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法青当组长?

佛门网   图、文:张诗伟| 2011-12-12
法鼓山香港分会在凌云寺举办「感恩悦众成长营」。法师特别准许所有香港法青都可以参加,而其他组别却有名额限制!你看,大家多么摄心,享受着禅悦。法鼓山香港分会在凌云寺举办「感恩悦众成长营」。法师特别准许所有香港法青都可以参加,而其他组别却有名额限制!你看,大家多么摄心,享受着禅悦。

2011年9月3日,法鼓山香港分会在凌云寺举办了一次「感恩悦众成长营」,一群在分会默默奉献多年的菩萨们,这一天,可以暂时停下匆忙的步伐,好好的休息一下。身为法青的我,竟然也有机会参与其中,真的很意外。

「快!再快!再快!」

完成三枝香的坐禅后,法师提着香板站在石桥上,带领我们围着荷花池快步经行。自以为年青力壮的我,竟然有点喘不过气来;但见师兄姐们轻轻松松的,如箭一般的向前冲,而赤着脚的我,踩在凹凸不平的石路,只感觉到每一步都是分分明明──清清楚楚的痛!

一整个下午的禅修,我都没能好好用方法,「小差」一直如马达般「开」个不停;然而,晚上的分享会的那份感动,却教我至今一直萦绕心头。

回想成长营举办之前,一接到通知要当组长,我便纳闷着,为什么偏偏要法青们做小组组长,有经验的师兄姐们多着呀!

然而,听着同组师兄姐们的分享,那一个个令人动容的故事──

手里拿着的一份报纸,上面刊登着「禅训班」的广告,他跟着上面的地址,踏进了湾仔的办公室;十几年后的今天,那一则广告依然历历在目……

十多年前的往事了,那一次她坐在礼堂,听着师父的开示,眼泪不自觉地流个不停,那会是多生多世以前的缘份吗?那一晚,她好像「回到了家」,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

是那一幅平和慈善的佛像,是那一本《正信的佛教》,他打开荔枝角分会的那扇玻璃门,在义工一栏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许多年前,她还没怀孕,一家人似的参加合唱团,自在、快乐、满足。接着,怀了孩子,抱着几个月的娃娃,一起踏上禅修之旅,从未如此欢喜过!那一年,圣严师父舍报。深夜,她一个人坐在计程车的后座,司机反问她法鼓山怎么去?上到山后,她一直没有哭,有的只是感动……

捧着洁白的灯座,燃烧着的蜡烛,由你传给我,再到他的手里,那点点滴滴的烛光照亮着每一个人……

同组分享后,大家嚷着也要我讲,我要讲什么?相对他们而言,我是多么的渺小不足;相对多年亲近法鼓山、亲近师父的老菩萨们,我有资格分享吗?

那次,一回到分会,看见法师,合十问讯后就走开了;不一会儿,法师跟着走过来,主动跟我聊天,于是那天工作上所受的委屈、不满、埋怨,一下子全都跑出来了。法师鼓励我要发愿,要好好看师父的《祈愿‧发愿‧还愿》,要好好打坐,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心,要好好放松。我心里想,我怕呀,怕发愿,因为发了就要去做,不能退缩的;我没时间呀,我要工作呀,哪能打坐呀……

是的,我有话想说了。法师,我想说,我打坐时还是会紧张,工作时还是会埋怨,学佛时还是会有退缩之心;但,我答应自己,要好好老实打坐,安好自己的心,然后让身边的人都感到快乐;我要努力办好法青,让更多的年青人因佛法而得到真正的快乐。老菩萨们,也许,从我们的身上,你们看到了时下的年青人,一颗颗愚蠢狂妄轻率焦躁不安的心──请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重新用心好好的学习。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法师要求法青们做小组长。那是一份浓厚得化不开的感情,是一个个动人的故事,令人珍之重之惜之的回忆,而且更是一种传承,由你的手,由他的心,传到我们──法青的一个个踊动的心灵。

这一晚,是中秋节的前一个星期,月儿还是俏俏弯弯的,我们坐在凌云寺庭院,围着长桌,分享着彼此生命的故事,彼此的法鼓山。浅尝一颗荔枝干,让那甘甜郁香之味,伴随着,那一段段温柔的往事,在初秋的夜里,在纸上,我们纷纷写下彼此的愿望,送上彼此的祝福。

我终于深深地体会到,圣严师父的遗言:「诸贤各自珍惜,我们有这番同学菩萨道的善根福德因缘,我们曾在无量诸佛座下同结善缘,并将仍在无量诸佛会中同修无上菩提,同在正法门中互为眷属。」

让我们把这一晚的缘份、感动和憧憬,化为珍惜、愿力和行动吧!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