气,往往是无始以来积累的结果,我们也普遍倾向把一切扫到地毡底下,眼不见为净。肯老实面对自己、用心对治自身五毒(贪、嗔、痴、慢、疑)的人,都会知道行佛道「不只是要快乐」,不可能尽是坦途。

幸好,阿权并非一个人在途上。五名香港女性──佛教女学者、幼稚园校长、奶粉专家、图书馆管理员、妈妈生──同样受到感召,一起前赴印度拯救正在枯萎的菩提树,保护地球免受灾难。她们空有热诚,却智慧不足,且各有习气;其中,女学者(黄茹饰)自恃满腹经纶,漠视阿权的指示,拒绝穿上佛陀曾穿过的鞋子,便径自走近菩提树,更把它们丢到一旁。霎时之间,风云变色,众人昏倒。


五毒即五智

女学者的我慢心,却竟是菩提的种子,开启了一扇门,让五人经历去除五毒的奇幻旅程。月前写就拙文《要成佛,先受魔》,集中讲述《佛道》上半场,佛陀出家前的妻子耶输陀罗(图书馆管理员前世,龙世仪饰)以不朽的奉献精神,引导摩登伽女(妈妈生前世,杨怡孜饰)把个人的情欲升华至无私的大爱。本文则集中于下半场,试析佛陀姨母大爱道比丘尼(幼稚园校长前世)和牧羊女(奶粉专家前世,劳晓昕饰),如何进一步展现这份大爱。

大爱道比丘尼是《佛道》的重心人物,她的出现标志着作品由「色」(世间情色)过渡至「空」(出世间修行),故必须较完整地陈述她毕生对佛教的贡献。舞蹈毕竟来得抽象,大爱道(林颖施饰)先以粤剧折子戏的方式现身,借助了曲唱部分把情节详细交代。粤剧文辞典雅,附以梅派京剧的长绸舞身段,点染了大爱道出尘的灵气,为佛教第一位女出家人的艺术形象作了有效的铺塾。


大爱道比丘尼在粤剧折子戏中,脱俗出尘。


蜕变的痛苦

然而,大爱道并非远离俗世的仙界高人。日前看了1954年的美国电影《码头风云》,其中一幕撼动人心:码头工人杜根挺身指证老板敛财杀人,惨遭灭口。誓言与杜根并肩到底的神父站在码头所有人面前,被掷鸡蛋仍脸无畏色,昂然宣说:「基督每天都与被欺压的工人在一起,在待工线上,在船舱里;这一刻,祂就跪在杜根的尸首旁边!」同样,诸佛菩萨也与我们常在,因为佛陀已经向我们证明:佛性人皆有之,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佛作佛。

粤剧折子戏过后,大爱道以迥然不同的姿态出现:舞者林恩滇以注重腿功的佛兰明高演绎这个人物,背景音乐极为简约工整,甚至带点机械的味道,却放射出一种稳固的爆炸力;舞种与音乐的编排,跟大爱道率领五百名妇女赤脚步行150哩,三度祈请佛陀允许女众出家,创立佛教女性僧团,精进而谦卑的求道精神,非常脗合。她以刚劲有力的步履在台上画出沙圈,用坚实的足印践碎一切烦恼与障碍,成就自心的圆满;她一边用脚画圈,一边沿着外围摆放烛光,为的却不是自己,而是为了接引骄矜的女学者,助她洗刷五毒,领受佛法的智慧。其时,女学者一脸彷徨痛苦,反覆挣扎,尝试逃离沙圈,返回自己的comfort zone。


