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沧海遗珠——海幢寺僧人诗歌(一)

文:郑运兰 | 2020-07-07
图一:康熙五年(1666)铸造的幽冥钟图一:康熙五年(1666)铸造的幽冥钟
图二:康熙十四年(1675)铸造的铁钟图二:康熙十四年(1675)铸造的铁钟

僧人诗歌一方面是寓托佛理、宣教弘法的工具,另一方面是抒情的文学创作,历代僧人在其驻锡寺院中留下不少诗歌,从中可窥探当时佛教、文学、历史、文化、地域、政治的背景,具有一定的历史及艺术价值。本文以寺院诗歌为主题,冀从文学角度为读者介绍佛教历史及思潮。笔者去年底参加广州马拉松,顺道参观了隐藏在海幢公园内充满诗意的园林寺院海幢寺。

海幢寺的沿革

海幢寺位处广州海珠区同福中路,于明末清初由私人园林改建,它没有悠久的历史,在佛教史上也没有特殊的地位,为何至今仍能与光孝、华林、大佛、长寿并称广州佛教「五大名刹」[1]?主要原因是这所亦园亦寺的佛寺,曾是清代诗僧文人雅集之地,着名诗僧辈出,形成了「海幢寺诗派」。

海幢寺在五代南汉(907-971)时期,原址曾经是皇家园林,建有千秋寺。后来渐渐荒芜,变成民居。明代末年,有商人购地用作私人花园,后来捐赠出来由光牟、池月两位法师改建为海幢寺,以《华严经》善财童子参学的善知识之一,海幢比丘命名。[2]清初顺治间由曹洞宗第三十三祖道独禅师(1599-1661)住持。

寺院最初规模并不大,在清代迅速发展成广州最大的园林,并享广州「四大丛林」之冠的美誉,是与清初三藩王之一的平南王尚可喜(1604-1676)广州屠城血泪史有关。

图三:康熙十五年(1676)铸造的铁钟图三:康熙十五年(1676)铸造的铁钟

清初的广州屠城

明清交迭,鼎革之变,广州遭到屠城的浩劫。甲申年(1644)三月明崇祯帝自缢身亡,五月清兵入京,开展清朝顺治纪年,时广东未被清朝攻陷,[3]抗清活动南移至福建。清顺治三年(1646)十月,明代桂王朱由榔在广东肇庆建立永历政权。[4]清兵多次围剽岭南,围新会城数月,令城中粮尽,出现「屠居人以食」[5] 惨况。顺治四年(1647)五月因大水患,清兵在海珠寺筑炮台,还击民间反清顺德余龙船队。[6] 翌年清兵四月杀戮广州无辜百姓数千人。[7] 顺治七年(1650)春二月,清廷派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继茂率军南下,兵围广州九个月后,十一月初二,将广州城攻破。进城之后,十二月朔二日下令屠城十日,七十万人被杀,民居遂空。[8]

可能由于杀戮太多,尚可喜于清康熙五年(1666),竖立幽冥钟(见图一),超度亡魂,又购入寺旁田地,兴建大雄宝殿,其后十年陆续购地扩建,现时寺内仍保存康熙年间铸造的铁钟(见图二、图三)。

图四:天王殿石围栏上诗句图四:天王殿石围栏上诗句

海幢寺的八十年变迁

民国初年,军阀独霸河南,将海幢寺南北两旁的土地,分割出来建成南华路、同福路,寺院面积大幅缩减,部分土地落入私人名义,例如民国五年(1916)陆如磋将一幅土地捐给红十字会,原是海幢寺普同塔的旧址范围。[9]民国十七年(1928),海幢寺被没收并改为河南公园,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改称「海幢公园」。1993年,海幢寺恢复宗教活动,重修大雄宝殿,天王殿外石围栏刻上清代海幢寺僧人的诗歌(见图四),增添文化氛围。2006年,占地1.9公顷的海幢公园归还海幢寺管理,历经沧桑的海幢寺终于可复归八十年前的佛教原貌。(见图五)

现时从香港坐高铁不用一小时便扺达广州南站,乘站内连接的二号线地铁,到市二宫站,沿同福东路出口往前走,会发觉这区仍保留不少旧式骑楼建筑、售卖羊城点心、粥面的民生老店。笔者向街坊问路海幢寺的位置,他们不约而同回答红十字会医院,过了医院便见到一座崭新的五层高念佛堂及北门入口。(见图七—图十)

