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汉藏僧衣浅谈(上)

文:侯松蔚    图:侯松蔚| 2014-12-10
李连杰于电影《白蛇传说》饰演法海,在白色底衣上披白色「上衣」(图:美悦时尚网)李连杰于电影《白蛇传说》饰演法海,在白色底衣上披白色「上衣」(图:美悦时尚网)
黎汉持于电视剧《神雕侠侣》饰演一灯大师,在暗黄色底衣上搭白色「上衣」(图:百度贴吧)黎汉持于电视剧《神雕侠侣》饰演一灯大师,在暗黄色底衣上搭白色「上衣」(图:百度贴吧)
内地版《天龙八部》方丈与虚竹父子相认的剧照(图:新浪娱乐)内地版《天龙八部》方丈与虚竹父子相认的剧照(图:新浪娱乐)

早前,笔者撰文介绍藏传佛教的居士衣饰,[1]引起了法友们对僧俗二众法衣及其名称的关注。有见及此,谨尽力尝试介绍汉藏僧服给读者。

一般社会大众,对僧服的印象可能很模糊。萤幕上看到的「僧人」,有的僧服比较逼真,有的则相差较远。例如李连杰于电影《白蛇传说》饰演法海、已故演员黎汉持于电视剧《神雕侠侣》饰演一灯大师,都在底衣上披搭白色的「上衣」;内地数年前拍摄的《天龙八部》中,少林寺高僧穿的橙、绿、紫色「上衣」,均非真正僧服允许使用的颜色。


袈裟不许「正色」

即使不是佛教徒,也许都听说过僧服称为「袈裟」。袈裟为梵文kaṣāya的简略音译,意译「坏色」、「不正色」,盖佛陀规定出家人不能穿着簇新、完整、华美的服饰,故僧衣不能是艳丽的「正色」,而要采用青、黑、木兰(暗赤色、赤黑色)。不过,这些颜色的具体细节,有种种异说。

佛灭后僧团分为若干部派,从那时开始印度佛教已有各别的僧衣颜色传统。《舍利弗问经》、《大比丘三千威仪》卷下等,记载了不同派别所用的不同颜色。

虽然唐‧义净《南海寄归内法传》指出,袈裟其实是赤衣,并非僧服「三衣」的总名,真正的僧衣统称应该是「支伐罗」( cīvara,字义为「衣」),但从古至今一般都以袈裟总称「三衣」。


真正僧衣有三种

三衣,即下衣、上衣、大衣,[2]古时也有依次称作下衣、中衣、上衣等其他习惯,[3]现在普遍使用前者。

佛制不许出家人穿新洁衣饰,只能以施主所施、垃圾堆捡回来或尸体身上没用的破旧衣料,重新缝合。下衣规定以五条布幅缝制,上衣为七条,大衣九条或以上,故又依次名为五衣、七衣、九衣。不过,后世为便利故,都用完整的布料制作僧衣,另外缝上一条条的布幅,象征性地满足「百衲衣」的要求。


汉人对下衣的有趣改良

下衣乃掩盖下半身的裙袍,上身半赤露,供日常活动时穿着。这对于生活在热带地区、无须劳动的僧众当然没问题,但中国天气寒冷(尤其是许多寺院都位处高山),加上汉僧往往要自己耕种食粮、劳动建设,五衣既不保暖又不便工作,故很少使用,而以汉服代替。

除了下身的裤子外,上身分别有于僧舍作息时穿的短褂(形如在家人的短衬衣)、日常于寺内办事的中褂(稍长的袍子,又名罗汉褂)、平时外出的长褂(长袍、长衫)三种。此等衣裤均非佛制准许的僧服,汉传佛教遂于衣领加上横幅的条纹,折衷地当作由碎布缝合而成。


长褂,衣领上有象征碎布缝合的条纹。长、中、短褂有不同颜色,源于不同地区的习惯,没有特别意思。

古印度有以衣袍「偏袒右肩」(只袒露右边肩膀)来表示尊敬对方的习俗,故僧人谒见、供养佛陀或上师时,要露出右肩;但自己成为弟子的礼敬或供养对象时,例如应供、托钵、诵经、出行,僧衣应该覆盖两肩及胸口(称为「通肩」),以保庄严[4]

现今只有南传佛教维持「偏袒右肩」与「通肩」的传统。汉地由于寒冷,平时已穿汉服包裹全身,并不真正「偏袒右肩」,仅以从左肩披搭上衣、大衣来代表;此外并无「通肩」的做法,因为上衣底下早已穿了海青,覆盖了右肩。


上衣和大衣

上衣是法会、布萨(寺院中每半月一次诵戒忏悔)时,沿左肩搭在身上的长布,上面垂直缝制了六条布条,将之分成七格,象征七衣,这些分隔称为「田相」。上衣有咖啡色、红色等。由于汉人崇尚红色,通常法会中领诵及打法器的僧人才穿红色,没特别职务者则披其他颜色。


红色七衣


咖啡色七衣

至于大衣,按文献看来,九条或廿五条布幅等均属于大衣之不同种类,但后世称呼九条的为大衣或九衣,廿五条的称作祖衣。九衣在斋僧等个别场合穿着,祖衣则乃大型法会、授戒、传法(汉传佛教确认某法师为某宗派传人的仪式)或其他隆重场合(如古代觐见皇帝)时所披。祖衣也有咖啡色、红色等,大部份法师都推崇红色;更有的绣上花、龙之类的严饰,名为「千花衣」。