大爱道比丘尼(右)以坚实的脚步砌出沙圈,帮助傲慢的女学者(左)踏上佛道。


正向的坚持

是的,蜕变可以是非常痛苦的。此际,让我想起一位朋友的经历。她以往体弱悲观,欠缺自信,习惯倚赖男性,心里常有挥之不去的畏惧。数年前她未婚高龄怀孕,男方硬要她打掉胎儿,她却不情愿。不久,男友离她而去,亲朋好友纷纷劝她骂她不要生,她却听从善知识的教诲,不去逃避,决定用下半生承担过失,洁身自爱,好好养育孩子。为免事情变成一生的阴影,她听从善知识的开示,没有向男方索取任何金钱,一切独力承担。她在怀孕期间,饱受重大压力,经常与抑郁的情绪搏斗,但为了孩子的健康竭力撑下去;最后,她坚持自然分娩,生下了像天使般可爱的儿子。她说这次经验最重要的,是让她摆脱了从小以来如影随形的恐惧,生命的一切从此变得美丽。她把这根本的转化,归功于「正向的坚持」。


善恶非究竟

《佛道》的女学者在大爱道扶持下,洗涤了自以为是的我慢心。接着是全剧另一关键之处:女学者把烛光交给魔王波旬,令恶贯满盈的他初次看到自身的可能性──也就是佛性。显然,这是他无量劫以来,生命中最重要的转折。魔王波旬肆意打击佛法,与佛陀为敌,从嗔恨中获取快乐。他的恶却是成佛的缘起,最后因着牧羊女的怀爱,破除了自心的颠倒。


女学者洗练自心


女学者得到体悟,把心灯传给魔王。

牧羊女舞段由芭蕾演绎,配以清澈空灵、带有童话色彩的小提琴音乐,充分展现人物纯洁无瑕的美态。众所周知,佛陀离开皇宫修习苦行六年,苦无出路,牧羊女眼见佛陀形容枯槁,遂本着助人的爱心,供养羊乳,令他恢复体力,豁然开悟。佛教里面的地藏王菩萨,悲心无尽,立志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于此,《佛道》呈现了同样的胸怀与视野:魔鬼也是布施的对象,魔性甚至可以是催化剂,化为道用;放下沾满鲜血的屠刀,往往立地便可成佛。波旬接受牧羊女的布施,再加上五位舞者的支持,终于放下嗔心,把无明琴音化作《心经》的曲调。众生因缘各异,修行历程大不相同;无论笔直与迂回也都是佛道,殊途同归。


牧羊女供养魔王,燃亮他的佛性。


魔王弹奏《心经》


我们的眼泪

末段,菩提树守护者阿权目睹各人的转化,方才发现不用再叫其他人试穿鞋子:摒息诸念穿上它,克尽己力担起责任便是了。最后,众人燃点心灯,携手让菩提树重拾生机。


阿权穿上鞋子,承担作佛的慧命。

《佛道》告诉我们,今时今日要成佛,毋须像剧中人一样出家修道,也不一定要做佛教徒。佛性超越所有宗教的藩篱,是我们每个人都有的礼物;当我们燃亮潜藏内在的菩提自性,放下自我,并承担别人的痛苦,给予众生爱与关怀,我们可以与天地万物连结起来,体会到无价的喜悦,活出更宽广的人生。

相传,以救渡众生为己任的观世音菩萨,有一天看见恶趣众生未减,伤心掉泪,泪珠分别化成绿度母和白度母;两位度母发愿辅助观音菩萨,继续弘法利生。说到底,我们都是血肉之躯,跌痛了便会哭;佛道,也可以荆棘满途。然而,只要抱着正向的坚持,坚持再坚持,终有一天,我们也可以把痛苦的血泪,化作慈悲的眼泪。


演后大合照:中间为《佛道》艺术总监觉囊派藏哇活佛──阿旺‧衮噶丹增嘉措仁波切


后记:透过这篇文章,我得以沉淀思绪,把心再放大一点,看远一点,令自己的脚步更稳固一点。《佛道》艺术总监觉囊派藏哇活佛──阿旺‧衮噶丹增嘉措仁波切,从创作概念、文本,以至舞蹈、音乐、布景、灯光等大小安排,统统亲力亲为,并细意关顾制作人员及观众的需要,活生生的示现了何谓佛道。在此献上至诚的感谢。


香港原创佛教舞剧《佛道》
主办:佛学动力文化艺术基金会
7-8/11/2014 香港艺术中心寿臣剧院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