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浊世中的出尘雪莲──丹津葩默专访

文:攻玉    图:三水| 2015-10-20

她,在雪山苦修十二年,餐风饮露,心如止水,炼就不朽传奇。

她,誓要以女身成佛,鼓舞万千女性上求佛道,精进修行。

诚然是浊世中一朵雪莲,出尘不染,其名为杰尊玛丹津葩默(Jetsunma Tenzin Palmo)。

「佛教女性需要站出来!」这是丹津葩默念兹在兹的一句话。从1973年在香港受具足戒起,到近年出任国际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Women)会长为女性发声,至今已有四十多年。一路走来,五味纷呈,悲喜交集,要为迄今为止的旅程作个总结,恐怕也很难三言两语便说得清楚。单以藏传为例,丹津葩默坦言,过去有不少成果,其中一些也颇教人振奋,即使如此,距离最终目标,还是很远。


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众所周知,藏传佛教按照根本说一切有部(Mūlasarvāstivāda)的戒律传承,当中比丘尼戒早已失传。丹津葩默作为首名受戒者,自然比谁都更清楚情况有多严峻和困难。虽然十七世大宝法王勇敢牵头,为女出家众争取各宗派的支持,收获却往往跟付出不成正比,努力换来的是,更多的误解和漠然置之。

事实上,在南传国家如泰国和斯里兰卡,她们面对同样挑战,反对声音此起彼伏。每当有寺庙授予女众比丘尼戒,官方团体一律大加否认,说寺庙没有严格按戒本传戒云云;此外,比丘尼及比库尼定义之争也是其中一个左右舆论的重点──南传僧团会说,不存在授戒问题,因为南传只有比库尼(bhikkhunī,巴利文),没有比丘尼(bhikṣunī,梵文),比库尼戒一早失传;再者他们认为北传教律衰败,对属大乘产物的比丘尼戒敬谢不敏。凡此种种,均为僧尼的扩展增添变数。「没错过去我们的确有长足发展,路仍然很漫长。」丹津葩默轻吁一口气说道。

左为国际善女人大会前任会长张玉玲教授左为国际善女人大会前任会长张玉玲教授


己欲立而立人  己欲达而达人

庆幸的是在教育方面,形势绝对好一点。世界各地陆续开办专为女性而设的学府,让她们享受到修习佛法的喜悦。此外,下年将历史性再度出现藏族女格西(geshema),那些在喜马拉雅山区孜孜研习佛教经论长达二十年的女众,终于获得学术上的最高认可。「教育是整件事情的关键所在,无法接受教育的女性,又怎会懂得表达她们的声音?」

按照丹津葩默的说法,她们永远只会视自己为次人一等,因为身边传法的都是清一色男众,而男众所受的教育显然高出一等。最近二、三十年,情况有显着改善,随着教育更加普及的关系,女性重拾自信,既能教人,也能自教,颇有「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意味。「出家众积极教导在家众,毕竟很多问题是男众不方便解答的。」她举例,以往男性僧侣教授的时候,她们即使不明白也不敢请教,原因是过于害羞;但现在面对同样身为女性的导师,她们得以放胆去问。


佛法无用功处  只是平常无事

常常有一种感觉,佛学知识遥不可及,是学者及学问僧的园地,一般信众难以亲近。丹津葩默却指,在最早期的巴利文经典中,记载了佛陀成道后魔罗跟他的对话。魔罗说,佛陀既然已证如来智,该当入灭了;佛陀自然说不,因为他还要设立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与优婆夷四众,让正法久住。及至佛八十岁,魔罗又来,说四众已立,当可入灭。佛陀点头,所作已作、所办已办,当下证入涅槃。「两次佛都说四众,而不单独是比丘。修习佛法是众生的事情,不分性别。一直来话语权确实掌握在男众手上,但时至今日,形势不同了,女众是时候加入,协力完成佛陀的本愿。」

政治也好,宗教也好,在位者手握大权,拼死不放,自古有之,可谓千年不衰。丹津葩默认为这些人曲解了佛的本意,太多无关佛法的人和事在扰攘,窒碍佛法的传递和发展。「想想看佛入灭已经多少年了?这是我们所渴求到的最佳机会,可以让四众的声音同时响起。」她又说,东、西方的佛教固然朝着难以预控的方向发展,而且她亦不是甚么能未卜先知的神尼,但也没有丝毫动摇她对事情的信心。

唯一要小心的是,世间对佛教的印象似乎越来越倾向只有正念、禅修两者,轮回、业力、六波罗蜜这些甚少有人提起。「这种想法有点危险,禅修当然是好,但那不是佛教的全部。」她补充,佛陀之所以如此强调僧团,是因为加入后大家不会有后顾之忧,不需再为家庭琐事和口腹奔驰,否则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专心修行?我认同她的担忧──佛法广传是一把双刃剑,没错科技日新月异,大众从不同途径接触大量经教知识,然而能否真正帮助我们修行,而不只是一堆又一堆的文字知见?我们作为佛弟子,如何不让佛教流于表面、肤浅?确是一大挑战。


欢喜信受  发菩提心  当为女身

达赖喇嘛最近接受英国BBC访问时,重提早年他接受一位法国记者的提名,那时他回答,倘若真的会有下一世达赖,那她应该是位女性,而且要够漂亮才能发挥作用。他旧事重提,旋即惹起媒体广泛报道,有的指摘他离经叛道,有的认为他不尊重女性,更有的把他形容成信口开河之辈(去年他曾表明考虑中止转生)⋯⋯

「达赖是否说错话呢?」我问,希望以此作为访问的总结。

「他这个答案确实圆滑。事实上他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事,女性的达赖绝对无法得到其他数以万计男众的认可。就他的立场来说,他当然乐意这样做,但要僧团全面接受,恐怕还有一段长时间。他们未准备好,即使达赖真的转世为女身,他们大可以说找错了,然后再找另外一位灵童。」

最后一句,道破佛教两性问题,要超越的岂止鸿堑。丹津葩默她们,路漫漫其修远兮, 仍须上下而求索!


杰尊玛丹津葩默(Jetsunma Tenzin Palmo)

国际知名藏传比丘尼,曾于喜马拉雅山雪洞修行十二年,其经历载于英国知名记者维琪麦肯基(Vicki Mackenzie)为她撰写的《雪洞》一书;目前藏传佛教噶举派中位阶最高的女性出家众,天龙竹巴噶举的精神领袖授予她杰尊玛(Jetsunma)的称号。此乃藏传佛教赐予修行有成者的最高称谓,一般男性法王常被称为杰尊(Jetsun),而加上玛(-ma)则是女性。

她亦创立道久迦措林尼寺(Dongyu Gatsal Ling Nunnery),是藏传佛教中少见以比丘尼僧团为核心的寺院,担任住持与导师。长期支持及推动国际佛教善女人大会(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Women)并于2013年出任会长。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