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心经即是巴哈-Ads

温情,还在

第272期明觉   文:传灯法师| 2012-03-21
有一年,我在某间寺院挂单,寺里有位信众患了末期癌症,住进了安宁疗护中心。我陪同师父前去探望。天气一如往常的湿冷,病房内浓浓的药味,混夹着绝望的气息,让人不由自主地打冷颤。
 
疗养中心的病人不多,虽然是由巫裔人士营运,但病患中也有华人和印度人。走到该信众的床边,他侧着面痀偻地躺着,瘦骨嶙峋,气若游丝。向他问好,他望了一眼,便别过头去,没有回应,态度很冷漠。
 
听说,他擅长园艺,曾在寺里住过一段时间,后来病了,就回家医治。他五十出头,未婚,甚少跟家人联系,孤伶伶一人,和寺里的信众也不多往来,人缘非常淡薄。探望他的人,提醒他要求生净土,他却不理睬,甚至嗤之以鼻。他的情绪很反覆,很多时充满怨愤,起初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慢慢才了解,他怨恨家人平日没有给予关爱,怨愤寺院在他病后不予照顾。
 
当初,见他孤身一人,为了餬口,经常要找工作,反正寺里需要人整理花草,师父就让他试试。可是他常不服从安排,也不听大众劝谏,一贯我行我素,当然更不会反省。
 
当满心充塞着怨与恨时,莫说一心念佛,就连生点善念也难。
 
死到临头了,师父们知道他的情况不乐观,不想他抱恨而终,悯念他曾在寺里帮忙,决定把他接回寺去照顾。听到这消息,他若有所思,默默点头答应。在我们的乡俗,死,最有福是能死在家里。
 
从疗护中心到寺院,足足五个小时车程,为免途中出现状况,师父请医护人员做足准备,并一路陪伴护送,还悉心安排了较幽静的房间,全日有人轮替照料。除了念佛,也在他耳边说关怀、感谢的话,提醒他要放下一切,要把握自己。但看来他无法放开,他对亲人不来探望、照顾一直耿耿于怀。
 
回到寺里第三天,他便郁郁往生了。我们围着床边助念,大家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压迫感,即使深深呼吸,依然快要窒息,无论怎么使劲,脑袋就是不听使唤地昏沉,很难提起精神去念佛,或生起爱心给他祝福。
 
师父很慈悲,亲自替他净身,然后换上海青。他皮包骨的,像一具骷髅,四肢僵硬,口微微张着,脸上的肌肉有点扭曲。师父小心翼翼地帮他穿海青、穿鞋子,一面说法,一面轻声安抚:「来,放轻松,乖,听话……很好。」
 
人走了,仍然带着对家人的怨愤。或许,还有挂念。
 
他有个心愿,希望走后能有一堂佛事,希望骨灰能撒到大海,他悉心留下一笔款项,足够所需开支。一生很少细心计划过生活的他,也许这是最后最大的铺排。
 
最终,他的家人出席了丧礼。那一刻,不知他会否感受到一点温情?
 
一直以为没人关心,原来那份情一直存在。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