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母亲与猫

第226期明觉   图、文:神野猫| 2010-12-29

在这短短几年间,癌症像跳华尔滋那样,不断在我的生活圈子中转转转,没有人知道它将会跟谁一起转,也没有人知道它将会转到哪儿。只知谁跟它一起转都会被转得头晕眼花,连带旁观的也会看得头晕眼花。转着转着,她以幽雅的暴力把死亡为我带来的震惊一步一步削弱……我一直以为是这样。

直到昨夜,收到从日本来的噩耗,お母さん(妈妈)原来已经跟癌症搏斗了几个月,现时情况有点恶劣。我未及想到过去共处的点滴,已不禁悲从中来。之后,想到上次回去时,她跟我说,希望我下次能回去跟她过新年。至今已两年半了,还有两星期新年便到,我是多么想回去见她一面,但似乎来不及今年回去了。明年?有谁知道她能否多等一年呢?

我真的很想去看看她,可是除了流涙跟嚎哭之外,我甚么都做不到。那种无力感开始迫使我怪责自己,但另一面却提着自己要振作,两极的情绪在我脑袋中厮磨着。最后,为了让自己能倒头大睡,我喝起红酒来……

今早醒来,我以为自己变了鬼,眼皮肿得全无轮廓可言,咀唇因沾上红酒而发黑,镜子中看到的完全是一张日本能乐小面。或许被自己的样子吓醒了,脑海即时浮出一句「怎可这样子?我一定要振作起来!」于是一面听着Mantra让自己回复平静,一面想想可以为お母さん做些甚么。

我首先需要一点鼓励,因为单靠自己,很容易便会沉溺于泪泊之中,难以提起劲来。于是我给几位朋友写了一篇电邮诉说心情,也拜托老师为お母さん颂经祈福。非常感恩的,很快得到大家的回覆。有朋友写了一首很漂亮的英文诗送给お母さん,有朋友帮忙把诗译成日文,有朋友到佛舍求来药师佛的供灯祈福,有朋友帮忙念弥勒真经,有朋友帮忙找来特价机位……还有很多朋友给我的正面支持与鼓励。这一切都是令我从伤痛之中振作过来的力量。

晚上,我穿上跑鞋,回到久违的跑道上,给自己充一充电。这是入冬最冷的一个晚上,但我一点也不觉冷。我不能改变气温,但我能穿暖一点保持体温,想到这一点,对悲伤的怨懟也就轻了。我不停地跑着,务求把正能量都跑出来,这是我能为お母さん做的事。

在生命中跟我相遇的众生都是会死的,至于可不可惜,那便看大家怎样活。我跟お母さん一生中相遇的时间不多,但中间的故事却足够集结成一本毕生鼓励我的手册。

我会在她还认得我之前回去见她一面,我会一如过往给她看到我傻笑的样子,一如过往倒在她怀里撒娇,我会让她愉快地活着,不管她还能活多久。

在短短不足廿四小时中,我得到了一个换来无限祝福的噩耗,让我与お母さん在漆黑与心酸中找到福气,也看到正在枯萎的生命带给我的回忆,原来仍可绽放出最美丽的风景。

我一直没有告诉お母さん,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芳美,那正是她带给我的所有回忆,所有芬芳又美丽的回忆。

谨以此曲,为お母さん送上祝福,谢谢大家的心意。

药师琉璃光如来心咒

2010/12/17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