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死去另一个自己

第219期明觉   文:小西| 2010-11-10

上次,我由奇连伊士活的电影《此后》(Hereafter)出发,谈生死大事。或许,对于大部份的人来说,「死亡」过于沉重。但我们知道,「生老病死」是人生无法回避的考题。事实上,那是佛教、也是历史上不少伟大宗教与哲学思想的起点,其中又以「死亡」的课题最为深刻。

我提过,「或许,死亡之所以令人恐惧,正正在于它打乱了我们这些生者原有的认知和生活的秩序。」在电影《此后》中,生活在伦敦的一对孪生兄弟Jason与Marcus,尤其如此。Jason是兄长,Marcus是弟弟,由于生长在单亲家庭,而母亲又长期酗酒,并染有毒瘾,两兄弟惟有相依为命,有时甚至要倒过来照顾母亲。就性格而言,大哥Jason较主动活泼,而小弟Marcus则比较安静忧郁。很多时候,Marcus都把事情交给大哥决定。久而久之,Marcus变得事事依赖大哥。但好景不常,大哥在一次意外中,竟成为了车下亡魂。

小弟Marcus除了来不及见大哥最后一面外,更坏的是,他的生活秩序给一下子打乱了。由于习惯了有大哥相伴,Marcus无法改变跟大哥同房睡的习惯。结果,他在暂时寄养的家庭中,虽然被安排睡在一个间挺好的单人房,他也无法习惯。寄养人惟有让Marcus睡在一间双人房中,而Marcus就这样每晚要都在另一张空床的陪伴下,才能入睡。此外,对大哥生前常常戴着的鸭咀帽,Marcus也是形影不离。他不能没有它,大哥都不在了,他只能依赖这件信物,让自己觉得至亲的大哥还在。

但大哥的死亡,实在来得太突然了,Marcus始终无法接受。他希望设法接触死后的大哥,于是他开始在寄养家庭偷钱,找不同的灵媒给他「通灵」。但他碰上的江湖术士也真的太多了,货真价实的灵媒,他一直都没有碰到。直至电影主人公佐治到伦敦游玩散心,Marcus终于找到可以真正让他接触到大哥的灵媒。本来,佐治立誓不再替人通灵,但在Marcus的苦苦哀求下,他再一次破例了。

结果,通过佐治,Marcus终于跟大哥联络上了。Jason当然明白小弟对自己的依赖,但他对Marcus说,从今以后,你得靠自己了。他说,不要再对他遗留下的鸭咀帽,恋恋不舍。他说,虽然我一直在你的身边,但以后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了,我不能再好像在那次地铁事件中一样的保护你了。Jason提到的地铁事件,是指发生在伦敦地铁的一次恐怖炸弹袭击。Marcus原本是坐那一列车的,但快要上车之时,却给突如其来的一阵怪风,把他的鸭咀帽吹到老远。鸭咀帽是大哥的遗物,Marcus自然紧张追去,因而错过了上车。正正因为这鸭咀帽,Marcus得以逃过大难。但Jason却跟Marcus说,我便是那一阵风。他又说,你要独立了,要照顾自己。Marucs听后自然不依,于是Jason补充说:不要担心自己只是独自一人,你不是,你便是我,我便是你!(这也是孪生儿意象的传统意含)

对,失去至亲,很多时候意味着的,是自我的一个重要构成部份的消失。亲人死去后,留下来者不单生活秩序给一下子打乱了,与此同时,他的自我也给打开了一个洞,甚至扎过粉碎。死亡之可怕,莫过于此。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