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正确认识藏传佛教──再访索达吉堪布

文、摄:侯松蔚| 2011-08-08
索达吉堪布精解正信藏传佛教观念索达吉堪布精解正信藏传佛教观念
索达吉堪布(右)受访后与笔者合影索达吉堪布(右)受访后与笔者合影
 
  藏传佛教在华人地区日趋盛行,但行者对藏传佛教仍存在着不少误解,对雪域显密二教的丰富内涵认识很有限。最近,以博学多闻着称的索达吉堪布,难得来港作公开讲座,并于百忙之中拨冗接见笔者,笔者遂把握良机,向其请教一些汉族行者的常见问题。
 
 
藏传佛教不仅是密宗
 
  华人普遍把藏传佛教称为「密宗」,而把汉传佛教称为「显宗」。其实,汉传、藏传是地区及文化传承的分类,而显宗、密宗则是教法内容的分类,两者并不等同。可别以为这只是称谓上的「小事」,因为这些称谓反映了人们对汉藏佛教的错误认知──有些人以为藏传佛教只有密宗、只是灌顶念咒,而没有显宗的理论与实修法门。
 
  索达吉堪布表示,称呼藏传佛教为「密宗」甚至「喇嘛教」,是不合理的,因为藏传佛教中所有宗派──宁玛、噶举、格鲁、萨迦、觉囊,没有一派是单纯的密宗,没有只修密宗不修显宗的;另一方面,历史上密宗的确已传入汉传佛教,汉地寺院早晚课诵中都有咒语,故称呼汉传佛教为「显宗」也不合理。无论是汉传还是藏传佛教,都兼具显密二宗。上述称呼出于一些不了解藏传佛教的人的偏见,而且容易引起更多人误解藏传、汉传佛教的内涵,故堪布不肯苟同。
 
 
灌顶以外当作闻思
 
  香港许多藏传佛教弟子,似乎偏爱持咒、参加灌顶及法会仪式,有志研习佛法义理的人比较少。当然,灌顶、持咒是很好的修行,本身没有任何问题,但若只一昧灌顶、持咒,对佛法内涵毫无认识,便可能产生很大问题!
 
  堪布忆述,20年前内地的佛教徒也是这样子,但后来五明佛学院于中国多个城市建立道场,要求他们系统地学习,先透彻了解法义,情况已大有改善。他觉得香港弟子的观念同样可以改变,若不改变则只会流于迷信。
 
  堪布指出,佛法是一门深奥的学问,了解其道理是十分重要的。没有系统学习及思维,许多法义都不明白,最初学佛的热情和信心可能会慢慢退失,因为缺乏智慧。五明佛学院提倡系统学习和实修五加行,堪布也希望大家共同努力,通过各种途径让香港、台湾等地信众的学佛观念回到正轨上。
 
  「其实大家都有能力通达佛法正理,只是过往传法者没有强调,人们还未明白闻思的重要性而已。」堪布说。
 
 
经论并非道障
 
  有些人声称佛法只管实修即可,无需学习经论,甚至认为经教理论会制造更多概念上的障碍,妨碍开悟。
 
  堪布认为,众生业力不可思议,没作闻思、单靠实修而开悟,并非完全不可能。但对大部份人来说,若不了解经论,缺乏基础知识及观念,则难以真正修行。而会增加烦恼的,是世间的分别念。佛法全是智慧箴言,佛陀、龙树菩萨、无着菩萨等的言教,只会减损分别念、增长智慧,并不会助长烦恼。只是某些人不喜欢学习理论,才会不作闻思而专事禅修,但即使专事禅修,也要有口诀才行。近代汉地禅宗发展受到限制,正是因为对理论的重视不足,又缺少了口诀传承,光是自己看一点书而把心「安下来」,并不算是真正的禅法。
 
  「有些人相信灌顶后专事持咒,便可即身(今生)成佛,有这么简单吗?」笔者追问。
 
  堪布谓:「依靠灌顶、修一些简单的法门,是有可能成就的;禅宗也有不靠闻思经论,依某些精要开示而悟道的;大圆满中,弟子的信心结合上师的加持,也可以迅速证悟心的本性,历史上有许多这类成就者。然而,对大多数人来说,比较保险的是先彻底了解法义,生起体会,这样对佛法的信心便会越来越坚固。」
 
  「灌顶当然有其意义及加持,但灌顶其实并不简单,受灌后要修持密法,要修持密法的话须要学习密法理论,从理论到实践之间有一定的过程。全知无垢光尊者(Drime Ozer, 1308-1364。即龙青巴尊者Longchenpa)《句义宝藏论》说本来清净的大圆满,闻思究竟者才能通达;米滂仁波切(不败尊者Mipham Rinpoche,1846-1912)也说要通达灭除一切戏论的中观思想,才能证悟大圆满。」
 
  「以上是针对大多数人来说的,个别行者或许依靠上师的精简口诀便能大澈大悟。因此,对于任何问题,都应该分两方面看。不能一概而论,也不可用太简单的语言妄下定论。」
 
 
反覆研习法义
 
  香港有些弟子觉得自己听过、看过很多遍法义,已经懂了,所以不再看、不再听。笔者觉得,他们可能只是理论上或知识上「知道」,装进了脑子里,但未必进入了内心,还未算真正的「懂」。
 
