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活着与死去之间:‘大体老师’教会我们的事

文:akch    图:采风电影有限公司、陈志汉| 2015-09-30

生命中的因缘际会,如此微妙;很多事情虽解释不了,缘起却必有因。每个人的选择在于一念之间,一个小决定,似乎微不足道,然对某些人来说,是举足左右,便有轻重。一场小小的放映会,短短十五分钟的纪录短片,导演陈志汉(Maso)将大体老师的教学带到电影院──让观众在漆黑与静默中思考生死。

林先生每隔一段时间都到辅大看太太,诉说自己的思念(图:陈志汉)林先生每隔一段时间都到辅大看太太,诉说自己的思念(图:陈志汉)


那场静默的放映会后

「大体老师」是大体解剖学课程对解剖用遗体的称呼。因为这一门课的意义不止于医学教育,更是作为医者该如何看待生死和眼前生命的一个重要成长过程。9月中旬采访了「华语纪录片节2015」的新北市纪录片单元,观看当中一部关于大体解剖学的短片《那个静默的阳光午后》。影片记录了Maso追踪一个学期的大体解剖课程,讲述围绕大体老师林太太、她的家人、解剖课老师和学生的故事。从台湾远道而来的Maso在映后谈和访问中分享他在拍摄过程中的感受:关于生死观、因缘际会,还有医生和病人的关系。

片中的大体老师林太太几年前去世,遗体由台湾辅仁大学医学系保存并用作教学;课程结束后已于今年3月火化。虽然林太太已经不在人世,几年来却一直影响着在生的人:丈夫林先生及女儿、医学院师生、Maso,甚至是放映当晚在场的每一位观众。

导演陈志汉出席《那个静默的阳光午后》映后分享(图:采风)导演陈志汉出席《那个静默的阳光午后》映后分享(图:采风)


一切也归于缘份

「一次跟我妈妈去爬山,发现她竟给我远抛在后面。突然感到妈年纪已经大了,想到生老病死这回事,总有一天她也会离我远去。」后来因为外公病重,目睹母亲面对是否要继续给他治疗的抉择,令Maso再次思考生死。碰巧获邀拍摄大体老师这个题材,对他来说一切也归于缘份,在这样的情况遇上这样的题材,是把自己的经历和思绪重新整理的好机会。

Maso原本不太相信缘份这回事,但拍摄过程中出现太多巧合,令他不得不感慨,会不会是林太太在帮忙。「拍摄的时间不短,每次我想要放弃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事情,让我可以继续下去。」──资金不足时,刚好申请到新北市纪录片节的经费;又出现许多到国外集资的机会,助Maso继续拍摄等等。


生与死的模糊交集

「林太太虽然已经过世很久,她却一直影响着林先生,甚至影响着拍摄中的我 。」Maso认为大体老师跟生命的延续很有关系,明明已经不在人世,但身体却继续影响世界。林太太的生命结束了,却标志着丈夫和女儿之间一个新的开始。纵然痛苦,女儿也想把握机会跟爸爸重新建立关系。而借着遗体捐赠后至解剖课开始前的反复探望,林先生有机会重新面对老伴的离去,从中发现自己对太太的思念,原来超过一直以来所想。

Maso说起他另一部纪录片中的一位病人,三年来只用呼吸器维持生命;最心酸的是他虽然活着,却为家人带来负担。「有点像是在生和死间的交差地带,她犹如还是活着般影响别人。那甚么叫活着?甚么叫死呢?两者之间变得很模糊。」

拍摄前,生死对于Maso来说是对立的;接触这些题材后却打破了很多想法,认为它们只是一个生命的状态:「活着的时候也可以跟死去没有分别;死后却仍然影响着社会──已不是好跟不好的概念了。」虽然近年思考和讨论死亡议题的人多了,Maso认为台湾人对死亡仍很忌讳,有些地方如处理遗体方面,仍是放不开。像林先生和林太太没有任何宗教考虑之下,愿意把遗体捐赠到有需要的地方,这份无私的精神似乎较为少见。所以Maso希望年轻观众也可以思考死亡这个命题,想想生命是甚么、要怎样去活。

如导演所说,如果可以整顿对死亡的思考,才有办法好好面对自己的人生,该怎活?该怎样处理自己与家人的关系?顷刻,鼻头莫名一酸。是甚么驱使自己参与这一场放映?这夜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像走过一段很长的成长旅程。

《那静默的阳光午后》《那静默的阳光午后》


《那个静默的阳光午后》
年份:2014 片长:15分钟 语言:国语、台语对白
第二场放映:5/10 (一) 下午4时  香港太空馆演讲厅
本片是竞逐新北市纪录片奖的短版,导演正在剪辑90分钟的长版。


宣传短片:


华语纪录片节2015网站:http://www.cdf.asia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