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法露缘

第265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1-09-28

孩提时,做伸手将军,向父母讨零用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踏入社会工作,按月领薪金,也是天公地道的事。但你可曾试过向出家人拿钱,放进自己的口袋呢?

我说的是稿费。

当初,经由艾霖的穿针引线,我也抱着投石问路的心态,把一些与佛法沾不上边的文章,陆续投到香港佛门网的《明觉杂志》去。该杂志的编辑把文章刊登了,还帮我挑错字,显示了他们宽宏的胸襟。

稿件和审校就这么一来一往,大约半年光景后,编辑来信说要付稿费了,我见钱眼开,高兴了好几天。一旦收到稿费单时,我却愣住了。噢!原来还有选择性的回覆呢!我可以选择把稿费乐捐给该佛教团体;若不,他们就会把稿费寄过来。虽然我不靠咬文嚼字来讨生活,但佛性浅薄的我,贪嗔痴样样俱全,也就把心一横,选了后者。

不久,支票寄过来了,虽然不是个大数目,但屈指一算,这笔稿费也可以供家人到餐厅享用一顿晚餐,聊胜于无。岂知一经汇率的转换,再扣除银行各种各样的手续费后,就只剩下一个只够享用早餐的费用而已,我不禁莞尔。

憨直的我回信把这件事一五一十相告,原意是要说一小笔的稿费,却得飘洋过海,又被银行七除八扣,划不来。也许是词不达意,编辑部却当我在“诉苦”。(编按:没这意思呢,但求互相配合,也希望一点薄酬表达感恩之心!)编辑说会另谋对策,或可托人把稿费亲自送过来。三餐温饱的我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一天,佛门网的总编辑法护法师来邮说他会从香港到槟城弘法,所以可顺道把稿费带过来。结果,这笔稿费,岂只飘洋过海,还劳师动众了呢!法师的一番苦心,使我心生歉意,但暗地里又不想错过了拜见法师的机会。

在约定的庙宇里拜见了法师,方知我们的年纪相仿,但豁达爽朗的他看起来比我年轻多了。我说他千里迢迢的来,而我只需驱车两个小时就到,这一次很划算,法师笑了起来。他待人随和,但不失庄严的一面。一阵寒暄后,才知道法师原是砂拉越人,(当时)正在香港进修着佛学博士课程,精进得很。

法师将稿费交到我手上时,我心里蛮不是味道,我何德何能,竟把众生的捐款,占为己有。敏锐的法师一眼就看穿写在我脸上的愧疚,他反而开导说:“这些稿费算是少付的了,很多人都不为所动,你就收下吧!”他接着又说:“这些都是你努力付出的成果啊!应该的,应该的。”法师能言善道,还极力安抚我的心。

叡智的法师洞悉年轻人爱上网寻查资讯的习性,从而落实了在网络上传播佛法的理念。佛门网从雏形的起步到今天的茁壮成长,一路走过的曲折,非我凡夫俗子所能想像。坚忍不拔的法师更自嘲是替佛陀传经说教的义工,这一回,我笑了起来,却湿了眼眶,感悟到他的喜舍、我的私心。

临别时,法师还幽我一默:“你继续写吧!我写的文章太深奥,编辑部都不大愿意刊登呢!”

后来,佛门网的编辑说要把我的文章汇编成书,2011年7月,我的第一本书《幸福的滋味》,就出乎意料地在佛光普照下“诞生”了。在佛教里熏一熏法香、沾一沾法露,我学会了感恩。这本作为流通结缘的书,是我为佛教献上一份绵力的机缘。什么版权费和销售量,在签下出版授权书的那一刻,我已学会不计较了。

后记:

我何其有幸,这本结缘书能获得善信解囊助印,(编按:书印出来后口碑很好,更供不应求,而后又喜获赞助加印)让这本书广结善缘。我心生感激,要借此机会向法护法师、佛门网编辑部同仁和慷慨的善信致万分谢意:借你们的一份光,把我的梦想点亮。借你们的一份热,为冷酷的社会洒一点温煦的阳光。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