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浪漫”的元宵

第296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3-02-20

情窦初开时,总是千方百计地要讨女友欢心。不曾看重的端午节、中秋节、冬至,甚至是泰裔的水灯节,都在我长年大计之中,并“严阵以待”。元宵节,我哪会错过呢?

那年正念着大学先修班,除了挥洒不尽的青春,我不折不扣是个穷光蛋,却爱扮阔佬以讨好小女友。元宵当天,我自家门口剪了一朵红玫瑰,以塑料袋套好,就骑着电单车到二十公里外的小镇赴约。花前月下几番吟风弄月,口唇干涩肚子也饿了,我建议请她吃宵夜,顺道为电单车添汽油,好上归途。

小贩档口的生意好得就像那个碳烧锅一样热乎乎的,皎洁的月光下坐满了一对对热恋中的情侣。我俩只好在那老鼠乱窜的沟渠旁轮候。就在这时,我瞧见不远处一间新开张的西餐厅,挂满了红彤彤的灯笼,情调好得不得了呐!摆阔的毛病又来了,我傲睨万物,说不要与这些有情人一般见识,在这蚊虫飞舞,臭气熏天的地方虚度了浪漫的情人节。

我昂首阔步,推开那道贴着金童玉女卡通的玻璃门,有史以来第一次踏进了设有空调的西餐厅。餐桌上摇曳的烛光闪灼着童话般的浪漫,让我感受到被爱神的箭射中了的滋味,美妙极了!

殊不知,我心惊胆跳的一夜,才掀幕呢!两客鸡扒和两杯柠檬茶就十八令吉(45港币)了,真要命!我暗地里开始慌了。为免出洋相,我借故到洗手间,点算了身上仅有的家当。乖乖不得了,我准备添汽油的两令吉(5港币)也得赔上了呢!

我羞赧地向侍应生改说只要一杯白开水就好了。然后清一清喉头,故作镇定地向女友说今天吃多了蕉柑,肚子发胀,不宜再喝酸性的饮料,却自忖:“宝贝,如果你要多一份冰琪淋,我就得跑步回家了!”(当天她钱包也没带,手拿着玫瑰花就跳上了我的电单车。)

那个“浪漫”的烛光餐,吃得我狼狈不堪。爱神的箭射偏,仅穿了我的口袋。该死的侍应生,怎不事先声明餐厅有抽服务税啊!

在油站,我打开电单车的油箱,说:“六十仙。”油站工人睁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当年一公升汽油仅售九十仙(2.3港币)而已。)“是的,六十仙。卖不卖?”

那一年的元宵,在我老羞成怒中写下了句点。

(后记:皇天不负有心人,我最终赢得美人归,但婚后的元宵节却变得无关痛痒了。我现在只顾着把干瘪了的蕉柑吃完,然后胀着肚子,像蟒蛇一样——倒头大睡。)

(原载何国全《谈情说爱的刀手》)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