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为众生离苦得乐生起责任心 发起他爱心舍弃我爱执

文:格西阿旺洛卓法师 | 2017-09-13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上期我们讲到要思惟众生的痛苦,愿众生离苦的大悲心。宗喀巴大师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说:「以自身思惟离苦,即是出离心;依他人而思惟离苦则是悲心。」所以在修行的过程中,亦可思惟自己的种种痛苦,而发起出离心;亦可思惟众生的种种痛苦,而发起愿众生离苦的大悲心。在进行愿一切众生离苦的大悲心的修行之后,接下来应该修行增上意乐。

增上意乐──为众生离苦得乐生起责任心

所谓增上意乐,就是担负起为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的责任,发起决定性的责任心。这不仅仅只是停留在愿众生离苦得乐的境界,而是将之视为己任。为如母有情获得快乐与快乐的源泉,净除痛苦与痛苦的根源,自己决定性的担负起责任!之前的慈心与悲心的阶段,犹如商家在议价的阶段,此时的增上意乐则是犹如已经达成交易。如宗喀巴大师在《菩提道次第广论》中提到,为何在这之间需要修行增上意乐呢?仅限于愿众生离苦得乐的慈心或悲心,声闻二乘也会有此想法;然而,为众生成就快乐断除痛苦,肩负担当的责任心,非大乘者不具。因此,应该修行勇于承担的殊胜之增上意乐。譬如有个天真可爱的孩子,不小心掉进肮脏的粪坑,母亲或亲戚朋友见状大喊大叫,焦急万分却无能为力。孩儿的父亲见之,则毫不犹豫的跳进粪坑,将孩儿救出。这众生轮回的三界,犹如肮脏的粪坑,而轮回中的众生,则犹如掉进粪坑的孩儿;见众生痛苦重重而不尽悲心的声闻二乘,则犹如见儿掉进粪坑而悲哀万分的母亲或亲戚朋友;跳进粪坑解救孩儿的父亲,则犹如勇于担当的大乘菩萨。这就是发菩提心需要修行增上意乐的关键所在。

因果七诀的发心,讲到这裏,也就是最后修行发心的部分了,之前的六个部分是因,而这个发心的修行是属于果。如果没有之前的修行,就难以进入菩提心的修行,所以应该循序渐进的思惟。在增上意乐的修行中,主旨在于为众生离苦得乐生起责任心,既然有了这个责任心,就要有能力承担这个责任。然而,别说我们没有这样的能力,就连声闻阿罗汉已经断除了轮回的痛苦,获得了个人的解脱,也没有能力可以度众生离苦得乐;还有大乘登地菩萨们慈悲万千,亦难以具备这样的能力!那么,谁才是真正具备这样的能力呢?

唯有获得究竟菩提果位的佛陀,才具备了度众生离苦得乐的能力。佛陀已经获得了一切遍智,具备了任运无碍的大悲心,明了一切众生的根性与思维,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引导不同的对像。唯有获得究竟菩提果位,才能真正做到负此责任的能力。就如弥勒菩萨在《现观庄严论》中所说:「发心为利他,欲求正菩提。」既然发心要利益众生离苦得乐,就必须求证究竟菩提果位,别无他法。因此,菩提心的修行者,应该将一切修行的主旨都要归纳于此。

实践观修  提高菩提心的修行

在认识了发菩提心的基本概念之后,进行实践观修的过程中,首先思惟为了使一切如母有情离苦得乐,尽早获得圆满的菩提果位;祈请上师本尊给予加持!然后于自己的头顶观想莲花座,座中安住佛尊(这个环节中受过灌顶的修行者,自然可以观想上师或本尊,并观其与自己融为一体)。观佛尊逐渐融入自身,观自身化为佛身,于佛身散发出五彩的甘露光芒,如此无尽的光芒,触及焚热地狱的有情而解除其焚热的痛苦;触及寒冷地狱的有情而解除其寒冷的痛苦;触及饿鬼界的有情而解除其饥渴的痛苦;触及畜生道的有情而解除其愚昧的痛苦;无论触及任何受痛苦缠绕的有情,都能解除其无尽的痛苦!观想由遍及虚空的光芒,清净一切有情的痛苦与业障,一切众生都成就佛身,化一切众生所处的环境为净土。上师在讲到自身化为佛身的这个环节时说,虽然我们此时还没有证到佛身,但是,我们可以想像将来我们最终能够获得的佛身,因为一切众生都具有如来藏,最终都能获得佛身。所以,可以观想自身化为自己的未来佛身,以此观修利益众生。如此恒时修行,以求提高菩提心的修行,由策励精进的修行,逐步进入缘一切有情生起任运无碍的菩提心。