图五:园内法会图五:园内法会

海幢寺的诗僧与诗派

清初,海幢寺已是诗僧文会之地,自成诗社,诗作之多足以成集,寺内自设经坊,整理、编撰、出版经书及诗文集。「诗僧」是僧人与诗人双重身份的结合体,方外之人,虽栖心禅寂,亦往往留情声韵,或写山水之乐、或怀古咏史、感慨抒情之诗。简言之,凡能诗之僧,皆可谓之诗僧。

明清易代之际,遁入空门的前朝官员和知识分子并不在少数,为甚么汇聚在海幢寺,并形成着名的诗僧团体?这与地域及历代住持有关。广州自明朝初已有赋诗结社之风,《干隆番禺县志》记载广东「文会极盛,乡村俱有社学文会,郎集社学,中大小俱。」[10]先有南园诗社、后有越山诗社、浮邱诗社、诃林净社,清代有粤中诗社、白燕堂诗社等。海幢寺因地域位处城市关系,诗僧并非独处山林隐士,而是活跃于城市,方便接引大众,展现入世关怀。明末清初不少曾在明朝当官、或反清有识之士遁入空门,形成文人雅士凝聚在海幢寺研讨佛经与酬唱。

图六:曾属海幢寺范围的同福路旧式骑楼建筑及红十字会医院图六:曾属海幢寺范围的同福路旧式骑楼建筑及红十字会医院

除了地域因素外,这股尚诗之风与住持天然和尚函昰(1608-1685)有关。函昰是曹洞宗第三十四祖,是道独禅师弟子。函昰曾经住持光孝寺、雷峰寺和海云寺,与天界寺觉浪道盛均活跃江南及及岭南粤东,两人积极参与反清活动,投在其二人门下徒众不乏遗民诗人如方以智、石濓大汕、澹归等,是清初最大影响力及威望的禅师。近代学者饶宗颐教授曾言:

明季遗民遁入空门,一时才俊胜流,翕然趋向,其活动自江南迤及岭南,徒众之盛,实以金陵天界寺觉浪上人一系与番禺海云天然和尚一系最为重镇。[11]

图七:新建五层念佛堂图七:新建五层念佛堂

函昰尚诗,鼓励僧人学习诗文、书画,常引领弟子唱和,他们间中唱和的雅事渐渐被社会关注,在广州地区形成了诗僧群体,函昰忆述在顺治六年(1649):「时缙绅文学并集为莲社。」清代着名文人查慎行(1650-1727)的《海幢寺》诗,描写海幢寺是前朝官员和士人出家之地:

海中衰复振,泒衍自天公。半是逃名客,群称出世雄。[12]

图八:海幢寺北门图八:海幢寺北门

「泒」是河名,反映海幢寺原址近岸。除了海幢寺,由函昰系住持的其他寺院也有诗僧群活动,包括番禺的海云寺、丹霞山的别传寺”、罗浮的华首寺、庐山的归宗寺、栖贤寺、福州的长庆寺,交往酬唱限于曹洞宗同门僧人居多。道独禅师下三世字辈按「函」、「今」、「古」为名,函昰的师弟函可、弟子今无、澹归今释、今覞、今种[13] 、古云、古奘、古电等,在寺内写诗之风历三代师徒,长达二百余年,诗僧群体有近百人之多,在清代岭南形成 「海幢寺诗派」或称「天然和尚诗系」,当中六十二位诗僧的作品收录在《海云禅藻集》。「海幢寺诗派」这名称,最早出现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何桂林给宝筏撰的《莲西诗存》序中,序言同时记述明清朝代更替,满清入关,遗民官员及文人遁入空门,将亡国之音的诗风带进了寺院之中:

图九:海幢寺牌坊图九:海幢寺牌坊
图十:海幢寺山门图十:海幢寺山门
图十一:四百年树龄明末裁种斜叶榕,在海会塔殿与千佛塔旁图十一:四百年树龄明末裁种斜叶榕,在海会塔殿与千佛塔旁

吾粤方外士以诗鸣者,俱本正声,所以古今传诵不绝。大率明季甲申、丙戌之遗老而逃于禅者多,如憨山之有《梦游集》,……悉以海云为宗,海幢为派,由源溯流焉。[14]

海幢寺诗风之盛、作品之多,顺治十三年(1656)遂在寺内自设独立印书坊,刊印诗集及佛教经论着作,最早刻印道独的《华严宝镜》,康熙及雍正年间续刻印函昰《瞎堂诗集》《天然和尚语录》《楞伽心印》、函可《千山诗集》、今无《光宣今集》、澹归今释《遍行堂集》《粤中诗草》、古奘《虚堂诗集》、古云《月鹭集》、晚清鉴传《藏拙堂集》等。[15]描绘海幢寺形象的铜版画、刻书、及僧人诗文集流传海外,部分收藏在欧洲的图书馆内。