  堪布笑言:「可能是我自己搞不通吧,光是理论上明白也非常困难啊!我放弃工作出家修学佛法,至今二十多年,别说大圆满,连『无常』、『轮回痛苦』在理论上也未真正懂得。所以我在书店看见新的佛书,都会买下来。十年前看的公案,十年后再看,对我自己更加有帮助。一般学校课程读完一次就可以,下年无须重读,但佛法中『无常』、『痛苦』等道理,是须要一辈子去看、去修的。我们佛学院中很多老堪布仍然反覆听闻前行,巴珠仁波切(Patrul Rinpoche,1808–1887。撰写《普贤上师言教》的大成就者)一生也听闻了25次前行。现在人们满足于自己所学,恐怕是一种傲慢,他们还未搞清楚佛法义理的重要性及利益,没有把理论与实修结合起来,只是在文字上过去罢了。」
 
 
灌顶须守誓戒
 
  很多上师都指出一个问题:每个灌顶或多或少都有誓戒(又作誓句、三昧耶戒,即密乘戒律。密乘行者于灌顶同时获授此戒),接受灌顶者必须持守。可惜并非每位传法上师都有把誓戒说清楚,真正了解密乘戒律的弟子更不多。
 
  上世纪九十年代,堪布来过香港几趟,知道港人很喜欢灌顶,但对听课兴趣不大。二十年后,状况仍然差不多,讲课时许多人都打瞌睡。这和内地某些城市的情形不同,可能与以往传法者没有详细解释有关。
 
  堪布继续说,灌顶很重要,但佛法理论更重要,因此某些大德故意于说法期间举行灌顶,吸引人们前来听法。某些「灌顶」可能只是加持一下,但一些比较高层次的灌顶,授灌时上师应该向弟子说明誓戒,正如传别解脱戒时必须详细解释戒条一样。若灌顶没讲清楚誓戒,等于是害了弟子,不仅没有功德,而且过失很大。每个灌顶都有不同的誓戒,例如《大幻化网》有五根本誓戒等等,晋美彭措法王(Khenchen Jigme Phuntshog)每次灌顶前后都讲解誓戒,堪布希望所有上师都能如是。
 
 
凝聚年轻佛教徒
 
  笔者求学时期曾服务于中文大学佛学会,与香港大学、理工大学、珠海书院的佛学会素有联系,毕业后复一直从事佛教工作。留意到内地佛教发展日益兴盛,国内学佛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很多大学举办的佛学讲座或研讨会,都有一定数量的学生参加。可是,香港的年轻人似乎仍以基督徒较多,各家大学佛学会活动的参加者中,应届本科生人数都偏低。堪布是次来港,先后于中文大学及理工大学开示,听众亦多为外来的佛教徒。
 
  堪布承认,许多基督徒都非常热心,为其宗教无私付出,他们有很多资源、做了很多工作,而香港人对佛法理论的接触才刚刚起步。根据他的所见所闻,学佛的年轻学生其实也不少,只是认同感没建立起来、没凝聚在一起而已,故希望教界能通过各种渠道,让年轻人了解佛法。
 
 
终生闻思修
 
  笔者请求堪布给广大修行人一些建议。他自言对《大圆满前行引导文‧普贤上师言教》很有信心,他和内地道友、居士们共同学习,效果很好;当中讲述人身难得、生命无常、面对死亡等部份,讲得特别透彻,对行者特别重要。他也建议大家把这部论作为「终生修行手册」,不要只是光看一遍,必须经常看、经常闻思实践,这样才是名副其实的修行人。
 
 
佛法就是生活
 
  座上观修《大圆满前行》后,座下──日常生活中当如何应用佛法呢?
 
  堪布回答道,平时没有修行的,比较难把佛法应用在生活中,反之亦然。认真的行者,日常生活不论是吃饭、睡觉、工作,都不离开修行。功夫高的,可以时刻保持一心不乱,明心见性;否则,生活中也可经常观修人生难得、生命无常等。例如吃饭前后朋友聚散,已经可以用作无常观;又如轮回痛苦,在任何环境都可以观察到。一些「修行人」仅是肤浅地把佛法停留在口头上或文字上,佛法与生活各不相关,这是不行的,我们应该要做到「佛法就是生活」。
 
 
 
  最后,笔者好奇地问了堪布一条个人问题:堪布的母语是藏语,但汉语比不少汉人还要好,他从藏译汉的经论都是使用文言文,而且用字十分准确!他是怎样学汉语的呢?原来直至20岁师范学院之前,他都没有学过汉语,从师范内学到的也不多。其汉语、汉文主要是通过与身边的汉族弟子接触而学习的!
 
  是次访问,索达吉堪布澄清了许多关于藏传佛教的错误知见,相信可于一定程度上产生震聋发聵的作用。如果您想正确了解藏传佛教的更多内涵,或想见识一下堪布的汉文造诣,可到智悲佛网www.zhibeifw.com浏览堪布的各种译着。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