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善心加善心Share比赛

残酷凄惨的《地狱草纸》—— 从日本地狱绘画观地狱思想(二)

文:邝志康 | 2020-08-29
《地狱草纸》(局部),一卷,纸本着色,墨书 ,26.5cm x 454.7cm,十二世纪,奈良国立博物馆藏。(图:奈良国立博物馆)《地狱草纸》(局部),一卷,纸本着色,墨书 ,26.5cm x 454.7cm,十二世纪,奈良国立博物馆藏。(图:奈良国立博物馆)

(续上期)

到十二世纪平安时代末期,源信的《往生要集》已流通差不多二百年,无论是皇室贵族还是一般市民,都憧憬能脱离六道轮回、往生极乐。当时出现了一系列的大型地狱绘卷,活灵活现描绘了各种地狱的细节,教人怵目惊心,学者普遍相信它们是第七十七任天皇后白河天皇(1127-1192)命人创作的,并统称为《地狱草纸》。后白河天皇在位三年后,便禅位给二条天皇,并按当时的「院政」制度,在京都法住寺出家[1],此后仍在幕后操控朝政,横跨五代天皇。他非常热心收集绘卷,甚至会特别将珍藏放在新建的莲华王院[2]裏。也许是在位及摄政期间经历了源氏、平氏两个大家族的争斗,后白河天皇在晚年时向近臣藤原兼实表达出对《往生要集》的浓厚兴趣[3]。可以想像,当年他命人绘制《地狱草纸》时,同时怀着就现世众生所受种种痛苦的不安感,以及最终能得救往生极乐的渴求。

在粪屎泥地狱的罪人,全身浸在充满粪屎的坑裏,虽然头部能露出来,却因臭气冲天而无法言语。与此同时,名为针口的铁虫会咬食他们,教他们苦不堪言。(图:奈良国立博物馆)在粪屎泥地狱的罪人,全身浸在充满粪屎的坑裏,虽然头部能露出来,却因臭气冲天而无法言语。与此同时,名为针口的铁虫会咬食他们,教他们苦不堪言。(图:奈良国立博物馆)
每幅地狱图起首都附有题词,简单说明凡生前若作某某恶行,命终后必堕此地狱及受某某形罚。上图为粪屎泥地狱的题词。(图:奈良国立博物馆)每幅地狱图起首都附有题词,简单说明凡生前若作某某恶行,命终后必堕此地狱及受某某形罚。上图为粪屎泥地狱的题词。(图:奈良国立博物馆)

臭气冲天,苦不堪言

随着时代变迁,《地狱草纸》已不复原貌,只余下「原家本」、「安住院本」及「益田家本」这些残卷。「原家本」现藏于奈良国立博物馆,全长26.5厘米 x 454.7厘米,原本是收藏家原富太郎(1868-1939)的藏品,故此得名。原家本共有七图,分别描绘了粪屎泥地狱、函量地狱、铁磑地狱、鸡地狱、黑云沙地狱、脓血地狱及狐狼地狱[4] ,全出自《起世经》〈地狱品第四〉。《起世经》现存译本有四种,较为人熟悉的是隋朝闍那崛多译的《起世经》及同朝达磨笈多译的《起世因本经》。每幅地狱图起首都附有题词,简单说明凡生前若作某某恶行,命终后必堕此地狱及受某某形罚。例如粪屎泥地狱,题词是这样的:

また别所あり なをば屎粪所といふ むかし 人とありしとき こゝろをろかにして きよからぬ物を きよしとおもひ きたなからぬものを きたなしとおもひ 仏法にあひながら三宝をうやまふ心なきもの この地狱にをつ くそのあなのふかきにをちいるつみ人のくびにたつ そのくそのかのくさく けがらはしきこと たとへむかたなし そのなか□针口□(字数不明)罪人をはみくらふ 苦患たえがたし[5]

「また别所あり」就有「复有地狱」之意。题词接着又写道,他们(堕此地狱者)往昔为人的时候,愚痴地将不净之物误以为净、将清净之物误以为不净、闻法时不敬三宝,因此死后堕入粪屎泥地狱。这些罪人全身浸在充满粪屎的坑裏,虽然头部能露出来,却因臭气冲天而无法言语。与此同时,名为针口的铁虫会咬食他们,教他们苦不堪言。[6]