自他相换──对他人生起珍爱心,舍弃对自己的我爱执

以上介绍的是,由弥勒菩萨传无着菩萨的因果七诀发心的修行传承。接下来我们再介绍,由文殊菩萨传龙树菩萨与寂天菩萨等,以自他相换为因的发心修行。所谓自他相换的修行并非把自己当作他人,把他人当作自己来观修;亦不是将他人的手脚眼鼻等等当作自己的来观修。而是将对自己的自爱执与对他人的舍弃心互换位置,对他人生起珍爱心,舍弃对自己的我爱执。认识我爱执的过患,对治我爱执,以遮止一味自我为主的心态;认识关爱他人的功德,擯除对他人漠不关心的心念,为解除他人的痛苦而发起菩提心!这样的自他相换之修行,亦必须首先修行平等心、知母、念恩、报恩先行,以殊胜的念恩为基础,然后再进入自他相换的修行。

由于受我执无明的蒙蔽,我们往往是对他人的痛苦,事不关己,不闻不问;只会在乎自己或家人朋友等,其他人的痛苦或其他人的事情,我们不会关心,亦无意过问。感觉上有一个与生俱来的意识,认为那是他人的事情,与我无关。宗喀巴大师在《广论》中讲到,如果认为他人的痛苦于我无害,我无需为此操心费神,那么老年生活中的痛苦,也于今天年轻时光的我们无害呀!我们何必为了避免老年生活中的痛苦而努力工作、积累财富呢?同样脚的伤对于手亦没有甚么关系呀?难道手也不必要去救治脚伤吗?如果认为青年与老年,同为一个人的相续,手与脚也是同为一个聚合体的支分,二者之间有关联,我与他则毫无关系。那么老年与青年,手与脚也不过是依靠诸多刹那或诸多的支分而安立,根本不是独立存在的事物。所谓自己的「我」与他人的「我」亦不过是依靠相续或聚合而安立,并没有自性成立。

我的概念是相对于其他人而成立,他人的概念也是相对于我而成立。所以,寂天菩萨在《集学论》中说:「自且不成自,观谁而成他。」以佛教的中观理论来讲,没有一个不依靠任何条件而自性存在的事物。意识上只所以会有我与我的、他与他的,这样各自耽着,归根结底,就是在我执无明的主导下,形成了自爱执与舍弃他的心态。《广论》中亦讲到,修行此心(自他相换之心)有二障碍,自己与他人的快乐或痛苦的所依──我与他,就像蓝色与黄色一般,各自分别而执。以此认为,这是我的快乐,我应该追求;这是我的痛苦,我应该解除;这是他人的痛苦或快乐,与我无关,所以就舍弃。实际上我与他并非各自自性成立,而是相互依存,相互观待的关系。譬如,依此山而产生对面的山为彼山的概念;同样,当你来到对面的山头时,回头望刚才的山头,它又成为彼山。所以此与彼,是由此安立彼,同样也是由彼安立此的概念,只是一个相互观待的关系。

以感恩的心态,面对自己周围的人

同样自己与他人的概念也是一个道理,依他人而安立自己,依自己而安立他人;如果没有「自己」这个概念也就不会产生「他人」这个概念,没有「他人」又依甚么来成立「自己」呢?仔细思惟,自己与他人各自分别耽着的始作俑者——我执,它与我爱执虽然是两个分别心,但两者所执着的情形是相同的。我们所珍爱的「我」往往就是一个不依靠任何内因外缘,而自性成立的「我」,就是为了这样一个虚无欺诳之「我」,我们在区分你与我,愚昧的为了个人利益而伤害他人,不断的造作恶业。所以,以自他相换的方式发起菩提心,需要通达空性的说法,要点就在于需要对治我爱执,只有对空性的意义进入甚深的思惟,达到对治我爱执的实际境界,才有可能真正做到自他相换,这样的发心是极其稳固迅猛的发心,亦就是慧根者的发心。思惟我爱执造成的过患:一切众生都希望自己得到快乐,不愿受到痛苦的愿望是相同的,然而却不懂怎样去获得快乐,不愿受到痛苦,却又不知如何去断除痛苦!总是在不断的造作痛苦的因。因为我爱执的作用下,面对比自己优异的人就生起嫉妒;面对比自己弱的人就会产生歧视;遇上与自己相当的人,又会产生竞争的心态。一切贪嗔痴都由我爱执引发,由此造作种种恶业。

在现实生活中,一个只顾自己的人,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总是会以自己为主,不会考虑他人的感受。这样的人在社会中,不会有人愿意交往,在家庭中也难以和睦相处,只能生活在无尽的烦恼中。这些都是对自己偏执自私,对他人则舍弃无视,不懂得珍惜他人,不会换一个位置来考虑问题的过患。就日常生活当中的情况来讲,我们都生活在一个相互依赖的世界中,我们吃的食物来源于多少人的辛勤劳作,才成为我们口中的的食物?我们所穿的衣服经过多少人的辛勤工作,才能成为我们的穿衣?我们所住的房子也是经过多少人的辛苦建筑,才能让我们安居?诸如此类,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依赖于他人,才有可能安居乐业。也许会认为我的衣食房屋,是我自己辛苦赚钱,花钱买下它的呀!凭甚么我要感恩他人呢?好的,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没有农民的播种劳动,哪来的粮食,你能吃钞票吗?同样没有纺织工人的纺织,没有建筑工人的建设,你我都不可能身穿钞票睡在野外说:「咱们有钱,甚么都不在乎!」所以说在日常生活中,大家都应该感恩他人给予自己的恩德,以感恩的心态,面对自己周围的人,快乐亦会伴随着你!

