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第256期明觉   文:神野猫| 2011-07-27

小时候,母亲常叮嘱:「翻阅报纸后要洗手,因为报纸的油墨有毒。」长大后,常听别人打趣地说:「看新闻后要洗眼,因为新闻有毒。」后者所指的「毒」是负能量。

的而且确,翻开报章,不是政客对骂便是血肉横飞,这一版叫人看得怨气冲天,那一版的伦常惨剧与天灾人祸,却又叫人摇头叹息。再多看几版,也不离人的爱恨交缠,放不下的会中毒,看得毒散全身。加上在负能量早撒下天罗地网的氛围下,总是无毒制毒,毒上加毒,由个人毒发继而集体毒发──连天气报导也难逃毒化,下一场微雨也被扣上「天也哭了」的帽子。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是人心动,动得非到惶惶境地誓不罢休。难怪「情绪病」三个大字在这片「福地」上以大热姿态跑出!

把心一横,不如与媒体绝缘,筑起防火墙达至眼不见为净但求自我感觉良好的防毒效果。然而能逃得过从文字影像间经历的天灾,也难保天降于自身的横祸。单单疾病,已是一种众生皆避不开的课题,这比新闻报导的来得切身,要不中毒谈何容易。说到这里,我想起了三件发生在我和朋友身上与「毒」有关的亲身经历,在此跟大家分享。

故事一 制毒

最近朋友告诉我,她的姊姊患上子宫癌,是早期可以医治的那种,但很大可能需要切除器官。对话中,我很少听到朋友提及有关治疗的事,反而姊姊不能生育而可能导致婚姻危机却变成当下她最担忧的大前提。说到心酸处,朋友还透露了癌症是她家族的常客,总有一天也会来跟她打招呼。处于大惊恐压倒胜的局面,她好几次将近落泪,我跟她说:「快点收拾心情去为治疗作安排吧!苦乐有时,只要活着,我们即使没有A的人生,但我们还有B、C、D……无限个组合的人生。」看来未被癌症成功取命,已让情绪失控捷足先登,由心生的毒比外来入侵的毒更快令人失陷,那是源于心的恐惧而制造出来的毒。我当然担心朋友姊姊的病情,但更叫我担心的是这位没有患上癌症的朋友。或许我是从第三者的角度出发,才能说出理性的话,换了我是当事人,情况又怎样呢?

故事二 解毒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去年三月,医生跟我说:「三年前验出你的细胞出现变化,为甚么今天你要痛得受不了才来找我?」这是人生中第二次受到疑患癌症的恐吓,那一刻,我答不出一句话。说到底当初因为害怕而逃避进一步验查,如今一切只好听天由命。踏出诊所后,感觉像只余下躯壳一样,世上一切都是多余的,我的存在也是多余的。又再过好几天的某个晚上,我站在安全岛中央等待横过马路时,看着一部又一部的车辆驶过,巴士、的士、小巴、私家车……当我看到正驶过来的货柜车时,那临崖踪身一跃的念头在脑海中耸动着。在轮胎快要在身旁擦过之际,脑海中闪出自己冲出去的死状,即时被这画面吓得魂魄回来,下意识立刻退后了两步;之后回家直哭到翌日清晨。数天后,医生为我带来好消息,化验报告是「negative」。惊魂过后,我给这事件评为「虚惊一场」,虚度光阴惊恐一场 。由此 明白了以「毒」攻「毒」不能负负得正,伤心不如用心,将毒转化成抗体,让心安,在往后的日子更健康的活着。大概这要感激另一位朋友在这件事之前,曾跟我分享有关她的经歴。

故事三 戒毒

这位朋友曾患上癌症,其间化疗曾为她带来种种身体痛苦,但她深信她不会因此死掉,也就连跟死神打交道的时间也省掉,保持健康的心来迎接康复的一天。在接受化疗之前,她为自己选了一个醒目的假发及两三顶好配搭的帽子,好让她每天如旧精神奕奕的上班去。每天下班回家,她如常打理家务,给家人准备晚餐。康复之后她跟我说:「我感激癌症在我生命中出现,它令我看得更清楚甚么叫活着。假若下一回我真的逃不过,我会安然接受,因我清楚在这来临之前的每一天,我都没有白活。」我们未必有预知死亡的能力,但却有感觉活着的能力。只要心中有着对「毒」的警戒心,认定它不是解决烦脑的药方,逆境中仍能活得自在。

毕竟,身处娑婆世界,很难做到每事以清净心观之,但仍可借着勤做禅修,在心中种下「戒毒」的种子,让它成为必要时的「解毒」良方,继而将果实分享出去,令世间减少「毒禞」。

一人排清毒素身体好,众人排清毒素社会好 。共勉之。

二零一零年十月廿八日

 

 

(本文原载于《佛门》第2期,佛门网出版,2011年1月)

标签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