若我们拿这段短短的题词和《起世经》比较,会发生有两个主要不同之处。其一,经文是称为「粪屎泥[小]地狱」,而绘卷则简化为「屎粪所」。据经文所载,是会按逝者所作恶业来决定其受苦程度之轻重,故此区分为大地狱及小地狱。前者有八个,后者十六个,而粪屎泥就是其中一个小地狱。绘卷只列名为屎粪所,则将大小之区分隐去了。其二,经文形容粪屎泥地狱,其实并未言及罪人生前恶行,反而更多着墨在形罚方面--「彼等入已,从咽已下,生粪屎泥热沸焰中,入已行焰烧手烧脚,耳鼻身体一时燋然,乃至彼恶不善之业,未尽未灭、未除未转、不离不失,以于往昔若人非人作重业来。……其粪屎泥小地狱中,有诸铁虫,名为针口,住彼狱中,为诸众生处处钻身,悉令穿破,先钻破皮,钻破皮已次钻破肉,钻破肉已次钻破筋,钻破筋已然后破骨,既钻破骨住于髓中,食于彼等众生脂髓,令彼众生受严剧苦。……」

如果我们对照经文的同本异译《起世因本经》、西晋法立、法炬共译的《大楼炭经》及《长阿含经》〈世记经〉,都找不到题词所提及的三种造作。那么源信的《往生要集》又是怎样记载的呢?「复有十六眷属别处。一屎泥处,谓有极热屎泥,其味最苦。……诸虫聚集一时竞食。……昔杀鹿杀鸟之者堕此中。」这裏说的是「杀鹿杀鸟」。而《往生要集》所建基的《正法念处经》,则用了差不多五百字解释作何业者会生于屎泥地狱:「所谓杀生。若欲心杀,谓令鸟杀:放鹰、放雕。复有异杀,若围杀鹿、若猎杀鹿而不忏悔,……养杀鸟雀若鹰雕等,令彼杀已,夺取自食。……」先不论诸经译出、着写先后,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到了后白河天皇的年代,单纯对三宝不敬及愚痴,已足以堕入粪屎地狱,受铁虫噬咬之苦,与最初经文提及的杀生之业,可谓截然不同。

原家本所描绘的其余六种地狱,都是《起世经》中十六小地狱之一[7]。虽然现存绘卷不全,但我们基本上可以定断,当初这卷地狱绘是包含十六种地狱的,而且残卷是遭后人切割再重新并合。[8 ]

我们基本上可以定断,残卷曾遭后人切割再重新并合。如脓血地狱题词(左方)起首的空白处明显的是比其他的少,差不多是紧贴着前面黑云沙地狱绘画(右方)的。(图:奈良国立博物馆)我们基本上可以定断,残卷曾遭后人切割再重新并合。如脓血地狱题词(左方)起首的空白处明显的是比其他的少,差不多是紧贴着前面黑云沙地狱绘画(右方)的。(图:奈良国立博物馆)
在火末虫地狱受苦的罪人,会有虫从其身破体而出,每天遭受咬噬之苦。《地狱草纸》(局部),一卷,纸本着色,墨书 ,26.9 cm x 249.3 cm,十二世纪,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图:东京国立博物馆)在火末虫地狱受苦的罪人,会有虫从其身破体而出,每天遭受咬噬之苦。《地狱草纸》(局部),一卷,纸本着色,墨书 ,26.9 cm x 249.3 cm,十二世纪,东京国立博物馆藏。(图:东京国立博物馆)

号啼吼唤,呼嗟大哭,是名叫唤地狱

至于「安住院本」,和「原家本」一样,都是日本的国宝[9],现藏于东京国立博物馆,全长26.9厘米 × 249.3厘米。「安住院本」原是冈山县冈山市一座真言宗寺庙安住院的藏品,因而得名。这卷地狱草纸绘画了四个地狱的境相,分别是发火流、火末虫、云火雾及雨炎火石[10]。根据《正法念处经》,它们都是八大地狱中第四叫唤地狱(梵文:Raurava)的十六个小地狱之一[11]。堕叫唤地狱受苦之人,他们在其中受火烧恶热之形,得大苦恼,因其所受痛苦不堪,「号啼吼唤,呼嗟大哭」,故名叫唤。与「原家本」不同,「安住院本」的题词颇为忠于经文。堕髪火流地狱者,是因为他们在生时除犯下杀、盗、淫戒外,还对守五戒的人说酒不是戒,让对方饮酒[12]。在那裏会有铁般滚烫的狗来咬他们的脚,也会有铁鷲来吃食他们的脑袋[13]。而在火末虫地狱受苦的罪人,他们除了卖酒外,还要在酒中加水,原价标售,牟取暴利。这些人会有虫从其身破体而出,以其皮肉、脂血、骨髓为食粮,每天遭受咬噬之苦。[14]

