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此心安处,便是吾乡──浅谈苏轼被贬岭南时的佛学因缘

文:演然 | 2020-01-23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惠州位于中国广东省,拥有丰富的土地资源,生态环境优美,自古便有「岭南名郡」、「粤东门户」之称。惠州连接着深圳,距离我们十分近。在唐宋之际,惠州因为一位大人物的到来而名气大盛。这个大人物是谁?苏轼是也!

宋绍圣元年(1094)九月,苏轼因朝廷内部党争而贬谪惠州,并在这裏居住了两年七个月,期间留下大量诗文,成为惠州宝贵的文化遗产。所谓「一从坡公谪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清代诗人江逢辰这两句话,概括出了惠州人的文化自信,那是苏轼给这座城市留下的千年荣光[1]

入宋以后,曹洞、临济两宗在惠州较为兴盛。惠州西湖有一座着名的寺庙,名叫永福寺,始建于唐代贞观年间,历史十分悠久。到了宋朝,寺庙加建海会殿,苏轼就此撰写《海会殿上梁文》,文中有谓:「五叶花开到处香,千灯光照何曾夜」,可见此庙为南禅五宗所衍。[2]

苏轼又说:「共凭佛力,仰祝尧年,如日之升,与天无极,举城僚友,阖郡士民,皆兴有作之慈,共用无边之福。」

据《上梁文初探──以苏轼〈白鹤新居上梁文〉与〈海会殿上梁文〉为例》所分析,苏轼透过文字描述,祈愿佛力加持,使与会参拜的善信能过如帝尧在位时的太平盛世日子,也希望海会殿能永如日出东升,寓意香火兴旺,基业流长,永不衰竭,并期望当地所有同僚好友、乡绅居民皆能因为海会殿的建造而受到感化,心生慈悲,共用佛法庇荫下的福报。[3]

由此可见,苏轼与许多宋代士大夫一样,虽以儒学为宗,却与佛教结下了不解之缘。早于八九岁之时,苏轼已曾梦见自己是个出家人,其后仕途坎坷不平,屡遭挫折,禅悦生活更成为他后半生的一大特色,早前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今湖北省境内),他就自号「东坡居士」,及后贬至惠州、海南两地,那是他一生中最困苦的时期,诗人特别喜欢参访寺院,结交僧侣,寻求生命安顿的力量。根据史料记载,苏轼到惠州途中与从海南北归之时,都曾拜访禅宗的祖庭广东韶关曹溪南华寺。这时的苏轼常穿僧衣,却有一次为了见客,在外面套上官服,他对南华寺住持重辩和尚说:「裏面着衲衣,外面着公服,大似厄良为贱」,意指以官服压在僧衣之上,有点对佛僧的轻贱,可见苏轼一方面信奉佛教,一方面又要保持在世的身份,心情看来有些矛盾。然而重辩和尚立刻对他说:「外护也少不得。」意为苏轼以居士身份担当佛教的外护,在家信众护持佛法,如此职责,意义更大。[4]

惠州地处岭南,古时在北方人眼中是个烟瘴之地,罪臣多被流放于此,迁客逐臣来到这里,往往颇多哀怨嗟叹之词。也许是受到佛学禅理的启悟,苏轼表现出来的却是随遇而安、乐观旷达的心情。据任儒举在《苏堤漫步》一文说,在别人眼中这瘴气弥漫的蛮荒之地,在苏轼眼中却是个洞天福地。这裏气候温暖,一年到头甜瓜香果不断,荔枝、龙眼、甘橘、杨梅等南方特产,更让苏轼大饱口福,心满意足。为此,苏轼挥笔写下一首《惠州一绝》: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做岭南人。[5]

惠州的罗浮山又名东樵山,是当地的名胜之一,素有「岭南第一山」之美誉。此诗的意思是说:罗浮山下四季都是春天,枇杷和黄梅天天都有新鲜的。如果每天吃三百颗荔枝,我愿意永远都做岭南的人。

可见当时苏轼的心情是多么愉快,因有荔枝相伴,他在惠州度过了甜蜜的三年,寓惠期间,他处处关心百姓疾苦,给惠州的黎民苍生做了许多实实在在的事情,惠州给他的回忆是美好的,正如他在《定风波》裏所写的那样:「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6]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