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洗脑」与「恻隐」:《东方三侠》对「良知」的儒家诠释

第286期明觉   文:林碧君| 2012-10-03

潮流兴「洗脑」,就说一出关于「洗脑」的电影。

杜琪峰导演的《东方三侠》(1993),是港产片中的奇异之作,表面上是动作、爱情、科幻的大杂烩,但杜琪峰却能把所有元素有机地整合,甚至借着电影中的一些隐喻,把儒家哲学中对「良知」的诠释精彩地表达出来,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笔者个人认为,杜琪峰是拍了《东方三侠》后才真正懂得「拍戏」——作品中多了一些中心思想或哲理,而不只是堆砌动作和情节,只求赚取观众的快感和眼泪)。

谁和谁和谁之间 相识结合了患难

《东方三侠》的故事颇荒诞:冬冬(梅艳芳)和青青(杨紫琼)自小被武林高手收养,教她们武艺,期望她们长大后行侠仗义,但青青却因表现不理想而被赶出师门,后来更被一位武功绝顶的前清太监(公公)拐走,洗去她的记忆,压制她的情感,把她训练成一个对自己和别人感觉麻木(电影说她失去了痛觉),却又盲目死忠于「公公」的傀儡。

「公公」的巢穴(魔宫) 建在水渠地下,他本身不能见光;他认为中国不可以没皇帝,常想复辟,命青青拐走多个婴儿,要从中选出一位做皇帝,事件惊动了警方。他同时命青青假意亲近研究「隐身衣」的「博士」(白石千),待「隐身衣」研究成功后便杀了「博士」,抢走「隐身衣」。「博士」虽早知青青的意图,但还是至诚地爱她,让青青冰封的心渐渐融化。尚未完成的「隐身衣」会释放毒素,「博士」知道自己中毒命不久已,但还是坚持研究,还为了保护青青不让她接触「隐身衣」,殊不知青青早就暗地里偷偷用「隐身衣」拐走婴儿。

被拐的婴儿当中有一位是警察局长的儿子,他不信自己的同僚,反而雇用一位有名的女枪手陈七(张曼玉)替他找儿子。陈七其实也是自小被公公收养和洗脑的杀手,却私下逃了出来,几经辛苦找回自己的记忆后,变成唯利是图的枪手。「公公」曾命青青杀了陈七,青青却私下放走她。透过青青,陈七知道婴儿被收藏在「公公」的地下魔宫,虽然十分恐惧,还是硬着头皮偷入魔宫救婴儿,却被「公公」的毒针所伤而危在旦夕。

当其时冬冬学武已成,嫁了给负责婴儿案的警官刘Sir (刘松仁),但她却瞒着丈夫,偷偷地蒙着面以「女飞侠」的身份打击罪恶。就在一次青青要拐走婴儿时,冬冬与穿上「隐身衣」的青青交手,被青青逃脱。但冬冬透过追查陈七并替她封锁毒针,从而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便联同陈七一起游说青青「变节」,救「博士」和婴孩(其时「公公」已不相信青青,另派杀手陈九去杀「博士」抢「隐身衣」)。一番激战后,陈九被杀,「博士」虽获救,却病发而亡。但他的遗言却令青青重新做回自己,联同冬冬和陈七入魔宫正面挑战「公公」,终于把「公公」逼上了地面,并把他的肉身炸掉;然而只剩下骷髅的「公公」却还能以意志控制了青青的身躯,转而攻击冬冬和陈七,青青便决定牺牲生命以摆脱「公公」的控制,但却在回光反照之际忆起与「博士」的感情,最终至诚的真情打破了「公公」的意念枷锁,令青青的身和心都重获自由,所有婴儿都能脱离「被洗脑」的悲惨命运。

情和情和情的关 辗转里掠过站和站

孟子是儒家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他认为人的道德良知是内在而潜藏于人性之中,尽管人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依照自己的生物本能(食、色) 而行事,但如果人能立志发挥这隐藏的小小的良知,透过自省慢慢地改变自己,终有一天在自身的层面上可以成圣,在社会的层面上可以教化别人,令社会变得更完善。

