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深刻体会「自我同理」(一)

文:张仕娟 | 2021-09-09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几个月之前的一个经验,让我深刻地体会了甚么是真正的自我同理,我特别在此与爱好正念和非暴力沟通的朋友们分享。

某机构邀请我带领一个网上系列课程,课程开始之前,我们的洽谈过程,都是很轻松、亲切、不拘形式的,课程前我也没有收到甚么官方条文,只清楚被告知这是一个推广正念和非暴力沟通的网上课程,课堂会被录影,将来还会剪辑上载至YouTube ,也知道每堂课只六十分钟,课程模式以单向为主。

这跟我一向带领的双向、体验式的工作坊有分别。我清晰理解这是一项挑战,于是我用心预备,还特意邀请了两位战友上场,其中一位担当我的「助教」,在课堂与我进行角色扮演,以帮助学员更深入理解和学习非暴力沟通。

第一课完结时,「助教」喜气洋洋地致电我说:「恭喜,恭喜!课堂很成功呀⋯⋯」我也自觉这是很不错的一堂课呢!

第二天下午,我却收到由主办机构寄来的电邮,电邮内容是说他们整合了他们内部的意见,逐点列出希望我能作出调整的地方。我当下对此信的产生判断 : 它非常「官腔」,跟之前的友善、亲切的沟通,有着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信中列了几点建议,却没有提及任何欣赏和肯定。我感到冰冷、错愕、难受。我慢慢呼吸,以平静内心。为免陷入个人偏见,我转发了电邮给我的「助教」,聆听他对此电邮的意见。我们谈后,我内心仍感不舒服!

我知道自己不会随便起反应,跟人倾谈后仍感觉强烈的话,说明一定碰触了更深层的甚么东西了。于是,我停下来,进一步探索。我再仔细阅读电邮内容,探索触发点。发现是因为「落差」。

第一个落差是亲切的沟通,忽然变得「官腔」且冷冰冰;第二个落差是我觉得美好的课堂,对方不但没表达认同、肯定和欣赏,反而提出调整建议,让我感觉有「弹」无「赞」。

以往,面对这种情况,我往往会选择沉默。然而,此刻内裏非常强烈渴想表达自我。于是,我容许自己顺应内心的推动,选择表达内心。同时,想到下星期便要上第二堂课了,如果不早点与对方倾谈,恐怕出现相同问题。

基于时间紧迫,我决定打电话跟对方倾谈。

我非常有意识地使用语言,尽量表达观察、感受和需要。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自己是多么渴望公道,多么渴望全面地被看见。既然人家没有看见我的全部,我便要为自己表达,为自己发声。我也要学习信任自己,多一点自信。多年来,得到那么多人对我带领工作坊的肯定,我要接收下来。

今天,我要突破自己,学习自我肯定,把做得好的部份说出来,彰显它们,命名它们,不忽视、不否定它们。我练习观察,画下了一个饼形统计图,看看哪些我自己感到称心满意的,哪些是对方想要而我未能满足他们的。客观地看到这不是好与不好的问题,而是适合与不适合的问题。

帮自己发声,容许自我表达,我认为是自我同理的重要一步。

作者 - 张仕娟
梅村正念学院正念导师培训毕业生。2001年起追随一行禅师修习,翌年起将正念渗透于教学之中,十多年来与老师、学生、父母、社工、政府机构员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创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悦父母’共修小组。著有《水里浪花》、《幸福学校的酵母:学生心灵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硕士论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帮助父母与子女相处?》。专栏名称:【正念父母】。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