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渐渐失去光明的她,投入制作粤语点字佛经,为视障人士打开一扇窗,提供学佛方便法门

文:说柏    图:Alex Leung| 2020-07-06
宝如感恩失明人佛教会给予机会,让她参与点字佛经工作,并负责指导视障人士使用智能手机,她笑言在这裏工作,较以往更精进。宝如感恩失明人佛教会给予机会,让她参与点字佛经工作,并负责指导视障人士使用智能手机,她笑言在这裏工作,较以往更精进。

日本电影《字裏人间》,讲述主角花了逾十年时间,全情专注编纂一本辞典,如何一生做好一件事,将语言及文化传承下去。

香港失明人佛教会的视障职员宝如,有点像电影中的主角。她在会内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负责率义工制作粤语点字[1]佛经,免费提供予视障人士阅读。这跟编纂辞典一样,同是一项浩瀚工程。

宝如专注编纂点字佛经,工作虽漫长,意义却非凡。宝如专注编纂点字佛经,工作虽漫长,意义却非凡。

点字佛经 制作过程一丝不苟

三年多前加入失明人佛教会的宝如,每星期都联同一班义工合力编纂粤语点字佛经。到访当天,他们正忙于制作《大智度论》。究竟如何将佛经翻译成视障人士阅读的点字版本呢?

宝如娓娓道来制作粤语点字佛经的过程:「首先我们会请义工读诵所需经文,录制成为声音档案,同时我把经文的文字,透过电脑软件变作点字。其后我会读诵出来,健视义工校对我读诵的内容,跟经书原文有否出入。同时另一名视障义工负责聆听,校对录音档的咬字发音是否准确。我们均须校对多次,务求准确无误!我们还会记下读错的句子,再请义工重新灌录!」

单看以上描述,已知整个粤语点字佛经的制作过程殊不简单。宝如说:「自三年前开始制作《大智度论》,它合共五册,现在差不多完成了第一册(共二十卷)的一半吧!」宝如说得轻描淡写,背后却代表着她跟一众义工披星戴月的专注和投入。「制作点字佛经,需要时刻保持专注,留意佛经中每一处内容。除了文字,就连标点和格式,也必须跟足佛经原来的版本!」

有时候,当大家发现某个词语的发音有疑问时,众人会尽力查证;若仍解决不来,会向法师请示。所以当问到他们何时会完成第一册时,宝如表示很难预计,或因人手问题,或因翻译的难度,都会影响进度。早前更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他们的工作一度停顿数月,至早前疫情稍为缓和后才开始「加倍复工」。

疫情缓和后,宝如跟义工已开始「复工」制作点字佛经。众人工作期间须戴上口罩,座位之间也保持适当距离。疫情缓和后,宝如跟义工已开始「复工」制作点字佛经。众人工作期间须戴上口罩,座位之间也保持适当距离。

欣喜助人方便学佛 感恩义工团队付出

每完成一本点字佛经,失明人佛教会同时会将录音档案制作成光碟,随经书附送,亦会在他们的热线二十四小时免费播放,让更多不便出门的人也能闻法。这三年来,宝如曾参与制作《千手千眼大悲忏法》、《金山御制梁皇宝忏》及《仁王护国般若波罗蜜多经》等等多部的点字版佛经。她坦言工作虽漫长,但意义重大。「完成一部点字佛经,令失明及视障的人也可接触佛法,满足感很大!」

事实上,佛经有长有短,视障人士不能单靠听经来闻法。点字佛经可让他们借触觉更深入经文,对学佛很有帮助,这功德确实很大,宝如却谦称只是尽己所能,同时将功劳归于一众义工。「他们愿意无条件付出,制作点字佛经时非常专注及认真,也和我分享对佛经的体会,教我获益良多。」

失明人佛教会已完成了多本点字佛经,供有需要人士免费索取,并附粤语录音档案光碟。现时他们正努力制作《大智度论》第一册的点字佛经版本。失明人佛教会已完成了多本点字佛经,供有需要人士免费索取,并附粤语录音档案光碟。现时他们正努力制作《大智度论》第一册的点字佛经版本。