孟子论证人与生俱来具在潜藏良知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说假如有一位婴儿快要堕入井中,所有目击的人心底里都会浮现一种不忍之心(恻隐之心),想也不想要立刻拯救婴儿,不是因为他要取悦婴儿的父母或在乡亲面前扬威(笔者按:即使有也只是「第二念」,「第一念」还是恻隐之心) 。故此仁义其实是内在于人的,即使外在的环境是多么地违反人性,人还是找回良知,变成一个更善良的人。

但是要用甚么方法去找回自己的良知呢?儒家认为良知即是「仁心」,「仁」字由「二」和「人」两个字组成,就是人和人之间情感交流的能力,用儒家的语言叫「感通」。儒家批评别人最严厉的用语是「麻木不仁」--不能感受别人的感受,用今日的语言说便是「欠缺同理心」。有「仁心」,感通别人的感受,人才可能作道德的行为,因为道德行为的对象必然是「他者」(The Other) ;心中有「他者」,才懂得尊重别人(礼),才懂得做该做的事(义),才懂得约束自己(廉),才懂得反省自己(耻)。所以在儒家思想中,与「他者」的情感占了极重要的地位——它是推动我们成长最根源的力量,亦只有建基于真情实感的互动,我们才可以面对人生一个又一个的难关(艰苦我奋进,困乏我多情--钱穆)。

《东方三侠》很完美地阐释了儒的人性观:剧中陈七自小没受适当的「道德教育」,为求生存在江湖打滚多年,变得唯利是图。当她为求赏金不择手段地追查,以至无意中害死一个婴儿时,她心底潜藏的良知令她内疚;冬冬乘她的自我中心态度开始动摇时,向她掷出一个婴儿娃娃,陈七本能地接住那个下堕的「婴儿」免其受伤,冬冬便告诉陈七她下意识的「拯救婴儿」动作证明她良心尚未泯,邀请她一起拯救被「公公」拐带的婴儿。陈七最终答应了,愿意为别人而挑战她最怕的「公公」,一方面固然是为自己赎罪,另一方面亦是由于自己曾身受其害,不愿其他婴儿再受自己曾受的痛苦(推己及人)。

人和人和人之间 沧桑里自有浪漫

青青由于自小被洗脑,感情和记忆受压,心被冰封,身体亦感受不到痛楚,正是「麻木不仁」的最佳写照。然而,她的情感第一次出现,是她「不忍心」杀死逃走的陈七之时--那是良知的初次萌芽。其后「博士」对她的真情慢慢感动了她,她爱上了博士,「感通」之力遂浮现,最终就在她愿意牺牲自己生命救「博士」之际,重遇冬冬,并找回自己失去的记忆,变回一个有血有肉,有自己思想、记忆、身份、主见的真正的人。虽然「博士」最后还是死去,但剧中象征人性之善的花--「素心兰」,却最终在二人感情的灌溉下得以开花--隐喻青青的心终于被唤醒。正是这种建基于真情实感的觉性,让青青能够摆脱「公公」死而不僵的意念控制,获得身与心全然的自由。

莫问一生有风有月有谁伴我 在大地不必各走各路

写了那么多,也只是想表达一个意思: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尽管无数的独裁政权利用它来洗脑,但它本身绝对不是一种洗脑术--它只教我们由尊重自己的真情实感出发,再学习尊重别人的感受,最终达到感通天地宇宙的境界--我们每一个都是独立的人,但却不必在大地上各走各路。

莫问一生 (电影《东方三侠》主题曲)

主唱:梅艳芳 作词:林夕
作曲 + 编曲:罗大佑

谁和谁和谁之间
相识结合了患难
情和情和情的关
辗转里掠过站和站
一曲一折只是我
一转身某一天某一刻的事
一举一动都只是
闲事难事然后变传奇事

人和人和人之间
沧桑里自有浪漫
日复夜复日之间
崎岖夹杂了梦幻
一曲一折只是我
一转身某一天某一刻的事
一举一动都只是
闲事难事然后变传奇事

莫问当初我哀我乐我陪着我
步步惊心我走我的路
莫问今天对天对地我仍是我
在是是非非里举步
莫问他朝到底有没有谁像我
任动地惊天放声笑傲
莫问一生有风有月有谁伴我
在大地不必各走各路

谨以此文回向给唐君毅老师,虽无缘亲身受教,却有幸从其大弟子唐端正老师中得到其儒学的传承。唐君毅老师的遗作《生命存在与心灵境界》还是笔者最常读的一本书,影响笔者至深。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