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法相宗烦恼论的三力

文:尤坚 | 2016-12-23
(图:Pixabay)(图:Pixabay)

上期提及到有关于唯识的烦恼论,可以说是来自说一切有部及经量部。烦恼的架构采用说一切有部的理论,而对烦恼及随眠的解释就引用经量部,而经量部对烦恼的定义可见于世亲菩萨的《俱舍论》。这样说来,唯识宗是融合两家所长,特别是经量部较为创新的种子理论,成为唯识宗学説中不可或缺的基石。有部将烦恼详细分为三界及五部共九十八随眠,再加上十缠,而成为一百零八种烦恼。有部建立这样精密微细的烦恼架构,主要是为了配合其断烦恼的理论,作为修行的依据。这期的主旨希望探讨烦恼生起的原因。

那么,贪、瞋、痴、慢等烦恼为甚么会生起?这要从惑、业、苦这个铁三角组合去讨论。上一篇曾经引用世亲菩萨的《俱舍论》:「世别由业(行为)生,业由随眠(烦恼/惑)方得生长;离随眠,业无感有(苦果)能。」其实,因为有苦的缘故,烦恼亦从而增长。但是为何苦可以增长烦恼呢?这便要从苦的定义出发。

甚么是苦?《大毗婆沙论》定义得非常详细:「问:何故名苦?……答:伤痛逼迫,如荷重担,违逆圣心故名为『苦』。」[1]「伤痛逼迫,如荷重担」这两句不难理解,类似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炽盛这些确切感受及体会到的人生不圆满的痛苦现象。可是,「苦」比「痛苦」这个含义来得广泛,就是「违逆圣心」已经可以叫做「苦」,「违逆圣心」就是阻碍出离心的生起,妨碍用功修行,所以即使是生活满足,没有痛苦,人间的快乐仍然会障碍修行,那么它就是苦了。这些「苦」会滋长烦恼,例如,人得到五欲的快乐,会增加对它的追求,犹如吸毒一样,增生对五欲的「贪」;遇到不如意的事会增生「瞋」等。总之,综合惑、业、苦三者的相互关系,已经可以构成整个轮回的过程,如将惑、业、苦再配合十二因缘去分析会更为精准。

众贤论师在《顺正理论》[2]立体多角度地列举出十二个能生起烦恼现象的原因,虽然有无限的原因,但是以下可擧数个比较有趣的看看。从不同有情生态的角度,如蛇蝎是毒物,「瞋」最为猛烈;从知识学习层面,如学习兵法会增长「瞋恚」,多看游玩的书籍增长「欲贪」等;从睡觉及饮食的多寡,睡得多及吃得多会增长烦恼等等。除了这几个外,还有从年纪、出生地点、不同时分等等。以上这些都是从表象世界的世俗层面去分析。[3]

可是,佛教核心思想是要从三界九地六趣轮回出离,而出离就必须要认清烦恼的成因,并把它们断除。虽然以上所列举的也是烦恼生起的缘由且容易理解,但因为是表现象性的所以数量太多,而且过于表面,不能有效地了解烦恼的根本主因,故难以集中击破烦恼。众多阿毗达磨论师(ābhidharmika)在不同的论书中[4],提出三个根本的条件而生起烦恼,以否定其他外教不合理的主张,它们就是因力、境界力及加行力。它们是重要的核心议题,下面将会详细讨论:[5]

  1. 因力:是指烦恼本身,这烦恼就是原因,亦可以说是主因。有情对烦恼未得到确实的了解,对烦恼的对象(如所贪恋的事物)未有如实的认知,故不能够生起对治烦恼的修行,所以有情还是被烦恼系缚。
  2. 境界力:即是指烦恼的对象。如对享乐的事物生起贪,对讨厌的事物而生起瞋等等。因为对烦恼的对象境界未正确了解,所以当这些景象在我们的面前出现时,我们的烦恼会顺应着这些景象而生起。故此,在凡夫的角度来看,虽然尚未断除烦恼,但尽量避免接触这些生起烦恼的对象可以减少烦恼生起的机会。
  3. 加行力:即是非理作意[6],不正确的思惟,而产生错误的观念而生起烦恼。例如五蕴是无常的,但我们产生有我的错误观念继而生起烦恼;又如对一些理论,我们执着为最好的,继而产生不正见等等。

以上三个是烦恼生起的条件,由有部提出,主要是要破除外道仅仅执着境界为烦恼生起之因。[7]这三个条件,亦是瑜伽行派所承认及承继的。[8]如果把这三个条件配瑜伽行派的四缘说,因力可説是因缘,境界力可説是所缘缘,而加行力可説是增上缘[9]。另外,有部断除烦恼的依据,就在于断去烦恼的所缘(即境界力),而不是绝对地摧毁烦恼自身,因为烦恼在有漏的世间是永远存在。[10]对于有部如何断除烦恼的理论,将于下期作讨论。

    说一切有部的理论庞大、复杂,对诸法的分析非常深入,并配合其修行的理论及次第,达到断除烦恼而得到解脱。有部的修行理论亦是相当精微及清晰,提出种种不同的修行情况及不同的修行阶段,如《大毗婆沙论》更收录不同部派、论师甚至外教的见解,作出分析及评论,所以我们不能说有部只是重视理论的经院哲学。很多有部的论师都是重视修习定学的瑜伽师,并对后来的大乘瑜伽行派及唯识学有着深远的影响。

    之后便是连续四天的长假,在此希望大家忘掉烦恼,开心享受这个假期!


[1] 《大毗婆沙论》卷79, T27,no.1545, p.409a12-13

[2] 《顺正理论》卷53, T29,no.1562, p.638c07ff.

[3] 佐々木现顺, 《阿毗达磨思想研究》, 东京:弘文堂, 1958.12, pp.86, 88.

[4] Cox, C,(1992)  Attainment through Abandonment:The Sarvāstivadin Path of Removing Defilements, BUSWELL, Robert E. Paths to Liberation: The Mārga and its transformations in Buddhist thought.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p.78. 其他论书,如《品类足论》、《大毗婆沙论》、《俱舍论》等。

[5] Cf. Dhammajoti, Kuala Lumpur(2009). Sarvāstivāda Abhidharma. Centre of Buddhist Studies,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342. Also see Cox, C, p.78.

[6] Cf. 三友容健, et al. 《説一切有部における无明论の展开》,法华文化研究, 1976, 117-128.,p.125-7非理作意与无明是因果同时。Also see小谷信千代, 倶舎论の原典研究―随眠品大蔵出版, 2007.10.《大毗婆沙论》卷24, p.121c-122a.

[7] Cox, C, p.78.

[8] 如《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卷6, T31, no.1606, p.722c24-29:缘起者,谓烦恼随眠未永断故、顺烦恼法现在前故、不正思惟现前起故,如是烦恼方乃得生。烦恼随眠未永断者,彼品粗重未永拔故。顺烦恼法现在前者,现前会遇可爱等境故。不正思惟现前起者,于彼境界取净等相,能随顺生贪嗔等故。

[9] 佐々木现顺,《阿毗达磨思想研究》,弘文堂,东京, 1958.12, p.90,称友(Yaśomitra)视非理作意为等无间缘。

[10] 说一切有部的根本宗义是三世实有或法体恒有,而「实有」是指存在,「恒有」是指在时间中存亦是刹那性的,所以「恒有」并不是「常有」,因为「常有」在佛教的概念中,是超越时间,不受时间限制的,所以对于有部来説,只有「无为法」是常。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