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浮图之思──照片是真?是假?从「杏林摄影家」黄贵权谈起

文:陈惠芬 | 2015-01-16

路经铜锣湾,一种强烈的消费氛围覆盖整个身心,眼前手拉行李箱急步横过马路、排长龙搜罗各类器材的游客,乐此不疲地购物,倦了顺势蹲在商铺门前喘息。一条比一般特宽四倍的行人路,绘画出一个诸事配合的消费地域。



展馆内外


越过购物区,步入位于时代广场的Living Room Museum (厅堂博物馆),涌现眼前的却是另一个场景──地上摆设的陶彩圆形椅子,墙壁上展示出黄贵权医生的摄影展「我的60-70年代香港」的一系列黑白作品,展期至二月一日。


场内挤满不同年龄和国借的观众,不约而同的是,大家兴致勃勃谈论那些在照片中玩乐的儿童:他们荡秋千、钭滑梯、摇摇板,到底这些情景是真的,还是刻意营造出来,为什么他们能那样乖乖的在玩乐?


墙上的黑白影像,对于六十年代的人来说是回忆的标志;对于八十后的人来说是发现的机缘;对于七十年代的人来说,感觉则是一份介于追溯和寻找之间的迫切感。


馆外馆内截然不同的氛围,充满着有趣而辨证的题材──照片是真?是假 ?



用摄影来面对生老病死的压力


黄贵权身兼医生和摄影家,他曾自述:「从爱好绘画至摄影,为舒缓医疗工作面对的压力,用摄影来化解面对生老病死的感触。」由六十年代的沙龙摄影至数码时代的摄影,由醉心于花卉大自然至纪实摄影,黄医生四十多年的实践,刚好为钟情于摄影的朋友,展示一条陶冶心灵之路。 是次展览共展出五十张照片,分为六大主题:(1)渔村忆梦,(2)屋邨记影,(3)劳动赞曲,(4)落日抒怀,(5)街头写照,(6)宗教民俗,让观众回到六、七十年代的香港。


去掉现实世界的色彩,黑灼灼的影像总是呈现出某些令人怀念的价值。



从虚假的影像中遇见真实


步出展览馆,观众对于照片中的情景属真属假的闲话,引起我一番思索。 着名画家伯格(John Berger)认为摄影摧毁了影像的永恒性,原因是照片不过是摄影者个人观点的呈现,摄影只是反映社会、文化、与个人之间的互动过程,可是,大多数人仍然迷信照片的真实性。


由于拍摄对象经常处于变化状态,比如:大自然阴晴的交替、人物的表情、事件的瞬间变化、镜头的运用及角度,光影色调的深浅等等。不少有摄影经验的人,由此深明照片的虚幻性,严肃的说,照片是说谎者的化身。


在摄影领域称照片为影像(Image),这命名除了显示照片的虚幻本质,又能超越硬照片的虚幻和局限性。事实上,摄影是科技一族的成员,数码摄影或手机上的软件,提供人们随时美化图像、随处享受变化的乐趣,摄影工作者必须承认照片是因缘转移中的产品,由此并无所谓真假的对立。


联念佛法以「众缘和合」来打破众生对各种事相的执见,又借「以假修真」来提升生命的品质,因为幻象是假、生命本质是真。拍摄行为让摄影者从幻象中发现生命的本质。


在探讨影像的真假值时,摄影既是真实,也是虚幻的载体,从而成为摄影者修习自我、呈现社会现象、启发人生的实践空间。


(附图为黄贵权医生作品)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