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没有张扬的感恩──换肾者的告白

文:雪柏    图:佛门网、受访者提供| 2015-11-10
冼丽英小姐(右)换肾后,积极参与器官捐赠推广工作,并与周嘉欢医生结缘。冼丽英小姐(右)换肾后,积极参与器官捐赠推广工作,并与周嘉欢医生结缘。
冼小姐(右一)早前与一班香港移植运动协会义工参加慈善抬轿比赛,众人以非洲土着造型亮相,十分抢镜。冼小姐(右一)早前与一班香港移植运动协会义工参加慈善抬轿比赛,众人以非洲土着造型亮相,十分抢镜。
冼小姐曾赢得首届香港器官移植及透析人士运动会竞步赛季军,她自言没有想过会得奖。冼小姐曾赢得首届香港器官移植及透析人士运动会竞步赛季军,她自言没有想过会得奖。
周医生获颁「第六届香港杰出义工奖」,一众义工朋友也为她高兴。周医生获颁「第六届香港杰出义工奖」,一众义工朋友也为她高兴。
周医生今年8月带队参加世界移植运动会,夺得十九面奖牌,为香港队历届最好成绩。周医生今年8月带队参加世界移植运动会,夺得十九面奖牌,为香港队历届最好成绩。

「法官党委亲友老细街坊齐观看……这个病人没处方……」


时间回到今年9月,全城一度关注十九岁少女劳美兰急需换肺的新闻。多年前达明一派的经典名曲《没有张扬的命案》,开首这段歌词恰好形容她的病况──没有任何处方,只能靠换亡者捐出的肺续命。可惜等了个多月,仍找不到合适的,最终不幸离世,全城也为她的离去感到伤心。


劳美兰的死,再次引起社会对移植器官的讨论。笔者早前跟一名成功换肾的康复者冼丽英小姐,以及多年来致力推广器官捐赠的周嘉欢医生倾谈,尝试从病人及医者的角度,了解香港现时器官捐赠的情况。



冼丽英小姐:患上肾衰竭后 我要交代身后事……


「当知道自己患上肾衰竭,我想过要和丈夫离婚!」冼小姐淡淡说出当年患病后的激动心情。十五年前某一天,她自觉身体有点不妥,入院检查。医生发现她心脏衰竭,更有高血压、肺积水问题。数日后,医生告知她已患上末期肾衰竭。


「那时候,我仍是壮年,却想不到命运如此弄人,我一边哭着,一边交代身后事……」冼小姐提出离婚,就是不希望成为丈夫及儿子的负累:「但老公一口拒绝,他说绝对不会放弃我!」之后丈夫一直努力照顾她,家庭与工作两边忙,更因此导致高血压;念中学的儿子亦十分懂性,帮忙打理家务,好让她安心养病。


「患病后,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日日在床上哭,自怨甚么也做不来!」话虽如此,但冼小姐感受到丈夫及儿子那份无条件的照顾及支持,明白不能自暴自弃,开始接受自己病情,定时覆诊洗肚,静待合适肾脏用作移植。


现时香港有超过2,000人等待换肾,据香港移植学会资料显示,有病人等了超过三十年也换不到肾。冼小姐比较幸运,在患病一年多后,便收到医院通知有合适她的肾脏;最后手术也十分成功,吃了药一段时间后已复原。



新的肾 新的生命


为了尊重私隐,医护人员从不会透露器官捐赠者及受赠者的姓名或个人资料;冼小姐只知道她的「新」肾脏,来自一名刚过世的年轻少女。说到这裏,冼小姐抑压多时(多年)的感情最终收不住:「除了感激,我真的不知说甚么好。我自觉欠了这位少女,还有她的家人……我也是母亲,如果自己儿女过身,我会觉得上天对我好残忍!」


冼小姐这份无言感激,多年来一直没有倾吐出来。她根本不能跟那位少女及家人说一句多谢:「所以我跟自己说,这个肾,我会当作一个新生命照顾,我要好好活着,因为它会陪我终老!」


换肾后,冼小姐经常参与器官捐赠的推广工作,好像早前刚代表香港移植运动协会参加慈善抬轿比赛,担任啦啦队:「数年前我亦参加过香港移植和透析人士运动会,更获得竞步比赛季军呢!」


「上天给我一个新的肾脏,我会好好珍惜,不轻言放弃自己!」冼小姐积极投入新生活,将感恩之心转化为乐观正面的人生态度,并努力感染他人,让更多人了解器官捐赠的逼切性。为的是让捐肾给她的少女及家人知道,他们的付出是值得的。



周嘉欢医生:我的病人 只是欠一个肾……


笔者跟冼小姐倾谈期间,周嘉欢医生一直在旁听着,今次访问也是由她促成的。现为香港移植运动协会荣誉会长的周医生,多年来致力推广器官捐赠。究竟是甚么原因令她这样做?


