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没有佛教元素的禅修是得是失?(下)

文:黄首钢    图:网上图片| 2020-11-21

圣严法师在《禅的智慧》书中讲述治疗师在一些心理治疗中,「(通过)与病人对话,以便找出病人心里所发生的事,双方都想要了解问题。(他们)会试着把病人的病症和自己所熟悉、接受的训练的系统、理论连接起来,以判定病人的问题。」[1]

心理治疗是否足可解释病人的疑惑呢?

法师觉得这并不一定可靠,「因为每个人的生平、经验都不一样。治疗师也许相信他们的分析和方法是客观的,但他们也许是错误的。[…]人们接受心理治疗之后,可能觉得轻松、安慰;但是问题可能并没有解决,只是得到短暂的纡解。[…]再者,完全依赖科学也是有限的,因为世间存在着许多无法测量、观察的事物。比方说,面对来自业力或魔障的问题时,治疗师的理论可能就不管用。」[2]

文中信众的回应很好:「心理治疗是在小我或自我的领域。它对我有用,帮助我度过日常的问题,但我不能只靠治疗过日子。那就像是在黑屋子里跌跌撞撞,心理治疗可能给我一些方向,但我还是在一间堆满东西的黑屋子里。」[3] 如果只是察觉心内问题,人可能仍然不知所措,继续受到干扰,甚至恶化。我们需要更多的指引和帮助。

圣严法师在同书以有寄生虫在人身上吸血为例。「如果发现身上满是这种寄生虫,一种处理方式就是一只只抓,那要花很多的时间和气力,[又]会失去多少血了;另一种简单得多的解决方式就是撒盐,让所有的寄生虫一次脱尽。禅的方法就像用盐治寄生虫,一次治疗整个人,而不是针对单一的问题。[…]心理问题也可能像这样,以为已经解决了一个问题,结果这个问题却以另一种形式或更多种形式出现。另一个附带的危险就是,寄生虫可能会传染给治疗师。所以,更好、更简单的方式,就是撒盐,深入根本的问题,也就是我执。」[4]

除了考虑到以上佛法禅修种种的长处,值得我们推广,佛弟子的责任是保护佛法的形象,及增加大众学法的因缘。

笔者同意唐秀连居士的看法:「[没有佛教元素的禅修课程]难免予人一个片面的印象,认为禅修的最大效益,是帮助人们从现实生活中紧绷的工作压力、人际关系的挫败、精神疾病等捆绑解放出来。然而在世俗目的以外,禅修在出世间的修证路上所担当的启导性角色,却遭到有意或无意的漠视。」[5]

果醒法师在《楞严禅心》提到禅很重要的特色:「一般希望把不好的感觉转成好的感觉,把波动的情绪转为平静,刚开始学佛的人,也往往以此为目标。禅,则是从现象看到无我的空性,并非改变现象,也不只是改变心态,真正要转化的是错误认知。」[6] 可见佛教禅修更能彻底解除烦恼,不容忽视。

笔者觉得佛弟子弘法时,可要多作契理与契机、「求真」与「适今」的反省。正如庄春江在《印度佛教思想史要略》一文的结论:「如果在契机中,忘失了契理;在拥抱群众中,没有能够影响群众,走向放弃『有我』,以及走向去除贪、瞋、痴的解脱道,那么,这样的契机,这样的方便,与外道何异,与佛法何干?从整个印度佛教思想史的演变,我们看到的是,契机与方便(适应)的蓬勃发展,契理与第一义谛的凋零萎缩。如果说契理与契机,在互相冲突中,难以兼得时,放弃契理,无异宣告与佛法无关,终究还是失去为介绍佛法而契机的最初用意。」[7]

果醒法师曾诉说他们在美国弘法的难处:当地国民不易接受僧人。因此,曾有多位很精进的出家人选择了还俗,改以大学学者或心灵辅导专家身份,并转接地以非佛教用语去弘扬佛法,可见各地各人与佛的因缘,深浅不同。我们身在佛法普遍得到大众接受的亚洲,相对地与佛法的缘分较为深厚,不但要多学佛法,切忌妄自菲薄或以少为足;另外,多向大众讲解佛法的好处,介绍学佛的方法、阶段及目标,才算珍惜此生难得学佛的福报。

圣严法师早于沙弥时期,即深感:「佛法这么好,知道的人那么少,误解的人那么多。」他一生的愿行就是和多些人分享正信的佛法――佛弟子不但借此回报佛恩,亦是与大众共享随法修行的乐事!


[1]圣严法师:《禅的智慧》(法鼓文化,台湾台北),251页。

[2]同书,同页。

[3]同书,254页。

[4]同书, 252-253页。

[6]果醒法师:《楞严禅心》(法鼓文化,台湾台北),078页。

作者 - 黄首钢
法门无量,我有幸由禅修入门,多认识了自己,亦稍减习气。在生活中不时运用佛法,发觉与内外境更能融洽相处;要感恩多位善知识,不时提点扶持,一方面使我拓阔眼界,稍涉猎中观、天台宗和唯识等其它法门,更重要是可不忘有信、有愿和有行地在学佛之路迈步前行,开始领略到生命的真善美。专栏【禅心印月】、【天台词组】及【法相津涂】作者。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