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法相津涂
佛家是相信轮回的,而有情生命于三界(欲界、色界和无色界)中轮回 ;但有情生命皆自觉有意识的存在,所以说「三界轮时易可知」。法国大哲笛卡儿说「我思故我在」便是明证。至于唯识学说的第七末那识和第八阿赖耶识(往后再谈第七和第八识)都是微细不可测,故就没有「易可知」了。
文:吴炳荣| 2020-10-23
法相津涂
法相唯识宗说的是「阿赖耶缘起」,以「阿赖耶识」涵摄一切种子的功能而为一切法的根源,更是有情众生流转还灭之所系。愚痴无闻凡夫如笔者,便总是将整个「赖耶缘起」的重点只放在「阿赖耶识」上,直至最近于读书会完成了解读《成唯识论》中有关第七「末那识」的部分,才蓦然惊醒自己轻视了此识之重要性,亦忽略了整个「赖耶缘起」系统的环环相扣。第七及第八识的建立为瑜伽行派之独议,并不见于其他印度或中国的佛教宗派。有关此两识的作用及体性等,于《成唯识论》中有非常详尽的陈述,故不在本文中讨论。笔者感兴趣的是,第七及第八识是如何与前六识建构成为瑜伽行派这套完整而紧密的思想系统,圆满地阐释有情生命体的生理、心理认知,以及生死流转的真相。
文:郑紫薇| 2020-10-09
佛学智慧
法相津涂
修辞的目的是要让读者能理解,生感受,有共鸣。这也正是严复所说译事三难「信、达、雅」中「雅」的任务所在,「言之无文,行而不远」三难中重在一个「雅」字。
文:吴国宁| 2020-09-25
法相津涂
东晋时期,着名僧人和佛教学者僧肇,是佛经翻译家鸠摩罗什的得意门生,被称为「解空第一」,其《肇论》是印度中观学说中国佛教化的经典之作,对中国佛教有深远的影响。佛教史家汤用彤称颂这部典籍说:「所作〈物不迁论〉、〈不真空〉及〈般若无知〉三论,融会中印之义理。于体用问题,有深切之证知。而以极优美极有力之文字表达其义。故为中华哲学文字最有价值之着作也。」  现选《物不迁论》几段原文进行解读,藉以介绍僧肇的作品,亦助我们剖析世人对世间现象的误解。
文:黄首钢| 2020-09-11
法相津涂
一般人都会认为学佛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要求证得无上正觉、成就佛宝,必定要沉没在浩瀚经书、严厉戒律之中,更须度化无量众生,学佛似乎系是一件「苦差」。这样的误解,往往会令很多有志学佛的同修,心生恐惧,而退却行菩萨道之心。然而,发菩提心度众生之愿,在宗教信仰上是否等同实践「苦行」?
文:姚雯雯| 2020-08-28
专题特写
法相津涂
佛学智慧
在众多高僧中,玄奘法师的临终经验很值得参考,因为其传记中详细记录了法师面对死亡时的处理方式;其临终的修持也全面地顾及到社会、身体、心理与心灵各个层面;更重要的是,玄奘法师在死亡时能够达到身、心安乐无苦的善终状态。因此,本文将探究这位一代高僧的临终情况,以及对其临终的修持方法稍作分析。
文:李嘉伟| 2020-08-14
法相津涂
在正式讨论以前,让我们重温一个耳熟能详的故事:相传有数个天生视障人士争论一只大象的「真正」形态,有触及象足者认为象便如竹筒;有触及象尾端者认为象当如扫帚;有触及象肚皮者则认为象应如大鼓;有触及象耳者却认为象如簸箕;亦有触及象鼻者认为象实如粗绳,其他触及象的不同部位而认为象该为不同形态者不一而足,大家均为象的「真正」形态究竟为何争论不休,却原来所有人实只是蔽于一己所见而未能一窥象的全貌...
文:赵敬邦| 2020-07-31
佛学智慧
法相津涂
「药师法门」在东亚佛教中是极为流行和重要的法门之一,其信仰主尊是东方净琉璃世界教主药师如来 。药师法门常与西方弥陀净土法门 配成一对,弥陀净土法门用作超度或预备往生,药师法门则用作现生的消灾延寿。信徒会亲自修持药师法门以祈自身及家人身体安康、增福添寿。道场也会定期举办药师法会,为信徒及其家属,甚至社会大众,祈求身体健康,社会安宁。每逢病患疫症流行之时,药师法会更是道场或信徒的必修项目。
文:麦国豪| 2020-07-17
专题特写
法相津涂
佛学智慧
提起《大般涅盘经》,相信大家都记起竺道生的故事。当是之时,《大般涅盘经》因只译出〈前分〉而非全部(〈续译〉尚未出现),而竺道生读后感到不圆满,主张一阐提 都能成佛。他这见解与当时佛教界主流意见不合,因而遭到排挤,乃致遁迹庐山。后来四十卷本《大般涅盘经》全部译出,果然一阐提也有佛性,亦能成佛,印证了竺道生非凡的见解。
文:蒋锦兆| 2020-07-03
法相津涂
生命的始末就像一个旅程,我们都是一人孤孤单单,踽踽而来,却孑然一身溘然而去。中间可能有擦肩而过的陌生人,也有朝夕相处的家人,更多的是工作的伙伴。日子总是瞬息万变,就像佛法所说的「诸行无常」,只要没有太多的执着,随遇而安,随缘自在的生活也甚是惬意。在人生的过程中,可能有您喜欢的人,也有您不喜欢的人;也有人喜欢您或不喜欢您。在人际间总有磨擦的时候,当别人误解您,您是否曾为自己辩解过?当您误解别人时,您有没有去做真正的求证?抑或可能彼此无心之言,却引来一辈子的遗憾?
文:陈芷涵| 2020-06-19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