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净心自在 就在当下--巴利噶辛医生 (Dr. Barry Kerzin)的两小时禅修教室

文:攻玉    图:Tim Liu| 2016-04-10

时局纷乱,人心迷茫,但幸福快乐仍是伸手可触,虽远犹近。

3月30日晚上,佛门网及香港大学佛学研究中心邀请到国际级禅修大师巴利噶辛医生 (Dr. Barry Kerzin,下称Dr. Barry),以《净心自在 就在当下》(Turning Inward in the Present Moment Finding Peace)为讲题,教导我们如何放下对过去与将来的担忧。其实快乐泉源本来尽在掌中,不假外求,就在当下。


一波三折的禅修经验

讲座当晚外面下着细雨,停了又下,下了又停,跟Dr. Barry一开始带领大家修习九节佛风遥相呼应。「举起右手食指,按实左边鼻孔,吸气,然后按右边鼻孔,呼气⋯⋯」我们端坐身子,收摄心神,在他低沉厚实的声线引导下,手指左右挪移,感受气息流动,分别从左、右脉游移交会于脐眼下四指中脉处(藏传佛教认为人体有三大经脉,中脉靠近脊椎,直通头顶,是修习的核心所在;左右二脉则通于人左右鼻孔,沿脑袋直到肚脐附近和中脉会合)。九节佛风是密宗其中一种基础入门的气脉练法,多修习可以清净烦恼,而且可自行控制时间长短,特别适合繁忙都市人。

无论是否佛教徒,禅修二字总是跟我们形影不离。累了,我们去禅修;周末,我们去禅修;人生遇到重大挫折,我们也是去禅修。禅修是为了寻找当下和觉知内在的身心规律。「觉知是向内看的(turning inward),而大多数会选择以禅修一途达到这个目的。」

然而禅修往往是辛苦的,虽然偶尔会得到禅悦,但我们更多的时间都花在打妄想,以及如何顺利回到方法上。「你们可会发觉,禅修的时候,怪事特别容易出现?」Dr. Barry问道,随即分享了一则趣事:他长期在印度达兰萨拉(Dharamsala)的一条村落静修,有一次竟然接连遇到三件怪事,几乎差不多打断他静修。首先,隔壁邻人不知从哪裏找来一辆摩托车,主人每天都开动它修理,引擎声几乎未曾间断;其次,当地居民在使用完油桶后,会把物料拿去回收循环再用。他在村落多年,从未碰过负责回收的人,怎料就在静修期间,那个人来了,在附近不停拍扁油桶,拍打声持续了一个月有多;最后,本来村落最多只有流浪狗,它们来去自如,也不会造成甚么困扰,怎料楼下的邻人收养了一只小狗,到了夜深人静时,小狗害怕村落附近的大型动物,每晚都吠个不停⋯⋯

当Dr. Barry最后顺利完成静修,他总结这次一波三折的经历--顺境时修习,一切都很平淡,因此觉得没甚么大不了的,当逆境到来,才是真正考验我们的功夫。「哀伤、愤怒、嫉妒⋯⋯凡此种种,皆是修行的助缘。只有这样才知道能否为自己带来正面改变。」

「何谓禅修?」Dr. Barry忽然问我们。

「学习变得专注,远离执着。」一位听众回答。

「寻找真如本性。」另一位举手回应。

「了解自己。」后方传来另一把声音。

更多的听众说出自己对禅修的理解。Dr. Barry这时打趣道:「大家都很棒呢,我们可以回家了。」然后整理出他对禅修所下的三项定义--训练心灵健康、培养定力及清净心、内心和外境融和结合。一般人对于培养定力这点着墨较多,但如何跟客境交流也同样重要。「举例说你听一首喜爱的乐曲,陶醉其中,全然不觉时光飞逝,那一刻,你其实已和音乐融合一起。」


禅修、科学共冶一炉

观照科学(Contemplative Science)是近年来比较热门的新兴学科之一,学者对于将东方的佛教修习法门与西方的现代科学研究共冶一炉兴致勃勃。Dr. Barry读医出身,行医多年,更是出家人,自然比谁都更适合讨论这个话题。当年普林斯顿大学及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曾以他为对象,研究长期禅修对脑部的影响。他跟听众分享在磁力共振扫描器裏「被研究」的经历:「像打桩那样嘈吵,然后我要在裏面禅修多个小时。」后来研究显示,长期禅修者脑部的前额叶区比普通人来得要大。「前额叶区(prefrontal cortex)负责掌控高阶认知功能,如理性思考、计画能力等。」而最重要的功能是同理心,因为它是慈悲心的基础。

当Dr. Barry及其他僧侣接受脑波扫描(EEG)时,得出的结果令研究人员起初大惑不解,原因是当他们禅修时,虽然只有短短两秒脑部产生出极强烈的伽玛波(gamma wave)。「他们担心我们是『发羊吊』!但这没可能,我们都安静坐着;后来又猜我们是否禅修时会不自觉咬紧牙关。」经过一轮详细研究,他们不得不接受,那是脑神经元同步一致共振的表现,证明禅修是高度意识的活动。

Dr. Barry 接下来为我们介绍了特里尔社会压力测试(Trier Social Stress Test)及其相关研究发现。研究人员首先将受试者分成两组,分别是接受过修心(Lojong)的训练(最主要是看他们有否禅修)及只受过普通健康教育的训练,然后让受试者站在一千人面前演讲。在压力测试完成后,研究人员取得测试者的血液样本,检测血浆IL-6的浓度。浓度越低,代表免疫系统越好。结果显示,禅修次数的多寡,对免疫系统的健康与否有正面影响。

在藏传佛教中,「自他交换」(Tonglen)是很独特的修行法门,在过程中我们须观想将他人的痛苦吸收,把慈悲喜悦散播给别人。「很多时我们感到痛苦太沉重,难以承担,无法继续下去,那是因为不懂得自他交换的精髓在于转化快乐,施予别人,而不在于累积多少苦受。」龙树菩萨在《中观宝鬘论》中曾言,愿众生随意自在取用他的法身慧命及所拥有的一切,如同众生随意享用地、水、风、火四大那样。「我们在地球上生活,撷取大自然资源,但它们有没有向我们要求回报?」一旦弄清楚这点,对施予及获得自然有更真切的理解。

最后Dr. Barry 以另一节禅修作结。初学者每每苦于无法驱散念头,越抗拒念头生起,所生起的便越多。其实只要放开怀抱,觉知四周事物,既不抗拒,也不接受,自然能找到中道。我们跟随Dr. Barry 的指示嘴巴及双眼微微张开,专心呼吸,徐徐为这个禅悦四溢的晚上划上句号。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