「我是肾科医生,当年入行时,见过很多等候换肾的女病人,因为洗肾而不能再生育,导致另一半有外遇,甚至离婚。」周医生更称有两个病人因此而自杀;但最教她感到心痛的经历,还是目睹一位和劳美兰差不多年纪的肾病少女的离去。


「当年的医疗设备不像现在先进,我们只能用硬喉插进她肚中洗,很痛的,但她很坚强,一直忍着;直至一次,我们连喉也插不进去,因为已洗了太多次。不久后,她也撑不住了……」那一刻,周医生觉得自己十分失败:「她其实不应该死,她只是欠一个肾!」这促使她二十多年不遗余力,投入推广器官捐赠的工作。


为吸引更多人认识器官捐赠,她在2008年创立香港移植运动协会,举办香港器官移植及透析人士运动会,鼓励曾移植器官的人士参加;她又派队代表香港参加世界移植运动会:「做运动,有助病人在移植器官后更快复原,同时亦可让捐赠者家属知道,他们逝世亲人的器官,能帮助延续另一个生命,而且活得很健康!」



祈望更多有心人同行


周医生早前获颁「第六届香港杰出义工奖」,绝对是她过去多年来全心推动器官捐赠的一个肯定。但周医生认为得奖与否并不重要,她更希望借今次义工奖,结识更多同路有心人,期待日后互相合作,进一步宣扬器官捐赠的重要性。


二十多年来,周医生见证时代及医学进步,惟香港现时的器官捐赠率仍然偏低。周医生认为已非关中国人要保留全尸等传统问题:「很多香港人对器官捐赠率已持开放态度,问题是相关的人手资源严重不足。」她表示现时全港有四十多间医院,但只得九名器官移植联络主任:「他们平均每人要跟进超过四间医院的病人,你说,怎样做?」


周医生坦言香港政府至今仍未有一套完善计画去处理器官捐赠及移植:「例如会否加人手?有没有为每年的移植率定下目标?」她希望今次劳美兰不幸离世能成为催化剂,令政府正视这问题。


「劳美兰的死固然不幸,其实今年香港已有十个成功移植肺部的个案,很可惜她入院期间等不到合适尸肺。但如果我们能将捐赠者数字增加一倍,或两倍,我相信,她获救的机率亦会增加!」周医生感性不忘理性,问题的症结,就是如何提升移植率,让更多好像冼小姐的病人受惠。



佛教:器官捐赠就是布施


佛教一直支持器官捐赠。在菩萨修行六波罗密时候,便以布施为首。捐赠器官,代表捐赠者对受赠者无私的爱,消除别人之痛苦,正是布施的好例子,是大慈大悲的菩萨之举。


然而,坊间有指若捐出器官会影响轮回,亦有说法称人死亡后八到十二小时内不要触碰死者身体。不过圣严法师对此表示不同意:「如果是自己发了愿,打算在过世后把器官捐给人,这样子是没问题的。」圣严法师认为捐赠者这份布施之心,绝对体现出菩萨的慈悲精神。


事实上,香港佛教联合会过去多年来也支持器官捐赠。佛联会行政总主任张毅平表示:「我们是器官捐赠计划的支持机构,一直有协助衞生署宣传器官捐赠。佛经说,宁自苦身不苦众生,所以我们非常鼓励佛教徒签署器官捐赠咭。」



不影响轮回 助累积功德


张毅平认为,「空性」是佛教的核心教义之一,在这个「空」的法则下,一切事物都必然经过成、住、坏、空的过程,在人身上就是生、老、病、死:「人死后,躯体将变坏及回归大自然,故将器官捐赠给有需要的人,看不到有甚麽违背教义的问题。更能累积功德,令人转生于更好的境界。」


所以,器官捐赠就是布施,应该四处张扬,多些人知道,多些人受感动,这样子,愿意布施的人,便会越来越多,广义来说,也是弘扬佛法精神。



伸延阅读:

佛教慈悲和无我思想与人体器官捐赠
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20003

香港衞生署器官捐赠登记
https://www.codr.gov.hk/codr/CInternet.do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