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死去原知万事空:如何‘走’得好

文:曾頴娴    图:曾頴娴| 2015-09-18

以往说「人生七十古来稀」,但到了这个世代,迈向八、九十岁的老人家越来越多;相对这些长者,花甲之年还是十分年轻,而好多「老友记」,还不能从面相得知他们已年届七、八十。面对漫长日子,再不如年轻时候有做不完的白日梦和幻想,不是缅怀过去的零星辉煌,就是唏嘘残余岁月的流逝。


晚年栽培信仰心

青春焕发的年代过后不久,便会有人提醒你如何为老来的退休安全保障筹谋,商业广告制造的画面,使我们短暂相信只要有精明的投资目标和方向,就有无忧的银发岁月;但鲜有人会去说,栽培一颗信仰心,却更应是晚年之所依。

当身边的长辈和父母临将步入最后的光景,他们眼神中的那种恍惚,让人惊觉无所依恃的茫然。以往倚仗的一切───物质资财、荣耀建树等等,原来都无法令你确信你将会到哪裏的安乐土去。既知无法栖恋在这个娑婆世界多时,但我们究竟又有多大的把握能确定自己的去向?


好命不等于安乐

八十多岁的姑母年前小中风后,给送往附近的安老院,虽然起居生活受到照顾,但整天却只愿躺卧床上,坐上马桶后也不愿起来,整个人像没有生存的动力。她身体没有大病,还能缓慢的由人牵着走路,但讲话有困难,已不愿用力说上半句。她四代同堂,衣食无忧,闲时除了麻雀玩乐,就别无兴趣。活此高寿,应该是中国人说的「好命」了。然而,生命的无力感总不是以上累加的条件可抵销的。

人到老年,即使脑子还清醒,多少仍是在昏沉中过日子?我观察到,长者的晚境如何,有否信仰力量作为扶持是重要的决定因素。上月到德国休假,遇上一位八十七岁的老太太,她独个儿生活,一个人坐十多小时的巴士、火车,挽着行李来瑜伽中心上课。她向我们说,八十多岁还可以干好多事,她明年甚至要一个人去印度呢!


把握因缘,用心修行

我相信正是宗教给予的信靠和宽裕,才使老人家有这样的勇气。然而,学佛的目的,却不仅只为了精神寄托───佛法不谈把生命全然依靠和交付给一个宇宙的大能者;因为知因了果,对前路的掌握永远在于你能否真正放下,回归本然自性。常听到有长年念佛的老人家,离世时没有痛苦,身体柔软,脸容安详;这样的「好走」的确是对儿孙和后辈最大的安慰。久经修习,念念与佛相应,当神识脱离身体的一刻,以最后一念为导航,往生极乐净土,这应该是生命最好的归处。当中要经年努力精进,才可储备足够的资粮出发;要像火箭飞升宇宙,抑或如小舟浮沉渺茫大海中,得视乎因缘和修行 。

要家中没有信仰的老人家一下子明白,确实不容易;如果能让他们尚有心力时,听闻佛法,却多少可以播下一点种子。家人的心态亦十分重要,念佛定心,比言语上的安慰更有力量。无论对错,能使之安心,不去牵动情绪和烦恼,默默的祝祷,就是孝心了。

晚年是生命的收成期,也同时是了结种种亏欠的机会,应尽量帮助老人家得以顺利「过渡」,例如劝解他们化去偏执心,将有助未来轻身上路。

大众普遍把老人视为社会问题,而生死教育即使从哲学、心理、宗教去谈,也无法告诉我们如何才可死得好。死亡伴随的痛苦及恐惧无法从肉体、智力和精神层面解脱,只有回到意识净化的层面,才有机会超越,这是佛法最可贵之处。我们像坐井观天的青蛙,越早锻链双腿的肌肉,便越能顺利跳出这口枯井,而那一片天再不会是我们原来所想像的。


曾頴娴

从传媒、互联网工作至心灵事业,始终不离文字的经营。文字可以盛载的有限,心灵的传播更可超越言语的无言。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