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法相津涂
佛法中常提到的色与空以及三法印的「 诸法无我」,大家都耳熟能详。但那可否从科学入佛呢? 本文尝试分别从佛法与科学角度阐释色与空,并述及微观世界中的极微。更从世间法中的科学理论进行「析空观」 ,即从诸法层层分析入手,寻伺诸法基本。从这样所归纳而得的理解,或许可以作为从世间法瞥见佛法中空观的一个特别法门。
文:蒋锦兆| 2021-01-15
法相津涂
您可曾了解过佛典如何从印度来到汉地?此经是何时来到中国?如何从梵文变成中文的?译场的组织又如何?这是一个个有趣又令人感动的过程。以下将与您分享法鼓文化出版的《佛教的东传与中国化‧佛典汉译史要略》一书中的相关资料。
文:陈芷涵| 2021-01-01
佛学智慧
法相津涂
自古以来,心一直都是牵涉到生命意义和价值的根本命题,本文研究的具体课题是众生心的染净问题,虽说「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只是迷者为众生,悟者为佛,皆一心所作。现代众生正处于末法时代,所谓五浊恶世,那么众生心如何能由染的身口意三业步向还净的可能?有鉴于此,本文依《无量寿经》、世亲菩萨《往生论》作为探讨对象,分析《无量寿经》「五恶说」和「三辈往生」的重要内容,略探佛陀如何描述五浊恶世众生心的情况,及如何劝导此类众生勤修净土念佛法,再引用《往生论》五念门的实修方法论来分析净土的实修方向。
文:赵锦凤| 2020-12-18
法相津涂
佛学智慧
普贤菩萨告诉善财童子,菩萨应修的第四个功德门便是无间断地诚心忏除往昔所造的一切恶业。众生从无始生死以来,因贪、嗔、痴三毒烦恼所造作的身、语、意恶业无量无边。假如这些恶业有一个实质的形体和相状,即使整个虚空也不能容纳。故此,菩萨应该以清净的身、语、意业于一切佛、菩萨前,诚心忏悔,并立下重誓永不再造,从今以后守持佛制的戒律,以及护持这个戒相的功德。
文:罗伟辉| 2020-12-04
人生感悟
法相津涂
2018年7月,我突然发现患上胰脏癌,随即做了一个大型手术,以及十二次猛烈的化疗。一年后发现转移到左盘骨及肺(癌症第四期),又做了电疗和吃口服化疗药;因觉化疗对身体的损害很大,也只是一种拖延,故决定不再接受化疗。我知道这是致命、极其严峻的病,病情多反覆崎岖,也不知道生命还有多久;无论如何,像生死教育学会谢建泉医生的建议,每个人不论有病与否,都应该写下「遗书」,将要想表达的写下来。写下「遗书」后,有机会的可每年更新一次,看看甚么要补充的。我更建议可及早张扬及交给相关的人,这真是一个对「安」自己和亲友的「心」的好方法,让大家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轻松的面对一切。「随时为死亡作好准备」,其实是每一个活着的人要做的事。
文:李少慧| 2020-11-20
佛学智慧
法相津涂
佛陀的教化是最根本的离苦治疗法,令我们彻底认知生命的真实层面和运作,以透彻的分析和理解,赋予我们如实的智慧,加上随之而改善的行为,包括减退我们的贪、瞋、痴、慢等,使我们在顺境中不贪不慢,遇逆境时也不瞋不惧。
文:黄彦凤| 2020-11-06
法相津涂
佛家是相信轮回的,而有情生命于三界(欲界、色界和无色界)中轮回 ;但有情生命皆自觉有意识的存在,所以说「三界轮时易可知」。法国大哲笛卡儿说「我思故我在」便是明证。至于唯识学说的第七末那识和第八阿赖耶识(往后再谈第七和第八识)都是微细不可测,故就没有「易可知」了。
文:吴炳荣| 2020-10-23
法相津涂
法相唯识宗说的是「阿赖耶缘起」,以「阿赖耶识」涵摄一切种子的功能而为一切法的根源,更是有情众生流转还灭之所系。愚痴无闻凡夫如笔者,便总是将整个「赖耶缘起」的重点只放在「阿赖耶识」上,直至最近于读书会完成了解读《成唯识论》中有关第七「末那识」的部分,才蓦然惊醒自己轻视了此识之重要性,亦忽略了整个「赖耶缘起」系统的环环相扣。第七及第八识的建立为瑜伽行派之独议,并不见于其他印度或中国的佛教宗派。有关此两识的作用及体性等,于《成唯识论》中有非常详尽的陈述,故不在本文中讨论。笔者感兴趣的是,第七及第八识是如何与前六识建构成为瑜伽行派这套完整而紧密的思想系统,圆满地阐释有情生命体的生理、心理认知,以及生死流转的真相。
文:郑紫薇| 2020-10-09
佛学智慧
法相津涂
修辞的目的是要让读者能理解,生感受,有共鸣。这也正是严复所说译事三难「信、达、雅」中「雅」的任务所在,「言之无文,行而不远」三难中重在一个「雅」字。
文:吴国宁| 2020-09-25
法相津涂
东晋时期,着名僧人和佛教学者僧肇,是佛经翻译家鸠摩罗什的得意门生,被称为「解空第一」,其《肇论》是印度中观学说中国佛教化的经典之作,对中国佛教有深远的影响。佛教史家汤用彤称颂这部典籍说:「所作〈物不迁论〉、〈不真空〉及〈般若无知〉三论,融会中印之义理。于体用问题,有深切之证知。而以极优美极有力之文字表达其义。故为中华哲学文字最有价值之着作也。」  现选《物不迁论》几段原文进行解读,藉以介绍僧肇的作品,亦助我们剖析世人对世间现象的误解。
文:黄首钢| 2020-09-1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