图十二:四百年树龄的鹰爪兰图十二:四百年树龄的鹰爪兰
图十三:园内一角的清代文物图十三:园内一角的清代文物
图十四:光绪禁妇女入寺烧香碑图十四:光绪禁妇女入寺烧香碑

三百多年来海幢寺由园变寺、由寺变园、现在又再次由园变寺,见证这段反反覆覆、沧桑历史的,是四百年前明代栽种的斜叶榕及鹰爪兰,和躺在园内一角的康熙年间铁钟、千手观音像碑、光绪年间妇女不准入寺参拜的石碑等(见图十一—图十四)。大自然的生命力比人或建筑更悠久茁壮,难怪清代不少诗人墨客歌咏这株410年树龄的鹰爪兰,如澹归今释(1614-1680)《海幢鹰爪兰做高仲常体》差不多每句都用叠字,颂起来铿锵,语调轻松:

春得长秋得养花,歇人稀成翠幌阴,屯香晴屯凉团团,如盖莫比楼桑桑。
似藤微硬木微软,深不见深浅不浅,疎疎排密密开好,风高为我徐徐来。 [16]

正如礼部侍郎金甡写的《海幢寺》诗,当年的名园俱往已,至今只留下鹰爪兰还生生不息:

香台鹰爪兰,红枝隐虫蚕,名园归净土,遗植留精蓝。[17]


(待续)
 

延伸阅读:
「万象影现中,一轮本无照」──唐代诗僧寒山子(上)

 


[1] 林剑纶、李仲伟:《海幢寺》,广州 :广东人民出版社,2007 年版,第一章第2页及第九章第134页。

[2]东晋·佛驮跋陀罗译:《大方广佛华严经》,《中华大藏经》,北京: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十二册,《入法界品》,卷四十七:“海幢比丘在昔能修习般若波罗蜜,入百万阿僧只劫,了无障碍。”

[3] 清·任果、清·常德:《干隆番禺县志》,卷十八,载故宫博物馆编:《广东府州县志》,长沙:海南出版社,2000年版,第一六八册,《事纪》,第422页。

[4]同上注[3] :《干隆番禺县志》,卷十八 ,《事纪》,第422页。

[5] 清·屈大均:《广东新语》,卷八, 澳门 : 万有书店 ,1967年版,四孝烈条,第145页。

[6] 同上注[3]:《干隆番禺县志》,卷十八,《事纪》,第422页。

[7] 清·成鷲:《纪梦编年》,载北京图书馆编 :《北京图书馆藏珍本年谱丛刊》,北京 :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9年版,第八十四册,第106页。清军李成栋以为居民穿短结盟起义,凡见短襟者,"即弃市"。

[8] 同上注[3] :《干隆番禺县志》,卷十八,《事纪》,第423页。

[9] 同上注[1] :《海幢寺》,第八章,第107页。

[10] 同上注[3] :《干隆番禺县志》,卷十七,第392页。

[11] 饶宗颐:《石濓大汕与澳门禅史序》,载姜伯勤编:《石濂大汕与澳门禅史 : 淸初岭南禅学史硏究初编》,上海 : 学林出版社,1999年版。

[12] 同上注[3] :《干隆番禺县志》,卷十九,《古诗》,第530页。

[13] 清·屈大均(1630-1696),明末清初着名学者、诗人,岭南三大家之第一,在海云寺出家。

[14] 清·何桂林:《莲西诗存》序,载清·释宝筏编:《莲西诗存》,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上册,第2页。

[15] 同上注[1] :《海幢寺》,第四章,第44-47页。

[16] 清·释澹归造,清·释古芾、清·释古踰编:《风流子·挽药地和尚》,《徧行堂集》,《四库禁毁书丛刊》, 集部,四库禁毁书丛刊编纂委员会,北京:北京出版社,2000年版。"淸干隆5年刻本, 上海图书馆藏." 第128册,卷44,第209页。

[17] 同上注[3] :《干隆番禺县志》,卷十九,《古诗》,第530页。

作者 - 郑运兰
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古代文学博士,研究清代天台宗及佛教文学。另持有香港大学佛学硕士、汉文佛典证书、建筑及测量系深造文凭。
2005年起于「香港居士林」、「弘法精舍」、「正念禅修中心」、「志莲净苑文化部」讲课。2013年起为「香港佛教」及「佛门网」撰写佛学专栏。着作收录于The Buddhing Lotus,《佛智禅心》,《明觉文库》等书。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