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欧阳询书《心经》?

文:区佩仪 | 2015-03-25

编按:本文先于2010年刊于《明觉》。事隔五载,作者搜集了补充资料,我们整理后把新增篇幅跟原文合并为此修订版,再作刊登,以飨读者。


缘起

数年前,笔者获赠一套从台湾故宫博物院买来的「欧阳询书《心经》」(图一1)小卡片复制品。小卡片制作相当精致,而且上为唐朝书法名家墨宝,遂将之置于钱包内,闲时拿来赏玩。之前细看之余,特别注意到下款为「贞观九年十月旦日率更令欧阳询书」,猛地想起那年玄奘法师尚于印度那烂陀寺2受学,中土理应还未有其《心经》译本,遂引起了笔者对此书法真伪的疑窦。

笔者翻查各种文档纪录,并向多位书法专家请教,而相关网站也曾提及此疑点,因此推论此书法非欧阳询真迹。其中维基百科资料加注此《心经》版本是玄奘于贞观廿三年翻译的,应该是后人利用欧阳询书写的字缀集而成,可是未见更详细的分析论述,笔者遂将搜集的资料和个人想法撮成本文,旨在抛砖引玉,祈得各界专家前辈指导纠正, 以滋学养。


图一


从历史资料考察

欧阳询 (西元557-641年),字信本,潭州临湘(今湖南长沙)人, 生于南陈武帝永定元年。他的书法受到北齐、北周书风的影响,风格体貌继承了北碑雄浑、厚重、险劲的传统。他以楷书为最着,笔力雄浑险劲,结构独异,后人称为「欧体」。早在隋朝已经声名鹊起,据史载,欧阳询入隋以书工入仕,为太常博士,「以书名于世,尺牍所传人以为法」。后仕唐亦深得李渊、李世民器重,与虞世南、冯承素等一起受封为当时最高学府「弘文馆」学士,传授书学造诣。后迁为太子率更令3,封渤海男,卒于唐太宗贞观十五年,时年八十五岁。

欧阳询的传世作品不少, 行书有《卜商》、《梦奠》、《张翰》、《千字文》等帖;楷书碑铭有《九成宫醴泉帖》、《皇甫诞碑》、《化度寺邑禅师舍利塔铭》、《虞恭公温彦博碑》等;隶书则有《唐圣宗观记碑》、《徐州都督房彦谦碑》。

至于玄奘法师,则生于隋仁寿二年(西元602年), 十一岁随兄长长捷法师到洛阳净土寺出家。出家后,勤习经论,只数年便已升座讲经说法。唐初天下未稳,奘师前往较安定的西蜀参学,于三数年间尽通《摄论》及说一切有部论典。二十一岁于成都受具足戒,后入长安再依名师学习《成实》、《倶舍》二论。然当时奘师感到各种义理说法不一,经典亦有许多隐晦不明的地方,因此发愿往天竺(今印度)求取正法,以解心中疑惑。唐贞观三年(西元629年),奘师终决定启程西行求学。时李唐建国不久,边禁未开,遂取道瓜州(今甘肃安西)偷出国境,西进伊吾,沿途过五峰、越沙漠、度葱岭、入铁门、翻雪山,终于贞观六年(西元632年)抵达印度当时最高佛教学府那烂陀寺,随戒贤大师学唯识、中观等大小乘与外道的要典,达五年之久。其后往印度各地游学,至贞观十七年(西元643年)启程回国,翻葱岭古道经于阗、大流沙(即塔克拉玛干沙漠)、鄯善、敦煌及河西走廊返回长安, 历时一年七个月,回国后定居长安埋首译经。麟德元年(西元664年),不堪劳瘁,力竭而逝,时年六十三岁。4

从上述生平资料可见,贞观九年时奘师仍在那烂陀寺受学,欧阳询逝世时奘师亦未返回中土,表面资料显示欧阳询不大可能在当时就书写奘本《心经》。因此,笔者在以下提出几点假设的可能性作进一步论证:

一. 奘师在前往印度途中,出玉门关过五峰入百里戈壁沙漠,以系念观世音菩萨名号及《心经》而终得穿越。据《慈恩传》描述,「即莫贺延碛长八百余里,古曰沙河,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是时顾影唯一但念观音菩萨及《般若心经》。初法师在蜀见一病人,身疮臭秽衣服破污,愍将向寺施与衣服饮食之直, 病者惭愧乃授法师此经。因常诵习至沙河间,逢诸恶鬼奇状异类遶人前后,虽念观音不能令去,及诵此经发声皆散,在危获济实所凭焉。」5可知奘师此时所念《心经》绝非其自己译本。

至于当时所念《心经》是何版本,黄家树先生认为「那病者所授给他的《心经》,应该就是罗什法师所译的《大明咒经》6。 但奘师在遇到那病者之前,多年寻师问道,研习经论,都未见此经,可见什师的译本在当时是并不流行的。」7 亦有说为梵文本,「玄奘法师往印度途中,遇危难时,每念梵文心经,常得解困。」8所念究竟是梵文本还是罗什译本,一直未有定论,因非本文研究范围,暂且不论,但可推断奘师离国前《心经》于中土并不流行,更遑论有其个人译本。