鲜黄色九衣


红色祖衣


法会时如何披衣

法会期间,僧人并非于日常汉服上搭衣,而须先穿着海青在内。「海青」是古时江苏吴中地区对广袖大袍的称呼,后来汉传佛教对「海青」赋以新的解释:如「海」深广而能容万物、波浪自在无碍,「青」出于蓝、代代更胜。这实际上也不是佛制僧衣,只因比日常汉服更庄严而采用。

古人的大袍敞开大大的袖口,佛门中的海青却把袖口的大部份缝合起来,傅说这是因为梁武帝的王后郗氏,不喜欢佛法,某次她命人做了一些猪肉包子,骗宝志禅师师徒进宫用斋。如果他们不吃,就治以逆旨不敬之罪;如果吃了,则羞辱他们犯戒。宝志禅师乃得道高僧,预知郗氏阴谋,事先命徒弟们缝合海青袖口,把馒头预藏袖筒内。入宫应供之时,取出馒头来吃,而把肉包子放进袖筒,避开了两难的局面。


黑色海青

汉传居士参加法会,亦可穿黑色海青,法师则可穿黑色、咖啡色、鲜或暗黄色等;居士若已受五戒或菩萨戒,可于海青上披搭缦衣。缦衣即没有分割的袍衣,沙弥、沙弥尼因未受具足戒,只穿此衣;比丘、比丘尼仅许于无法取得具田相的三衣时,才可暂时以缦衣代替。不过,有谓沙弥、沙弥尼算是「半个」人天福田,故亦授予五衣。


东莲觉苑弘法精舍的法会现场,可见僧众分别穿上咖啡色、鲜黄色或暗黄色的海青,最左边没负责法器者,搭黑色七衣;中央主法者披祖衣(分割较多),其左右两边的法师各有司职,披红色七衣(分割较少);最右边的居士穿黑海青而搭缦衣(没有分割)。

本文只能大概介绍汉传僧服制度,不同的寺院对于三衣颜色、甚么场合穿着,可能有少许不同。例如个别寺院要求僧人平时也要搭衣,或于用斋时披七衣;多数寺院布萨时穿七衣,有的却没硬性规定,有的则披九衣。当然这些均属个别例子,《佛光大辞典》、《中华佛教百科全书》皆载布萨时穿的是七衣。


僧服提高僧团的庄严纪律

僧服之所以有那么多要求,都是为了让出家人有别于在家人和外道,提高僧团的庄严与纪律,塑造简朴的清修风气。《大乘本生心地观经》谓袈裟有十种利益︰

一者、能覆其身,远离羞耻,具足惭愧,修行善法;

二者、远离寒热及以蚊虻恶兽毒虫,安隐修道;

三者、现沙门出家相貌,见者欢喜,远离邪心;

四者、袈裟即是人天宝幢之相,尊重敬礼,得生梵天;

五者、着袈裟时,生宝幢想,能灭众罪,生诸福德;

六者、本制袈裟染令坏色,离五欲想,不生贪爱;

七者、袈裟是佛净衣,永断烦恼,作良田故;

八者、身着袈裟,罪业消除,十善业道念念增长;

九者、袈裟犹如良田,能善增长菩萨道故;

十者、袈裟犹如甲胄,烦恼毒箭不能害故。

律制规定僧人三衣不能离身,但现代为方便日常工作,多数僧人只会于法会时披衣,僧衣仅置于自己附近;平时出门虽然只穿长褂,但也会随身带备上衣(通常不带大衣,因为应用机会较少,且不方便)。

无论如何,我们要明白,古代热带地区的习惯,一定不能完全应用于后世的汉地。汉传佛教对僧服的改良,都是为了让僧众更好地处理法务,而佛陀本身也允许弟子因应情况调适律仪,故绝对不能批评汉人擅改佛制。

不仅汉传佛教,藏传佛教也针对其独特环境而对僧服进行了改造,下期介绍。

※ 承蒙东莲觉苑弘法精舍当家观如法师、知客智愍法师,提供本文部份资料,特此鸣谢。



[1] 〈从旺角「密宗上师」谈到藏传佛教的法衣〉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2637

[2]北宋‧道诚《释氏要览》:法衣有三也:一僧伽梨(即大衣也),二郁多罗僧(即七条也),三安陀会(即五条也)……《慧上菩萨经》云:「五条名中着衣,七条名上衣,大衣名众集时衣」……

三衣之名,无正翻译,皆从人强名之也。谓见安陀会有五幅,便唤作五条;见郁多罗僧有七幅,便呼为七条,见大衣条数多,故名杂碎衣也。

夫大衣者,三衣中主,最为殊胜故。若从用名,入王宫时、入聚落时衣也。
七条名中价衣,谓不贵大衣、不贱五条故。若从用名,入众衣也。
五条名下衣,谓在七条下故。若从用名,园中行道,杂作衣也。

[3] 明‧杨卓《佛学次第统编》:比丘应具三衣,即袈裟也。袈裟者,以布切细长条横缝合成,由其所切之条数而分种种。
一、安陀会衣 为五条之袈裟,名下衣,平常着之。
二、郁多罗僧衣 为七条之袈裟,名中衣,在寺内之众中为礼诵斋讲着之。
三、僧伽梨衣 为九条乃至二十五条之袈裟,名上衣,为出外时及其他严仪之时着之。

[4] 《舍利弗问经》︰舍利弗言︰云何于训戒中,令弟子偏袒右肩,又为迦叶村人说城喻经云:我诸弟子当正被袈裟,俱覆两肩勿露肌肉,使上下齐平,现福田相,行步庠序。又言,勿现胸臆。于此二言云何奉持?

佛言:修供养时,应须偏袒,以便作事;作福田时,应覆两肩,现田文相……云何作福田时?国王请食、入里乞食、坐禅诵经、巡行树下,人见端严,有可观也。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