根据绘卷的描述,在雨炎火石地狱中会有火石飞坠,触者即燃;旁边又有以烧沸的铜及锡为水的河流,罪人需在河中受苦,呼嗟大哭,叫唤不绝。(图:东京国立博物馆)根据绘卷的描述,在雨炎火石地狱中会有火石飞坠,触者即燃;旁边又有以烧沸的铜及锡为水的河流,罪人需在河中受苦,呼嗟大哭,叫唤不绝。(图:东京国立博物馆)

值得一提的是绘卷中的云火雾地狱,它是以占面版八成的大火焰为主。其实在日本绘画史上,有被誉为三大火焰画面的作品,其中之一是同为平安时期、由京都天台宗寺院「青莲院」保管的「绢本着色青不动明王二童子像」(简称「青不动」[15])。不动明王是大日如来的忿怒化身,日本佛教对此特别信奉。若根据日本天台宗整理的「不动十九观」,明王有十九个特征,例如左手持金刚索、右手持三钴剑、身后则有火焰光背。这火焰光背可说是不动明王的最显着特征,它又叫迦楼罗焰,因为那是迦楼罗(Garuḍa,即大鹏金翅鸟)形状的火焰,轮廓独特。若我们对照「青不动」及云火雾地狱的火焰,便会发现两者在艺术上有类似的表达手法。例如火焰是有分枝的,而火焰越靠近火源内部,使用的白色便越多,最后则是火焰往往有一种被风吹的波动感。由此可以相信,「安住院本」的画师,对于迦楼罗焰十分熟悉,而且,迦楼罗焰亦逐渐成为了日本佛教绘画中火焰的普遍形状。

云火雾地狱这部分,它是以占面版八成的大火焰为主。(东京国立博物馆)云火雾地狱这部分,它是以占面版八成的大火焰为主。(东京国立博物馆)
图为「绢本着色青不动明王二童子像」,不动明王的火焰光背,轮廓独特。(图:公益财团法人住友财团)图为「绢本着色青不动明王二童子像」,不动明王的火焰光背,轮廓独特。(图:公益财团法人住友财团)

一个艺术上繁荣的时代

总的来说,《地狱草纸》通过画作与题词,表现了造业者落入地狱受苦的情景,也显示出当时日本政治上层对死后的地狱世界特别感兴趣,以致后白河天皇不厌其烦的收藏一卷又一卷地狱绘卷。辻惟雄在《日本美术之歴史》一书中分析,虽然史家公认院政时代的统治阶层腐败缺德,但他们对文化及美术的热衷,甚至对地狱的丑恶及世界怪异的境象的兴趣,却协助创造了一个艺术上繁荣的时代。诚如他所言,画师无情地刻画人类受苦的意图,说不定反而是想给观者灌输人类本就是可悲可叹的这种印象。[16]

佛教传入日本的时间约为公元六世纪中期,而在源信撰写《往生要集》前,我们早已可以从佛教说话集《日本灵异记》[17]窥见地狱思想的雏形。《日本灵异记》全名是《日本国现报善恶灵异记》,着者为奈良药师寺的僧人景戒。该书凡三卷,其中在中卷的第七则故事名为「智者诽妒变化圣人而现至阎罗阙受地狱苦缘」[18],讲述在河内国(即今大阪府)的沙门智光,因嫉妒当时一位弘布佛法而广受尊崇的沙弥行基,得痢病而逝。命终后,有阎罗使者引领智光到一处所。虽然那裏热气逼人,他却又忍不住越走越前。询问之下,使者回答,那是准备要煎他的地狱热气。智光于是见到有一极热铁柱矗立在前,使者遂命他抱柱,他依言而行,立即皮肉烧烂,只剩下骨髓。就这样过了三天,使者清理铁柱后,叫了声「活过来」,智光又回复旧身,仿佛未曾受伤。之后他们又往更深处进发,智光这次抱的是另一根更热的铁柱,也是烧了三天,然后再度变回完好无缺。最后他们来到了阿鼻地狱,智光整个人在那裏遭火烧了足足三天。使者之后对他说,这是为了惩罚他嫉妒行基之罪,如今受刑完毕,他可以重新回到人间。

《日本灵异记》成书于九世纪初,相较《往生要集》早了一世纪,因此景戒编着此书时,除了最后的阿鼻地狱外,他只是笼统地称呼前两个地狱,而智光所受的刑罚,不外乎是铁柱而已。即便如此,从这段描述中,我们还是可以看到日本佛教对于生死、地狱、因果、业报的运作,已有其一套理解,尤其是他们对于阎罗王、使者、死者供养的概念特别着迷,以致日后当更成熟的十王思想从中国传来时,与日本自身六道思想相互结合、碰撞,为后世佛教艺术发展带来不能忽视的影响。

