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法相津涂
记得曾经辅导过一位长者,她很伤心地说:「我不配做佛教徒!我知道我不应该生起瞋心,但我就是放不下!」这位长者年过六十岁,儿女已长大成人,各有自己家庭。儿女都是她第一段婚姻所生,婚后不久,与丈夫离异,她独力照顾儿女长大。儿女还少时,她带着他儿女们曾与另一位男子一起生活过几年,及后该男子又离他她们而去。今天,令她最遗憾的是,儿子不时还责怪她不应与该男子一起。儿子的责备,令她羞愧不已;虽然她多番解释,但是儿子都不肯体谅。最近儿子搬来与她一起生活,她很想修复与儿子的关系;但每次儿子生气时,又再重提往事,这对她来说,又是一次的伤害。在遗憾、无奈、羞愧的心情下,长者内心非常愤怒。这位长者,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曾在佛教道场塲当义工多年,当她透露心事时,别人总是对她说:「放下吧!身为佛教徒是不应该生起瞋心的!」。听到这些劝告后,那长者就自己下了一个结论:「我对不起菩萨!我不配做佛教徒!」
文:心明| 2017-04-14
全文 >
分享
法相津涂
佛经中佛陀从来都不鼓励弟子以改善健康为禅修的目的,否则就好像服食止痛药一样,只不过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并没有彻底对治「病」的根源⋯⋯
文:郑紫薇| 2017-03-31
全文 >
分享
法相津涂
据报道,记载玄奘法师翻译《心经》最早的文献是《大唐内典录》(664年),而房山石经的《心经》是镌刻于661年,其时玄奘法师尚未圆寂,因此这块石经被考证为现存最早的《心经》版本。
文:吴国宁| 2017-03-17
全文 >
分享
法相津涂
至于梦中见到的陌生人,是我们创造出来的,抑或是前世曾有缘遇过的怨亲?又会否是预言未来会见到的人?
文:黄首钢| 2017-03-03
全文 >
分享
法相津涂
中道佛性本身是一个复合的概念,可先分拆为中道和佛性两方面来理解。中道在原始佛教《阿含经》中已提到,而在印度中观学派中有着很大的发挥。中道最基本的意思就是不着二边。
文:陈森田| 2017-02-17
全文 >
分享
法相津涂
玄奘法师的求学过程如何?在浩瀚的佛教经论中,他主要是学习哪些经典呢?又,有哪些经典是他特别重视?
文:李嘉伟| 2017-02-03
全文 >
分享
法相津涂
民国初期,有「佛教非宗教」的讲法。欧阳竟无居士宣称:「吾言佛法非宗教非哲学,非于佛教有所私,非于彼二宗教、哲学有所恶也。当知一切宗教学、哲学家皆吾兄弟,彼有信仰之诚是吾所教,彼有求真之心尤吾所爱,惟彼不得其道,不知其方,是用痛心欲其归正。」但佛教作为东方的主要信仰,仍可视为广义之「宗教」,只是并非是一种西方式的宗教,一种「与神复修」的宗教。佛教有一整套对宇宙人生存在的解释及提升个人境界的修证方法,诸多大乘宗派中,以法相唯识学所述为最详尽、最完整,能自成体系而说明佛教所要说明的一切。
文:麦国豪| 2017-01-06
全文 >
分享
法相津涂
佛教核心思想是要从三界九地六趣轮回出离,而出离就必须要认清烦恼的成因,并把它们断除。
文:尤坚| 2016-12-23
全文 >
分享
法相津涂
踏入秋凉,工作倦了,往天台逛逛,隔壁传来一首悠扬悦耳的老歌,「谁说时间片刻变陈旧,全为我分秒亦停留,因我身边有你紧握我的手。爱,谁说永不会长寿,陪着你一生到白头……」心里忽然生起莫名的念头,到底谁会那么长寿和坚持,可以陪着我走到一生的尽头?
文:赵锦凤| 2016-12-09
全文 >
分享
法相津涂
人生到底有甚么意义呢?我们的人生路应怎样走才算是正确呢?怎样活着才算是不枉此生呢?相信不少人都曾经有着这样的疑问,亦有属于自己的答案。笔者问过很多身边的朋友,他们的答案大概可以归纳为两种:第一种是人生没有任何意义,只要每日过得开心、快乐就可以了。第二种是人生的意义各人不同,有人认为要及时行乐,有人认为要帮助他人,因此没有高低上下、好与不好之分,这是非常个人的价值取向。笔者希望从佛法的角度浅谈这个既复杂又深奥的问题。
文:罗伟辉| 2016-11-25
全文 >
分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