指导失明人学用智能手机 与外界沟通

点字佛经以外,教导视障人士使用智能手机,也是宝如在失明人佛教会另一项工作。尤其当今数码通讯无障碍,失明的朋友,同样需要学习新科技事物来跟外界沟通。「现时智能手机的功能已很齐全,对我们视障人士来说,只要记熟一些手势来控制手机,配合内置的voice over(旁白)功能,便能以手机上网,以至跟朋友Whatsapp聊天!」

然而,失明人佛教会的视障会员一般年纪较大,宝如表示在教导他们学习智能手机时,必须更专注及更有耐性;制作点字佛经的训练,相信对她帮助甚大。「智能手机,对不少长者来说是新事物。有时他们未必一下子明我所讲的内容,便得重覆说多几次,不能心急。同时要引导他们如何透过触感去认识自己的智能手机。」

在宝如悉心教导下,不少年长会员已能得心应手使用智能手机,帮助他们更容易处理生活上大小不同情况。例如早前疫情高峰期,失明人佛教会获善心团体捐赠口罩及衞生物资,他们便第一时间透过Whatsapp群组通知会员如何领取,较以往只能逐个致电联络,自然快捷得多。

教导年长的视障人士使用智能手机,宝如认为最重要是有耐性,千万不能心急(图:香港失明人佛教会)。教导年长的视障人士使用智能手机,宝如认为最重要是有耐性,千万不能心急(图:香港失明人佛教会)。

毋惧疫情影响 积极学习工作

谈到这次新冠病毒疫情,失明人佛教会一切活动亦需暂停,让视障的宝如留在家中工作,全因视障人士主要透过触感跟外界接触,他们会较普通人更容易受感染。

 「Work from home」期间,宝如选择以积极心态去面对——工作上,她趁机整理失明人佛教会多年来的点字佛经馆藏,把它们重新疏理。「这同样是很繁重的工作,以前一直没有时间处理!」生活上,她很高兴能多些时间陪伴家人,还有跟她形影不离的导盲犬「悟拔」(Herbact)。「我一直希望能照顾悟拔好一点,多些陪它玩耍。这段时间,我便常带它往住处附近的山头散步!」刚独立自住的宝如,这阵子更尝试下厨,「在可见的未来,我将会完全失去视力,所以要趁现在好好学习!」

悟拔每天陪宝如上班。当宝如专心工作时,它会乖乖在一旁休息。悟拔每天陪宝如上班。当宝如专心工作时,它会乖乖在一旁休息。

明白因果 体现自利利他

宝如感恩佛教会给予机会,在这数年裏,有幸能接触佛法,明白何谓因果。她笑言在失明人佛教会工作,较以往精进不少。正如她和义工们努力编制点字佛经,今天种下的因,便成明日的果,让更多视障人士也可读经学佛,既能帮助别人,同时令自己不断成长,体现出何谓自利利他的精神。

注:香港失明人佛教会即将于8月15日(星期六)在港岛区举行卖旗筹款活动,诚邀各方护持。他们急需卖旗义工,希望籍着卖旗活动,让更多人认识佛教会的目标与理念,借着佛法的引导,燃亮起智慧心灯,为更多失明人带来内心光明!如有兴趣,随喜致电2361-0801 / 3115-1123查询。

香港失明人佛教会将于下月15日卖旗筹款(图:香港失明人佛教会)。香港失明人佛教会将于下月15日卖旗筹款(图:香港失明人佛教会)。

延伸阅读:

退休工程师患上黄斑点病变,学佛明了因果后,他如何面对身体的变化,并勇往向前改写人生?


[1]点字(凸字)是法国人路易布莱叶(Louis Braille,1809-1852)所发明。三岁已失明的布莱叶,年轻时于盲人学校就读期间,认识了一套军队常用的夜间通讯方法——军人凭触摸不同凸出的点子,代表不同字母,阅读军队发出的最新命令或战况。布莱叶前后花了八年时间,将这套系统加以改良,最终发明了点字,让视障人士也能透过触摸点字来阅读文章,吸收外来资讯及知识,与普通人共享平等的学习权利。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