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无尽的轮回?路虽然相同,风景已不一样!──解读《青空之行者》(下)

第225期明觉   文:宇峰| 2010-12-22

上篇谈到仁朗畏苦而「选择」死亡,但稀生童是没有死亡的,他以优一的身份再回来面对他的命运。那优一的「选择」呢?

优一最终都死了,不过此死不同彼死,虽然都算是「自杀」行事──独自面对「教父」。优一出发时说:「即使路没有改变,但风景已不一样,那很足够了」,心明显已经坚定不移了。境随心转,面对这个代表权威,代表永远没法战胜的心魔的「父亲」,优一无惧的踏出了反抗的一步。这样的「自杀」,可能有人觉得是愚蠢的行为,因为无间的轮回并不会因此而停止 (优一的下世也会「回到」基地),但这完全和退缩的逃避是两码子的事。

出路,作为一个解脱者,佛陀向我们明言是有的。不过要找到出路不是用对抗的方式,而是用「观」。「观」即觉察、感知。要离苦就要先认识苦,接受苦,继而才可以解决和放下,到达非反抗非容忍的境界──出离。儒家认为做人要先「格物」和「致知」,就是教我们要先认识和观察身边的万事万物,才可明白道理;又如中国武术,在熟习和学透不同武术之后要「忘学」──忘记你所有学过的功夫,将森罗万象的武学原理融合在自己的动作上,这样才可以不被别人克制,也不违背自己所学的一切。这和佛门解脱的根本──四圣谛,其实颇为相似。苦其实来自我们的执着,认为什么都是「我」和「我所」的,有了贪爱和依恋就会带来烦恼。只要依着佛陀教导我们放下贪执的方法去修,就可以解脱──不是克不是容,而是真真正正的「离」。当然,一切的大前提是要先察觉苦、感到苦,否则大家也不会「无故」改变什么吧?现在社会讲的认知治疗或是生命教育,第一步都是要我们面对和认识自己,其实就是「观」,用的方法其实就是佛法。优一踏出的就是面对和解决问题最初及最重要的一步。

「战争是为了和平」,大家觉得这句说话有没有问题?没战争可能没统一;没战争就不能消耗国家的军备储存,增加国与国之间擦枪走火的机会;没战争人们就不知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以上的论点都各有自己的理据,尤其在「和平」未出现之前。若「和平」真的出现了,还需要战争吗?电影中的「战争」也是为了(维持)「和平」啊!两者的关系是否很吊诡?而所谓的战争,除了军事上的,经济上和文化上的竞争和逼迫又算不算?本人就觉得所谓的战争其实无处不在,人只要有贪就有分别,有分别就有争夺,就没有真正的和平。就算有人帮你争帮你斗,好像《青空》中每个人都不需自己亲身上战场一样,这样就没问题么?先不论这是否贪着自己的生命,还不是一样在斗?──直接的斗钱、斗装备。惟有放下身段,将「自我」缩小,将无知的「面子」抛掉,一切以成全他人为目的,放下仇恨,发心行善,战争才有望减少。

在《青空》中,大家斗的还有「生命」──稀生童。电影没有明言稀生童未成为稀生童前是不是一个正常的人,还是这所谓的「基因改造计划」的产物,只是欺骗和植入稀生童们记忆的东东,而其实他们根本未曾在地球上存在过,但我们绝对不能否认他们的命也是生命,他们也是有思想有感受的众生。电影中,这些「生命」只是一种消费品,供各个军团赞助人消费。可能有人会有疑问:一群为了战斗才出现的种族,不战斗还可能存在(被制造出来)吗?而一群不会死的人可以正常生活和融入社会吗?不论怎样,对于小弟,他们不是像上文所言只是一个演员,他们的生死也不只是一个数字。若果生命只是一种商品,可以明买明卖的,那你自己的又是否可以随时舍弃?每个人都有同理恻隐之心,儒家亦有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做事前多想想别人,自然会明白为何我门众弟子要发菩提心,立志拔众生苦了。(如早前知道同袍急需肝脏续命的海关人员许细文师兄就是一个好例子。)

《青空之行者》虽然只是一套动画,但内里的含意甚多,而且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解读,恕本文未能一一尽录,小弟希望拙文可引发大家多作思考。最后,也希望本文可吸引大家去看一看这套电影,让制作人员的苦心不会白白浪费掉。

(编按:本文原载于作者网志,内容经重新整理及补充。)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