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依愿随缘是为中道

文:吴志轩 | 2017-05-29
上善若水,水的坚毅不在于洪水的猛,而是滴水穿石的长远心和清净心(图:网上图片)。上善若水,水的坚毅不在于洪水的猛,而是滴水穿石的长远心和清净心(图:网上图片)。

上周末应欧洲SPES学院(Spirituality in Economics and Society)的邀请在禅修科学(Contemplative Science)及管理会议上就正念和佛学经济学的题目分享。参与的专家除了以佛学作切入点外,亦提出不少以中国传统儒、道和大自然为基础的管理模式。在海外听外籍教授讲解「为」、「无为」 (Wei Wu Wei)、「德」(Te)、「力」(Li)的管理之道有点自豪又有点不自在。因为外国人对自然的向往难免夹杂着西方的自由主义,倾向无拘无束但又有有权有术的个人思想,和东方的天人合一或者佛家所体解的大道,好像有着深一层理解上的差异。

自由无拘束的理想和现实亦好像颇有距离。因为在随缘、无为、自由的背后其实有因果法则监管。如果以为「无王管」、「想点就点」,就是不明白事物运行的法则。如果要随缘、随心、率性、无为而治但不碰壁不撞板,看来要有「不昧因果」及「随心所欲不逾矩」的智慧。另外一个考虑是纵然了解背后的法则,但是当遇到强大的外力,大自然亦敌不过短期的影响而惨受污染和破坏的摧残。极端的例子是核辐射泄漏后四周荒芜遍野,但是大自然在几十年慢慢重生,只不过始作俑者的人类可能在短期间被大自然摒弃于外。

金融大鳄索罗斯对自由市场的重要见解是一、可错理论──人对客观事实的认知存在偏差(The Principle of Fallibility);二、反射理论──因不同的认知而作的决定反而会引申不同的结果(The Principle of Reflexivity) ;三、人对事情进行操控(manipulation),通过权谋游说或宣传等工作扭曲大众对客观事实的认知,最终的民意只是操控的结果。[1]从佛教的角度看,这些操控通常是因为不明白因缘的运作而倒行逆思的结果。这些操控背后的动机离不开贪瞋痴,因对我见我执和利益的愚痴执着,加上心念的偏差和不纯正,最终的决定可能导致损人利己,甚至损人又害己。很多时金融从业员在瞬间出于贪念,下了自以为帮公司赚钱、为自己加花红的决定;短期或许真的可以升职加薪,数年后被监管当局查处,却令整个部门甚至全公司受牵连。

所以管理层在作出决策的时候如何集思广益,如何不耻下问是一门大学问。因为无主见会容易被人误导,太有主见又压低了其他的声音,最终变成了一言堂的「坚离地城」。年轻的朋友和我申诉,説「脑细」(老板)好像永远是对的,而自己讲了好似无讲,所以不如不讲。由于受阻,觉得好心无好报,所以不做;另一边厢,有一些人善于谋略,亦精于以语言伪术达到目的,他们的困难是有时连自己都骗了,不知道自己在作恶。而当中最令人发指的是利用他人的善心而行骗的案件,令到大家对真正有需要求助的人变得无动于衷,人人冷漠,不接陌生人电话,不理在街上跌倒的途人。

作为领导者和有影响力的人,其言行影响更为深远。有作者最近在专栏上分析惠理基金创办人叶维义「水」的管理哲学,比喻管理有如在水中混凝聚合钢筋、水泥、沙石,使之在模板中成形。[2]久经时日,如果有愿有智慧,便能够建成万丈高楼。虽然混凝土风干后水不复存在,但已经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反之如果已经建成了的建筑后再加水,便会侵蚀原有的根基。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儒家的中庸、佛家的中道、道家的道法自然,这些古人智慧对现代的管理都有宝贵的啓发。我们要深信因果不可思议,若然未报,时晨未到。上善若水,水的坚毅不在于洪水的猛,而是滴水穿石的长远心和清净心。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