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活在感恩中──七十岁义工陈玲珊

文:常固    图:佛门网| 2015-11-20
一身轻便打扮的傅太,你猜到她已七十岁吗?一身轻便打扮的傅太,你猜到她已七十岁吗?
每逢周六傅太便会到耀能协会宿舍探望儿子志辉。每逢周六傅太便会到耀能协会宿舍探望儿子志辉。
这棵极具心思的植物是傅太亲自设计的。这棵极具心思的植物是傅太亲自设计的。
志辉表演手语歌《幸福摩天轮》。志辉表演手语歌《幸福摩天轮》。
已故的方心淑博士(中间持花者)为甘迺迪中心创校校长,并在1986年创办香港展能艺术会,对特殊教育贡献良多,被尊称为「复康之母」。穿绿色外套者为傅太(图:甘迺迪中心网站)。已故的方心淑博士(中间持花者)为甘迺迪中心创校校长,并在1986年创办香港展能艺术会,对特殊教育贡献良多,被尊称为「复康之母」。穿绿色外套者为傅太(图:甘迺迪中心网站)。
月历上标示着傅太跟复康巴士接送走读生的时间,逢周三为她的休息日,所以接载完便可回家休息。月历上标示着傅太跟复康巴士接送走读生的时间,逢周三为她的休息日,所以接载完便可回家休息。
傅太领取第六届香港杰出义工奬。傅太领取第六届香港杰出义工奬。

年届七十的陈玲珊女士(傅太),参与过不少义务工作,例如东华三院的「欢乐满东华」、南朗医院的善终服务等等。其中她于香港红十字会甘迺迪中心担任义工更长达三十五年之久。从创校校长方心淑博士到现在,傅太先后经历了五任校长的领导。不久前,在该中心的推荐下,傅太获得第六届香港杰出义工奬。令她持续那么多年默默投入到义工服务,背后的原因是出自一份感恩心。



不抱怨的人生


四十多年前,傅太的儿子志辉出世。与其他婴儿不同的是,志辉将近一岁仍旧不懂转身,也没法坐着。「当时健康院要我带志辉去看医生,两年内看了三次,每次都有一班实习医生围着他,讲着我听不懂的英文,也没有人告诉我怎么做。后来,医生说,志辉是因为我血型(Rh阴性)的原因而出现大脑痉挛,导致部分脑细胞死亡,影响身体机能及活动能力。


「医生解释,假如志辉刚出世时,医院有为他换血的话,那么他的身体机能及活动能力便不受影响。发现志辉出现问题后,医院尝试替他做放筋手术,但是对情况已没起丝毫改善。」回忆这往事时,傅太语气澹然,看不出有任何怨懟。


傅太笑着说:「这已是不能回头的事实。既然儿子是这样,就要照顾他。只能顺其自然,自己能够做多少就做多少。」



从自利开始


当志辉到了适学年龄,傅太为他报读甘迺迪中心。初时,学校只批准志辉试读三个月。试读结果是,「老师觉得志辉的记忆力不差,物理治疗师则认为志辉做运动时不甚合作。」于是又给志辉试读三个月。


但是三个月后,如果不获录取又该怎么办呢?当时傅太心裏盘算着:「假如有两个情况差不多的同学,而其中一个同学的家长会到学校做义工,被校方收录的机会肯定会高一些。」于是,傅太便向甘迺迪中心申请担任义工。傅太自嘲道:「这样的动机似乎有点自私。」


志辉虽然上学了,但是接送他一点也不容易。「那年我们住在香港仔的唐楼,每次接送志辉上学或回家,我都必须抱着他上下五层楼梯。从香港仔搭巴士到中环,再由中环乘搭校车到大口环。」虽然这几句话只是轻轻带过,但其中的辛苦不难想像。



「复康之母」的帮助


直到1985年志辉毕业,傅太替他申请庇护工场及宿舍。不过,好事多磨,他们等了四年仍没音讯。其间,傅太的母亲和志辉时常争执。同时,雪上加霜的是与她同住的弟弟的遗传性精神病复发,种种压力令傅太患上肩周炎。


「甘迺迪中心的方心淑校长知道我的情况,便安排我到麦理浩(复康院)做物理治疗,并要求新生精神康复会为我弟弟提供宿舍。由于我的情况紧急,方校长跟痉挛会磋商,要求尽快安排宿舍给志辉。」在方校长的帮助下,志辉的个案很快得到回应。


不过,办理入舍的手续需时。为让傅太安心治疗肩周炎,方校长更破例安排已毕业的志辉回甘迺迪中心寄宿。对此,傅太表示:「方校长对我的恩惠,我一定要回报。只要学校有需要,我一定会回去帮忙。」对于「复康之母」方校长的报恩心,正是傅太担任义工的动力。



辅助老师教学


傅太在学校裏担当着「助教」角色。「学生的学习能力较弱,部分同学未能明白老师讲授的内容。我会在他们耳边重述老师教授的内容,牵着他们的手,带他们写字和认字,帮助他们学习。」


除此之外,每逢周一至五早上及周日中午,她还负责跟随学校的复康巴士,到新界区接载中心的走读生。「我帮同学扣安全带,有时需要安抚学生的情绪。例如,部分寄宿生于周六、日会回家,与家人共聚天伦。回校上课时,难免舍不得与家人相聚的那种温暖。」


这时,傅太会以「转移同学的注意力」来安抚他们。「我跟他们相处久了,对他们的性格或多或少也了解。我会跟他们聊聊路上的巴士,给他们一点东西拿在手中。或者劝慰他们,哭泣的样子不好看,再递给他们纸巾擦干眼泪,并叮嘱他们车上没设置垃圾桶,用过的纸巾必须带到学校才能丢。这无非是给他们一点心理寄托,转移他们郁闷的情绪。」


傅太引述义工奬评审的问题:「打算在甘迺迪中心帮到甚么时候?」傅太回答:「帮到学校的人手足够为止。」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