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正念与愤怒

第259期明觉   文:小西| 2011-08-17

一连几次,都在谈「正念」,让我回想起过去的一件小事。事件本身本无甚足观,但自有其深刻处,心想不妨也拿来一谈,跟大家分享分享。

记得数年前有朋友在一个社会运动的抗争现场,搞起读书会来,一则伺机增长知识,为运动补充知识和思想上的燃料,二则借助读书会这类柔性的活动,在公共空间(公园)宣示社运同人的力量。记得有一天傍晚,当我跟友伴如常的来到现场,正准备拿出厚厚的英文阅读材料,开始进行读书会活动的时候,负责场地管理的单位突然派出了一名保安,企图跟我们交涉。对方的来意倒简单,他说根据场地规则,此乃公共空间,我们不该在此进行读书会活动,并吁请我们尽快离开。我跟同伴大概感到自己的人权「竟」被侵犯,气上心头,二话不说便冲着眼前的保安,理论起来。尤有甚者,我跟同伴更灵机一触,心想不如拿着手上的英文阅读材料,直接冲着无辜的保安叔叔宣读。不知道是因为我们死纒烂打,还是因为英文仍旧遗留着殖民的余威,保安叔叔真的被我们的英文「逼退」了。

不过,正当读书组的同伴在激赏我们的「妙计」之时,我倒打从心底后悔起来。其实,我们跟眼前的保安叔叔一样,都是普通人,只是社会制度与运动把我们暂时放置在对立的位置。我们的确有机会多读几年书,但我们又凭什么仗着这点「文化资本」的差异,反过来压迫眼前这位有血有肉的保安叔叔?只因为我们感到人权「竟」被侵犯?只因为我们感到愤怒?还是,只因为我们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很记得当时话才出口,或许因为内心真的很愤怒,心一直在「扑通扑通」地跳,久久未能平复。

后来想,若果当时我懂得以正念修行的方法,以呼吸安住自己的内心,愤怒的情绪就不会不受控制地爆发,并冲口而出,以自以为「聪明」的方式,「逼退」眼前所谓的「敌人」。

保安叔叔是我们的「敌人」吗?其实,愤怒才是我们的「敌人」。

标签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