二. 据《大唐西域记》及《慈恩传》所载,贞观六年奘师抵达那烂陀寺,九年时仍于此跟随戒贤大师研习唯识经论。论辩者或认为奘师当时佛学造诣已深,虽远在天竺,亦可能已译出其《心经》汉文本由旅人将之带回中土,广为传播。可是,他是于贞观三年私自出国的,出国时路途之险峻人所共知。纵使奘师在天竺译出此本,千多年前交通及传讯又岂可与今天同日而语。即便当时千里迢迢带回中土,他是私自潜逃国外,奘本不可能被「承认」,更遑论广泛流传,所以难以想像如欧阳询此等名家,尚以此本作书。其实,奘本盛行于唐代,除奘师的佛学造诣外,与唐皇朝奉之为国师有一定的关系,即是说奘师的汉译佛经必是其回国后始广泛流布。

三. 奘译《心经》版本旁多注有「唐三藏法师奉诏译」,当是贞观十九年回国之后所译,其时欧阳询已然离世(卒于贞观十五年)。论辩者或认为回国前可能已有此译本,「奉诏译」是后来为证成其地位而后加上去的,不过这又回到第二项文化交通的问题上去。根据资料,学者大多认同《心经》是他回国后始翻译的。 奘师于贞观十九年(西元645年)返抵长安,带回大小乘及外道典籍六百五十七部。「此后十九年里,一直辛勤劳苦,埋首翻经,共译出七十五部,一千三百三十五卷。其中小乘经四部、小乘论十四部、大乘经廿八部、大乘论廿五部、戒律二部、杂藏二部;当中……全译六百卷大般若经、金刚经、心经。」9据《开元录》10卷八所述,贞观廿三年五月奘师于翠微宫译出《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一卷,「见《(大唐)内典录),第二出,与《摩诃般若大明呪经》同本。」奘师译此经后,法藏作《心经略疏》,窥基着《般若心经幽赞》。 而《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六百卷则于唐高宗显庆五年(西元660年)正月一日始在玉华寺首译。


从书风考证

笔者是书法的门外汉,虽尝比对欧阳询名作《九成宫醴泉铭》(图二) 及其他书帖,可是实在看不出端倪。笔者遂就此向台湾故宫博物院及其他书法专家请益,他们大都认为从书风来看,此书可能非欧阳询所作,但因无详细行文作比较分析,致笔者未能从这方面进一步援引资料以为佐证。


图二(局部)


结语

现就以上的粗疏考察总结如下:

一. 此书法极有可能是后人伪托。后世伪托者使用当时非常流行的玄奘《心经》本,也注意附加上欧阳询的生卒年月甚至当时的官位衔头或常用别号,却忽略了两者之间的连系性。

二. 若此书确非欧阳询真迹,奘本《心经》由唐代流行至今,实难以猜测伪托年份。笔者个人推测可能是初唐至中唐所造,因与作者卒年距离时间越远,可信性便相应减低。现代科技如碳十四虽可对实物作出鉴证,但测量断代上下差距可达近一百至二百年,因此不可能以此为据,测定精准年份。

三. 仿古时亦有之,实在不足为怪。若此书真为伪托,其书法水平亦属相当。可是千百年来此书为名家甚至明清宫廷所藏,而竟未被发现有此疑点,倒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也许曾有人发现,但碍于不同原因秘而不宣吧。


参考:

1. 玄奘 《大唐西域记》,大正藏T51 No.2087
2. 慧立、彦悰《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大正藏T50 No.2053
3. 智升《开元释教录》, 大正藏T55 No.2154
4. 罗时宪《般若般罗蜜多心经讲录》,香港:佛教法相学会 2008
5. 黄家树《般若般罗蜜多心经释义》,香港:明珠佛学社 2004
6. 杨廷褔《玄奘年谱》,中国:中华书局 1988
7. 潘玉田、杨明《历史上的玄奘》,中国:宁夏人民出版社 2002
8. 祁和晖 「唐僧玄奘成都五年修习研究」,中国:《西南民族大学学报》第208期,2008
9. 樊广平「欧阳询及其书法探微」,中国:《文科教学》, 1995
10. 叶永胜 「欧阳询真迹考—敦煌卷子伯五○四三号试探」,《金陵职业大学学报》第15卷,第4期, 2000
11. 维基百科全书网站http://zh.wikipedia.org/wiki/File:Prajnyaapaaramitaa_Hridaya_by_Ouyang_Xun.jpg


后记

上文于2010年初刊布后,笔者经多番求证,知道台北故宫博物院 (下称台北)有三帖「欧阳询书《心经》」(下称欧书心经)拓本。传北京故宫博物院存有一帖,惟未能求证,不知是否上文(图一)盖有多个印章的一份──与《湖湘历代书法选集一──欧阳询卷》页23欧阳询书迹图版同,见下图。


(图三)

至于台北三帖资料详列如下:

1. 故帖000007N000000006
收录于《石渠宝笈》三编(延春阁),第六册,页2795
下款「贞观九年十月旦日 率更令欧阳询书」

2. 故帖000010N000000008
收录于《石渠宝笈》三编(延春阁),第六册,页2790-2795
下款「贞观九年十月旦日 率更令欧阳询书□□□□」

3. 购帖000007N000000011
收录于明《停云馆法帖》,第一册
下款「贞观九年十月旦日 率更令欧阳询书于白鹿寺」

上第2故帖000010N000000008 [图四] 对比后应与冯宝佳所藏11[图五] 同本,只此帖下款最后四字模糊不清,台北在释文记录时亦只以□□□□代替.


