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浮图之思:让缅甸行带我觉大地恩情

文:陈惠芬    图:陈惠芬| 2015-05-15

三小时多的航程,抵达仰光机场,已是当地时间早上五时三十分,机场外袭来的摄氏38度气温,令衣衫湿透。

所谓因何远道行?有人为公务、为探亲、为减压、为增广见闻,百种理由引出各式各样的旅行模式。

海拔1,000公尺上的茵莱湖(Inle Lake)

清晨五时三十分,独自漫步在湖畔旅馆的木廊道,回味昨夜由远处传来的诵经声,半圆浑的太阳在眼前渐渐亮起,漫天红光,如阿弥陀佛的无量光,为苦难众生燃亮生命的能量,在光影渐染为一片蓝空之前,骤然想起多年来的愚昧,心中赶快借光减暗。

早餐过后,乘坐机动快艇游览两岸的建筑物:鄂杯乔寺(Nga Phe Kyaung Monastery,一般称作「猫寺」)、五佛寺(Phaung Daw Oo Pagoda)、瑞杨比亚寺(Shwe Yan Pyay Monastery)、瓦玛村(Ywe-Ma Floating Market)、水上市场等。

烈日上空的群鸟,时聚时散的叫声和飞行形态;浮草飘过纵横交错的水道;穿梭在时清时浊湖面上的渔船;两岸竖立的寺院和佛塔;朴实的湖上房屋、市集,缅甸境内第二大淡水湖的种种景观,带来我们领会都市以外的人生价值和生活模式。


风沙暴中的蒲甘佛塔(Bagan Pagodas)

被称为缅甸文化发源地的蒲甘,位于缅甸中部,四千多座佛塔散布区内。抵达时已是黄昏时份,导游小姐趁日落前嘱咐司机直驶向其中一个佛塔,好让我们拍摄一望无际、躺卧在黄昏的古迹景色。

翌日,再游Khay Min Gha佛塔,刚踏出塔时,天色骤黑,眨眼间,一大阵沙粒横扫面来,原来是高温下形成的风沙暴,聚尘成暴的此时此境,让不常被大自然洗礼的我们,来个惊吓场景,大家不约而同感叹说:「无常呀!」导游笑着补充说:「常见呢!」其实,由曼德勒(Mandalay)飞往蒲甘约二十余分钟的航程,为穿越强烈气流,飞机高速前航,形成急遽上升下落的感觉,心想生命如箭在弦上,未知飞向何方?下机后,松一口气之余,大家都说,急速升降的当下惊惧,除了神、佛菩萨,别无他念!


耸立海拔1,102公尺高山崖壁的大金石(Golden Rock Pagoda)

由仰光乘坐六至七个小时的车程,在勃固(Bago)下车转乘无篷卡车四十五分钟上山,才到达大金石区,区内有数间酒店、民宿旅馆、商店和食店。

刚抵步时,远望悬挂在空中的金石,它似倒不倒的形态,确实有种超脱尘嚣的宗教感怀。

入黑后的金石,在照明灯下格外辉煌,不少游人仍在石前留宿、诵经、礼拜、打坐,还在石上贴满金箔,认为可以消除业障。可惜的是接近金石前设有关卡,男的进入前须搜身,而且禁止女性入内。

月夜之中,慢步在山路上,遥望漆黑中一堆光耀,夜风吹拂中的我,为甚么生起似暖似凉的感觉?


回家了!

古时贤人智士、高僧大德的云游风范,意味的是甚么?现代人的旅游态度又是甚么?

多次的旅游经验,不过是一次借来的时间,让我从惯常的规律中走出来,或从动态的世间行旅中激发心灵,向养育众生的大地回向感恩之情;终于明白,佛在我心不外求的道理,圣严法师的「认清世间一切现象都是无常的事实,就能完成内心世界的真正平安」,隐隐作训!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