因此,思惟无尽轮回中,如母众生的恩德,更应该发起他爱心,舍弃我爱执。回过头来,思惟珍爱他人的功德:一个人如果珍爱他人,就不会去伤害无辜的生命,就不会造作杀生的恶业;不会去盗窃他人的财物,就不会造作不与取的恶业;不会去做奸淫的行为,就不会造作奸淫的恶业;不会去欺骗他人,就不会造作妄语的恶业。诸如此类恶业都得以遮止,今生不会受到刑法的惩罚之苦,来世亦不会堕入三恶趣。珍爱他人,面对贫穷的人予以资助,那是修行布施;珍爱他人,面对误解或伤害自己的人予以忍耐,那是修行忍辱;修如此善行,此生会受他人的赞扬与尊敬,来世亦必将会获得善果。寂天菩萨在《入行论》中说:「尽世所有乐,悉从利他生。尽世所有苦,皆从自利起。」就是这个道理。凡庸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在不断的为自己造作痛苦与痛苦的因;具有智慧的人,则为了利益他人,而修得自己的快乐!一切众生的导师佛陀,在过去世中,曾经投生地狱为拉火焰车的力士,虽然自己亦处于万劫不复的痛苦之中,却因为缘痛苦不堪的同伴生起慈悲心,代替同伴拉车,由此发起菩提心而投生善道。这就是因为珍爱他人的功德,而获得了自己圆满利益之典范!

承受众生的一切罪业之果,将自己的善业奉献于众生

自他相换的实践观修的方法:龙树菩萨在《宝鬘论》中说得很清楚:「众罪于我熟,我善施众生。」就是说愿承受(取)众生的一切罪业之果,而将自己的善业奉献(舍)于众生,主要以这样的取舍理念进入实修。首先观此生的大恩母亲于自己的面前,缘她发起强烈的大悲心;同时观注自己的呼吸,由自己的右鼻孔呼出,与之呼出自己的所有善业与安乐,随风缓缓飘进大恩母亲的左鼻孔,遍及身心,令她得到殊胜的安乐。然后,由自己的左鼻孔吸气,同时观想,大恩母亲的一切罪障与痛苦,与之源源吸出,令她远离一切痛苦与罪障,获得无限的快乐!如此反覆观修,心与气息相关,心依风行,定有运用自如之时。再逐步将所缘的对境,依次扩大,自亲友至非亲非敌再至怨敌,最终达到芸芸众生皆在所缘之中。

虽然我们现今能够施舍的,或许只有一些有漏的善业与有漏的安乐。但是只要精进不断,自有串习达境的时候。菩萨能够以身饲虎,并非一时成就,而是历经生生世世的菩提心修行串习,才达到那样的无畏施的境界。同样,一时一刻之间,亦难以做到把他人的痛苦与罪障领受于自身的思惟,这需要一个锲而不舍的过程。正因为此法殊胜,且不易凡人皆修。所以寂天菩萨在《入行论》中强调:「若有欲速疾,救护自及他。彼应自他换,密胜应受行。」这个应受行的「密胜」并非指密乘中的甚么密法,而是指佛子隐密修行殊胜菩提心的方法。因此,这个殊胜的发心传承,从佛陀传至阿底峡尊者亦都是密秘传授。阿底峡尊者密传仲敦巴大师,仲敦巴大师密传格西博多瓦,格西博多瓦密传格西朗日塘巴与格西霞惹瓦,格西霞惹瓦密传格西切喀瓦,格西切喀瓦深感如此殊胜的法,密传实在太可惜!于是就为大众普遍传授,并着此法之心要《修心七义》,在雪域圣地广为弘扬。今得闻此珍贵之法,实乃善缘也!以上诸多噶当派具德先贤们,闻其尊名都能令人生起正信!他们就是在一呼一吸的刹那间都处于修心的境界,因此修证菩提心。希望大家珍惜这暇满的人身,精进修行。介绍皈依与发心的这个教程亦告结束,在此感恩诸位上师的慈悲教导,愿芸芸众生平安快乐!

作者 - 格西阿旺洛卓法师
格西阿旺洛卓法师,于1989年出家,拜格西益西熙饶为师,开始学习藏文及初级佛经仪轨的诵读。1994年初,前往南印度,求学于藏传佛教格鲁派三大寺之一的哲蚌寺洛色林佛学院,师承大善知识格西朗嘉旺钦、格西耿顿索巴、格西丹巴曲佩等,学习佛学五大论,于2010年圆满毕业,2013年获格西学位。2014-2015于上密院师承嘉丹仁波切与格西柯主努桑,修学密续。专栏名称:来自天竺的佛音。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