图四

欧书心经「贞观九年十月立于越州12., 着录首见《博古堂帖存》13……曾刻入《(石氏)博古堂帖》、《停云馆帖》、《墨池堂选帖》、《玉烟堂帖》、《清鉴堂帖》、《秀餐轩帖》、《翰香馆法书》、《仁聚堂法帖》、《餐霞阁法帖》等。杨震方 (1922-2004)《碑帖叙录》认为: 「初刻于饶州(今江西波阳县),其石久佚。今所传者为翻刻。以『越州石氏本』为最早而致佳。」刻入《停云馆帖》者系出此本,又刻入《墨池堂选帖》,但不据「石氏本」,款无「于白鹿寺」四字。14


图五

笔者在整理进一步资料时见到台北故帖000010N000000008网上检索资料「内容简介」一栏,于2011年7月10日有此段更新:「是年《心经》的译者玄奘法师在印度那烂陀寺修习佛法,尚未返唐。同时此帖不见欧体骨气劲峭的气韵,可能是后人伪托之作。」2010年10月出版的《湖湘历代书法选集一──欧阳询卷》亦有述及「有人说玄奘取《心经》,贞观九年尚未译出,此恐为伪托。」15

笔者于2010年文已提及,近代对欧书心经本有伪托的质疑。手上资料只有清末杨守敬16的《学书逊言》说过:「顾升《瘞琴铭》,余得汉阳叶氏宋拓本,铭后附《心经》,用笔结体神似欧阳小字《千字》,京师硫璃厂有刻本,直是后人重写,神貌皆不似。」17 不知杨氏此本是何时拓本,但他也只是质疑为「后人重写」而已。古今书法名家对此本的赞誉却不在少数,清孙承泽《庚子销夏记》评云:「楷法精严而宽展自如,笔墨外有方丈之势,如郭忠恕画楼阁,纤微合序,了无安排,真千秋佳调也。宋文帝谓其真书直到内史,此足当之,非溢美矣。」18就书风来说,即便近代书法家冯宝佳亦未对其真伪起疑,其「所藏的《心经》小楷影印本是询七十九岁时书,经麦华三鉴定为原刻本,点划非常精到,年逾古稀,魄力充沛,欧阳询真唐瑞也。」19

由此,笔者此文似不需另立结语,援引首文结语可也。


参考:
1. 冯宝佳《欧阳询书法入门》,香港:明天出版社,1990
2.《湖湘历代书法选集一──欧阳询卷》,湖南美术出版社,2010
3. 「故宫书画数位典藏资料检索」,台北故宫博物院



1 此图片由网上下载,非卡片原貌。

2 《慈恩传》卷三:「那烂陀寺者,此云施无厌寺。耆旧相传,此伽蓝南庵没罗园中有池,池有龙名那烂陀,傍建伽蓝,故以为号。又云是如来昔行菩萨道时,为大国王建都此地,怜愍孤穷,常行惠舍,物念其恩,故号其处为『施无厌』也。」

3 「率更令」一职是掌管宗族次序、礼乐、刑罚及漏刻之政令。

4 就玄奘的生平大事年纪,多有学者以各方面资料进行考证及辩论,在此不另作说明。

5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大正藏T50 No.2053 p0224b。

6 《摩诃般若般罗蜜大明咒经》,大正藏T08 No. 250。

7 黄家树《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释义》,页16。

8 罗时宪《般若般罗蜜多心经讲录》

9 黄家树《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释义》,页14-5。

10 即《开元释教录》20卷,唐智升编撰,记录自后汉至开元十八年所译、所撰汉文佛典,为中国佛教典籍的目录学着作。

11 见《欧阳询书法入门》页32-33;唯此影印拓本多了一方李宗瀚印章,吾友鄺伟强先生以为如果此确为临川李氏之印,则此本虽仍是出自越州石氏刻,但应拓于清干嘉之际或以后。

12 隋代改吴州置越州,即今浙江绍兴(古会稽)一带。

13 宋越州石氏帖录

14 《湖湘历代书法选集一──欧阳询卷》,页38-39。

15 同注13,页39。

16 杨守敬(1839-1915),清末地理学家,金石文字专家,目录学版本专家。工书法,宗欧阳询书。

17 同注13,页39。

18 同注13,页38。

19 《欧阳询书法入门》,页28。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