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净心之旅

第209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0-09-01

2008年,去了一个从来没想过我会到达的地方。

虽然之前有过一次到斯里兰卡海啸赈灾的经验,但慈济团体要到缅甸赈灾的消息传来时,也难免踌躇了一会。但念头一转,想到“要做不须理由,不做总有借口”时,就豁然放下,把名字呈上去了。

这一趟要去十天,得放下奢侈的生活习惯,以简便的行李上路。就是这种因缘,让我体验到简单生活的美德。白色帆布校鞋,要比名贵的皮鞋,更让我有步步踏实的感觉。

飞机降陆仰光前,从高空俯视,看到仍有一大片稻田还没插秧,心里难免担心农民的生计。后来才知道纳基斯风灾不止摧毁了人命和房屋,随它卷来的海水也把稻田给盐化了,因此有一些农民撒了两次的稻种也长不出幼苗。幸好赈灾团队送来耐咸的稻种,想是带着爱心与关怀,奇迹般的在那受创的土地长了起来。

一些偏僻的农村,需要乘两小时路途颠簸的巴士,再转搭两小时随波荡漾、左摇右摆的船才能到达。下船时团员也难免双脚麻痹又昏陀陀,但一感染到农民热情的迎接,疲惫的细胞又活跃了起来。真所谓甘愿做,欢喜受啊!

大部分的农民居住在浩瀚如汪洋的稻海中,唯一的水路交通不方便,村民因此甚少出镇。医疗保健也就显得困难重重,而全赖于传统古方草药。一些皮外伤因没得到适当的治疗,而糜烂了。

随队访视农户时,发现不少体格瘦小的农民因偏好吃咸的食物,而患上高血压和中风的疾病。其实,很多时候,他们穷得只有盐巴饭而已。医疗队里的钟师姑(退休护士)马上召集所有在场的村民,苦口婆心地向他们讲解正确的饮食之道。预防胜于治疗啊!

深入民间,我深深地感受到农民的纯朴、谦卑和有礼的态度。举例说,当大船与小船在小河擦身而过时,大船的船夫会放慢速度,以免激荡的波浪影响小船的安全。这令我想起我国煞气腾腾、拿刀拿枪的路霸,不禁感慨万千。

农民分工合作,把邻里间的互助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们赤着脚踩在泥巴里,顶着大太阳,毫无怨言地耕耘。他们所收到的稻种和肥料,都会分给那些因被遗漏而没有收到发放的农民。分享,这不是现代人所缺乏的道德观吗?在人性日渐沉沦的今天,纯朴的农民依旧谦卑地实践着这些礼让、耐劳、互助、无私的美德,不禁叫我肃然起敬。

渔夫在河里捕鱼时,妻子悠哉闲哉地唱着歌,划着小船随后待接丰收。不求腰缠万贯,但求爱相随,是多么温馨的画面啊!我眼瞳贪婪地摄住母亲们哺乳的慈爱,孩子们在稻田里追逐,在雨中玩乐的情景。脑海里不禁回味着这些我也曾拥有过的童年。

这里没有电流、自来水供应,也没有电视机及电脑之类的文明产物。村民的生活本就溶入大自然中,呼吸着不经污染的空气。卖了稻米,还清债务,剩余的钱就寄放村长处,全靠信赖。虽然物质匮乏,但他们懂得有则惜福,无则知足的理念,所以心灵上远比我们富足。

透过当地义工的翻译,我问:“这里没有电供,那你们晚上是如何打发的呢?”农民道:“这个地球一半是白天,干活的,另一半是夜晚,休息的时间。我们会在月光下围在一起聊天,教导孩子,互相关怀,分享生活的点滴。” 农民虽没受过教育,却颇有智慧,懂得天伦乐的珍贵。这不是心灵空虚的都市人,拼命追求优渥的物质生活,却夜夜笙歌来麻醉自己时,所缺乏的温情吗?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常接触到末期的癌症病患者,会问他们在剩余的日子里有何期待。得到的回覆不外是只想与家人在一起,多么简单的要求啊!却在我们健壮时忽视了。

希望能以农民们简单就是美的生活观念,作为借镜,提醒自己要克己复礼,珍惜天伦乐的时刻。也感恩那一双双刻苦耐劳的手,为我们地球村种出一锅锅香喷喷的米饭。就如一位年纪轻轻的义工所说:“没到过农村之前,我还误以为家里的饭是那么轻易地从锅里掏出来的。”

除此之外,也要感恩众多的当地义工。有他们的领路、载送、翻译工作,这些关怀与爱心才能传送到农民的心坎里啊!

这一趟到缅甸,表面上是赈灾,其实是让我学习付出,也提升了自己,要懂得时时感恩。

(编按:2008年5月2日,强烈热带气旋「纳吉斯」(Nargis)横扫缅甸,导致缅甸原本六十万吨稻米失收,超过十三万人死亡或失踪、百万人流离失所;但缅甸军政府严格限制外国救灾团体进入,加上国际救援团体转而关注四川震灾,对于原本就贫穷的缅甸灾民来说,可说雪上加霜。经过连番努力,至6月14日,台湾慈济基金会终获当局邀请参与灾区援助及重建工程,是第一个以公文正式核准进入重灾区的外国民间救援组织。资料来源:佛教慈济慈善事业基金会网页http://www2.tzuchi.org.tw/case/2008m1/index.htm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