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毒一定是害? (下)

2009-08-28
我们首先要了解面前的真相,说的是关于自己的真相。我们有心想为社会、为学校、为学生、为老师…做点事,动机是良好的,没有问题。但我们行事的基础是怎样的一回事呢?再一次,说的是自己的基础,也就是先要了解的真相。容我举一个例子。我们经常说「不要带着有色眼镜看问题」,那不单只是 easier said than done,事实上是没可能做到的。试想,我们的有色眼镜从何而来的呢?从我们的心吧,也就是我们行事基础的源头。我们的心的成长是学校教育和环境教育培育出来的。前面提过,我们是成长在大人建构的真实里。穿的(不准穿的)、吃的(不准吃的)、住的(不准住的)、用的(不准用的),以至学甚么,不准学甚么;瘦到那个尺寸,不得肥过那个尺寸;肤色色阶的尺度等等。然后,过了一段日子,所有这些大人订立的标准尺度就变了。真相只有一个:所有人为的建构都是有漏。看看现在种种人为的问题,就知道有漏的情况是多么的严峻。我们的心也不遑多让。在这样的环境成长,我们无人能幸免,外面带着有色眼镜,内里怀着有漏的心。不「验心」,眼镜除不掉,心漏难修补。
 
再来一个譬喻吧。因为心有漏,垃圾乘虚而入,它们是贪、慎和痴的联合生产线大量生产出来的。我们的行事基础就是由那些产品堆成的。于是,我们每做一件事情,宛如在垃圾堆上搞建设!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的建设会稳固吗?联合生产线每分每秒不推陈只出新,供应我们那个比 global market 还要大不知多少倍的心,我们却一直善待着这件自己会长大的垃圾。

 
 我们要做的是,破坏联合生产线的三大条件—贪、瞋和痴 。这是很艰难的,只能够超慢速地搅渗透,一小步一小步的渗。渐渐地,我们会发觉,自己对外境的真相的体会和发现,会自自然然深化了和开阔了。而同时,亦会看到自己,那是被垃圾覆盖而忽略了的自己。亦即是自己的「真实的条件」。然后,我们可以检察自己的「条件」,接着构思自己能力范围内可以创造的新条件。这是一个自我净化和自我开创的过程,以面对境况。否则的话,我们只会重复自己的惯性循环,以垃圾为行事基础去处理面前境况,最终只是见「验毒计划」是「验毒计划 」。自我净化使自己增强了自知之明的能力,然后就能够见「验毒计划 」不是「验毒计划 」。尤有进者,当我们体会到自己对「验毒计划 」的不同见解是来自自己的心的改变,与「验毒计划」本身无关,也不是因为(眼) 读了一篇有见地的文章、(耳)听了一席有洞察力的说话,(鼻)嗅到一阵希望的空气、(舌)尝到一口醒神的美点、(身)参与了一项有意义的行动,以至(意)想到一条天下绝桥的话,也就是说,与别人无关,我们便有能力见「验毒计划」是「验毒计划 」了。因为我们不再被外境(其他的人事物)牵着鼻子走,尤其是自己的情绪。到达这个阶段,才是开创的时候。换句话说,处理「验毒计划」的首要工作是要「验心」,验自己的心!我们的教育,就是缺乏了「验心计划」。若然这是你的第一次的话,一定是艰难的,往后无穷的乐趣,都是由这一次的艰难而来的啊。


心是怎个验法的呢?宗喀巴大师着的〈菩提道次第广论〉里,讨论听法的窍门一章,提到「断器三过」的概念。我们可以借助这个概念来验心:人宛如一个器皿。一.器皿倾侧的话,就算有甘露降临,亦不得其门而入;二.如果器皿是肮脏的,洁净的甘露会被污染 ;三. 器皿有破烂的话,就算盛入甘露,总会从缺口漏走 。这个概念指出了我们的心的习性,包括忠耳逆耳、偏执于自己的错误成见与及心志不足以接纳和持续贯注于真正能令自己得益(离苦得乐)的知识。验心,就是时刻练习检察自己是否犯下这三种过患。练习多了,纯熟了,渐渐就可以断除习性,清除心中的垃圾。心清,自然眼明,看到真相。


心清眼明,不管是「验甚么计划」在面前,我们都能够根据自己的「条件」来做决择。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