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水中送炭

第225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0-12-22
2010年11月马来西亚北部水患灾情严重2010年11月马来西亚北部水患灾情严重
救灾中心七扭八歪的草席,铺满了整室的凄凉,幸有义工「水」中送炭。救灾中心七扭八歪的草席,铺满了整室的凄凉,幸有义工「水」中送炭。

呜咽的大地,潸潸而下的“泪水”,为这平平淡淡的十一月,编凑了惊涛骇浪的情节,继而掀开了马来西亚北部水患的序幕。

刚从手术室出来,我在位于第三楼的诊所望出去,对面原本翠绿的高尔夫球场,已被混浊的河水淹没。乍看之下,草场宛如一片有待插秧的稻田。眼看医院门前的马路也渐渐被淹没,阵阵愁绪涌上我心头。这一次的灾情,要比五年前的,更为严重。

铃声响起,是一位义工自救灾中心拨来的电话。他们正在寻求医护人员前往灾区。电话的另一端掺杂着灾民的吆喊和婴儿的哭啼声,我当下不胜唏嘘:赈灾,不需再飘洋过海了;灾难,就在眼前!

我与同事商量,要求他代我当值,他想也不想,就一口答应了,我真是感激不尽。

我两手空空地来到了静思堂,才获悉药剂师的家园也遭殃,而受困于灾区。筹备委员们当机立断,吩咐我到附近的药行购买急需的药物。买了两大箱的药物,药行老板慷概地让我挂账,说:“救人要紧,你先拿去吧!”还帮忙把药物扛上了车,真是人间处处有温情。

两辆大型的卡车,一前一后载着干粮和救济品,像两栖交通工具,在那汪洋一片的灾区,慢慢探路前进。一旦碰上水位过深的道路,卡车还是得绕道而行。平时二十分钟的路程,如今转转折折,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能抵达。没有遮盖的卡车,让午后炙热的太阳,把义工们晒得红彤彤。这一群义不容辞的义工身上所流淌的热血,我想,就快沸腾起来了。

一路上,泛滥的河流,决堤而出,在两岸留下许多载不走的哀伤。澎湃的浪花再一次激起了已被人们遗忘了的噩梦。仓皇失措的灾民,肩驮着贵重的财物和沉重的心情,涉水逃命,奔向一个不可知的未来;在水中抛锚的汽车,则任由命运摆布。

抵达灾区时,已近黄昏。该救灾中心暂设于一间多用途礼堂,面积只有两个羽球场般大,却挤入了两百多位灾黎。电流供应已中断,医疗团队就在夕阳和月亮交班的余晖中施诊,贴心的义工则以手电筒为我们照明。

灾民生理上的创伤,在微弱的灯光下隐隐作痛,但他们的唉声叹气,却在我耳际嗡嗡作响。随着河水一起暴涨的血压,冲击着脑袋,令他们头痛欲裂。置身杂乱无章的礼堂,我看着七扭八歪的草席,铺满了整室的凄凉,心想灾民也难以在这突如其来的灾难中,找到喘息的隙罅。

不一会儿,发电机“嗒嗒嗒嗒”地响了起来,迷惘的灾民在昏暗中高声欢呼,大家的心情也瞬间和灯光一起亮了起来。

施药后,我和两位随行的白衣天使闲聊时,才知悉她们的家园也遭殃。她们侥幸地逃了出来,却又因为牵挂着灾民的健康,而决定重返灾区。她们这一份舍己为人的精神,让我感佩不已。

当晚九时许收队。卡车上挤满了义工,或坐或站,少说也有四五十位,在夜空下涉水而归。一路上,在卡车隆隆的伴奏下,这群精力充沛的义工唱着歌,还将在水中行驶的卡车妙喻为“法船”。在法喜充满的气氛中,我虽为“法船”上的随喜乘客,也感染着那份能为他人付出,就是一种幸福的喜悦。

在漆黑的卡车上,不知从那个角落传来了一盒炒饭,饥肠轆轆的我毫不客气,大口大口地扒着吃。然后又递过来一大杯热腾腾的茶,接着又是一个馒头……在那飘着雨丝的冷风中,把我的心塞得好满,好暖。

网上片段:北马水患心系灾黎 医护奉献良能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