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比编剧还厉害的思绪:正念陪我渡过妈妈没在家的日子

文:麦思齐 | 2017-10-11
当思绪没完没了,尝试听着念诵、以正念呼吸,让人平静下来(图:Pixabay)。当思绪没完没了,尝试听着念诵、以正念呼吸,让人平静下来(图:Pixabay)。

这几天妈妈没在家,自己独自在家中。虽然这些情况我已经习已为常,但潜意识总会不时跑出来吓唬一下自己。

事发是这样的,那天晚上在房间做学校的工作,突然听见门外咯咯声响,声音像是敲门声,又不像平时所听的敲门声。由于已经夜深,因此不太敢打开门看,只是不理会,然后上牀睡觉。当我快要入睡时,电话突有来电,显示着来自马来西亚的电话号码,发觉自己原来忘记了关掉电话。当时已经是凌晨一点,我毫不犹豫地按上拒绝来电的按钮,但不到一分钟,同一号码再次来电。出自我的恐惧和来电的不合理时间,我再次毫不犹豫地拒绝接听。

然而,当我正想再次入睡时,突然一阵寒气和恐惧感涌上心头。脑袋中一直重现之前所听到的敲门声和刚才听到电话声的情况。我联想那个敲门声和来电的人是同一人,虽然不知为何会是一通由马来西亚来的。然后,我甚至想像会否有人想闯入家中,更想像那通电话是不是一些威胁来电,更无理的,是我想像会否有人把炸弹放在家门口⋯⋯

我越是想像,就越感害怕。本来的睡意全然间被这些思绪赶走得无影无踪。我感觉到四肢完全无力,心脏跳得厉害,眉间一直皱着。我知道不应该一直维持着这个状态,于是努力叫自己运用深度放松的练习让自己放下思绪,亦让整个身体放松,并令自己在自己中找寻到安全感。

但是,这些思绪仍然没完没了。因此,我并没有逼迫自己或要求自己放松,而是把双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这是一个拥抱自己的动作。然后,我播放梅村僧团的「观世音菩萨唱诵」给自己听。这个念诵是把祝福和疗愈送给自己和身边所有的人,亦希望能够借僧团的力量拥抱自己的恐惧,和把祝福送给世界上所有的人。听着念诵,加上一直的正念呼吸,大约四十五分钟后我便平静下来。

第二天早上,我一早起来去梅村莲池寺。虽然我每个星期都会上山,但这次特别感恩自己能够有生命起牀,平安走出门口,又平安上山。回想起来,整件事情亦颇没有逻辑,但我实在想像不了一些有焦虑症的人可能每天也会这样,甚至更严重。同时亦发现自己的思绪有多强大,可以把小小的事情弄得如此戏剧化。因此,若果我们不能好好照顾自己的情绪,特别是恐惧,又没有正念的话,我们作出的行动可以带来莫大的伤害。
 

作者 - 麦思齐
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系三年级学生,自小在梅村修习一行禅师的教导,有「梅村Wake Up女孩」之称。在单亲家庭长大,与母亲张仕娟一同撰写佛门网专栏【正念父母】。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