(待续)

参考书籍:

石田瑞麿《日本人と地狱》,2013,讲谈社学术文库。

小栗栖健治《図説 地狱絵の世界 》,2013,河出书房新社。

高冈一弥、谷亮治《HELL 地狱-地狱をみる-》,2017,パイインターナショナル。


[1] 天皇出家后,理应改称法皇,不过为了行文简便,这裏并未特别作更改。

[2]莲华王院即京都闻名的三十三间堂(さんじゅうさんげんどう),于1165年建成,属于法住寺的一部分。原建筑已于1249年烧毁,后于1266年重新建成。

[3]黒川真道‧山田安栄校订《玉叶》,页353页,1969,国书刊行会。

[4]绘卷中原文为:屎粪所、函量所、鉄磑所、鶏地狱、黒云沙、脓血所。至于最后一部分到底是否狐狼地狱,历来有争议,因为绘卷上并未附有题词。

[5]https://www.narahaku.go.jp/collection/644-0.html

[6]原文在提及「针口」这种虫的那一行残缺不全,后人只能参照图画及《起世经》经文得其大意。

[7]依次为黑云沙地狱、粪屎泥地狱、五叉地狱、饥饿地狱、燋渴地狱、脓血地狱、一铜釜地狱、多铜釜地狱、铁磑地狱、函量地狱、鸡地狱、灰河地狱、斫截地狱、劒叶地狱、狐狼地狱、寒冰地狱。

[8]如脓血地狱题词起首的空白处明显的是比其他的少,差不多是紧贴着前面黑云沙地狱绘画的。 

[9]国宝(国宝,こくほう)是日本文部科学省文化厅根据《文化财保护法》而指定的文化财产,具有最高级别的历史或艺术价值。

[10]绘卷中原文为:髪火流、火末虫、云火雾处、雨炎火石。见:http://www.emuseum.jp/detail/100155/000/000?mode=detail&d_lang=ja&s_lang=ja&class=&title=&c_e=®ion=&era=¢ury=&cptype=&owner=&pos=9&num=6

[11]「又彼比丘知业果报,复观叫唤之大地狱,复有何处?彼见:如是叫唤地狱有十六处,何等十六?一名大吼;二名普声;三名发火流;四名火末虫(虫);五名热铁火杵;六名雨炎火石;七名杀杀;八名铁林旷野;九名普闇;十名阎魔罗遮约旷野;十一名剑林;十二名大剑林;十三名芭蕉烟林;十四名有烟火林;十五名火云雾;十六名分别苦。」(《正法念处经》卷第七,T17n0721_007)

[12]「……彼人则堕叫唤地狱发火流处。杀、盗、邪行业及果报,如前所说。何者饮酒?于优婆塞五戒人边说酒功德,作如是言:『酒亦是戒?』令其饮酒。彼人以是恶业因缘,身坏命终堕于恶处。」(《正法念处经》卷第七,T17n0721_007)

[13]「……彼地狱人常被烧煮,炎燃头发,乃至脚足有热铁狗噉食其足,炎嘴铁鷲破其髑髅而饮其脑,热铁野干食其身中,如是常烧、如是常食。」(《正法念处经》卷第七,T17n0721_007)

[14] 「……彼人则堕叫唤地狱火末虫(虫)处,业及果报如前所说;复卖酒者,加益水等而取酒价,如是卖酒,有偷盗过。……彼地狱人自身虫(虫)生,破其皮肉脂血骨髓而饮食之,受如是苦,唱声大唤,孤独无救。……是其前世卖酒恶业,余残果报。」(《正法念处经》卷第八,T17n0721_008)

[15] 青(あお)在现代日语多理解为蓝色,但语意上其实是可用来表达绿色和蓝色中间的颜色,也能同时表达绿色和蓝色两种颜色。

[16] 辻惟雄 《日本美术の歴史》,页141, 158,2005,东京大学出版会。

[17]说话(せつわ)是日本古典文学中一种十分重要的体栽,简单来说可理解为收集神话、传说、民间习俗、历史等内容而整理成故事形式的作品。至于有关《日本灵异记》中佛教思想的各种讨论,日后会有专文探讨。

[18] 中田祝夫《日本霊异记(中)全訳注》,页76-88,1979,讲谈社学术文库。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