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1佛诞节-Ads

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慈山寺互动音乐会

文:Wyman    图:三水| 2016-02-22

慈山寺与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系将于2月28日,在慈山寺举行「妙华慈音──特殊需要学生参学日」,并于大雄宝殿前举行一场互动的音乐会。主办单位希望自闭症患者借由音乐,得以表达自己,并寄望透过这个活动,让大众对自闭症患者有正确认识。


除了音乐会,活动还包括佛教与心灵工作坊,譬如「佛法101」、「愤怒控制」、「亲子沟通」等。音乐会发起人陈瑞燕教授表示:「慈山寺是一所佛教道场,我们希望借由阿熹所挑选的音乐,以及佛法工作坊,能够达到以景说法的目的。」住持洞鈜法师更表示,这活动能彰显「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精神。


三位受访者(陈瑞燕教授(左),慈山寺住持洞鈜法师(中),音乐总监赵增熹先生(右))在慈山寺客堂接受佛门网访问。三位受访者(陈瑞燕教授(左),慈山寺住持洞鈜法师(中),音乐总监赵增熹先生(右))在慈山寺客堂接受佛门网访问。
慈山寺住持洞鈜法师说:表面上是我们为小朋友举行音乐会。其实,我们应该感恩他们,令我们对生命有另一种看法。慈山寺住持洞鈜法师说:表面上是我们为小朋友举行音乐会。其实,我们应该感恩他们,令我们对生命有另一种看法。

大悲心起


过去陈瑞燕教授曾举办过五次同类型的音乐会,不过都是比较简单小型的。接受访问时,陈瑞燕教授道出音乐会的缘起:「某天我跟阿熹吃饭,我问他可否为这班小朋友,做一场专业一点的音乐会?阿熹二话不说,一口答允下来,还邀请他的妹妹一起帮忙。」


筹划音乐会,对音乐人赵增熹先生来说,可说是驾轻就熟,但最大的问题是寻找表演场地。教授继续说:「于是,我跟慈山寺住持洞鈜法师谈及这个难题,法师很慈悲,答应让活动在寺院中举行。」


慈山寺视听室的影音设备非常完善,可容纳二百多名观众。陈教授担心音乐会只招待两百多人,可能令许多无法参加的小朋友失望。为让更多人参与音乐会,陈教授遂萌起在大雄宝殿前举行音乐会的念头。正如《维摩经》所说「菩萨疾者,以大悲心起。」陈教授的这一念悲心,却衍生出新的问题。


临床心理学家陈瑞燕教授说:自闭症患者教导我们如何真诚地生活。临床心理学家陈瑞燕教授说:自闭症患者教导我们如何真诚地生活。

大殿前举行音乐会的困难


「从讲堂搬到大雄宝殿,等同设备完善变成毫无设备。大庭院这么大,要让所有观众都能够欣赏到音乐会,便要将全副影音设备搬来,这实不容易!后来,我找到一位热心支持佛教活动的工程公司老板兴哥帮忙。他十分支持,表示只收运输费。我觉得他做了很大的供养!」赵增熹笑容可掬,流露出心中的感恩。


从佛教的角度,在大殿前举行音乐会有问题吗?洞鈜法师表示不应该以佛教的框框规范这班小朋友:「音乐会能够带给小朋友欢乐,又可以释放家长心中的苦闷,这合乎佛教拔『苦』予『乐』的慈悲精神。


「再者,赵先生所挑选的音乐,能够彰显人的真、善、美,这与佛教主张戒、定、慧是不冲突的。慈山寺为这富有意义的活动提供场地,这也契合佛教『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精神。」


音乐总监赵增熹先生说:筹办音乐会的收获是不断的。从兴哥的帮忙,以及邀请神秘嘉宾的过程,他学懂「因缘是不可思议的」。音乐总监赵增熹先生说:筹办音乐会的收获是不断的。从兴哥的帮忙,以及邀请神秘嘉宾的过程,他学懂「因缘是不可思议的」。

无限的一体


简单而言,因应众生之需求而给予救济,即是所谓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洞鈜法师表示「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是与菩提心相应,要培育菩提心,法师建议从「自他相换」的观念开始。


「我们要站在他人的角度去思考。譬如,当我们站在这小朋友、乃至他的父母亲的位置,我们如何去感受他们的情感呢?他们如何去面对成长中的挑战?如果能够这样去思惟,慢慢地我们便可体会『同体大悲』,能感受这班小朋友,以及他们父母亲的感受。


「我们会帮助自己熟稔的朋友。不过,我们也应该学习以慈悲心、欢喜心,去帮助我们不认识的人。因为我们大家都是一体的。」法师并以活动海报的设计阐明「一体」的概念。「整个社会像是一棵大树一般,我们每个个体在社会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就像大树的叶、枝、干一样。」


从微观的角度看,大家的角色不同;但从宏观来说,大家都是一体的。如果社会就像大树一样是一体的,当树上的其中一片叶子枯萎时,大树的其他部分可以轻描淡写地说不关我事吗?


陈瑞燕教授认为:「学佛者修习的,不只是去除自己的贪瞋痴,修习清净心。」毕竟,除了「诸恶莫作」与「自净其意」,还要「众善奉行」才「是诸佛教」。



社会大众对自闭症的刻板印象


菩萨的大悲心源于「不忍众生苦」。众生的苦,某个程度来自错误观念。譬如,对事实的误解。


陈教授解释道:「一般人认为自闭是一种病,有这种性质的人便是病人。因此,他们会对患自闭症的人敬而远之。不过,一般人对自闭症的误解,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有时自闭症患者会作出激烈的行为,譬如打自己的头。不过,这种行为不能跟暴力划上等号。」


为甚么他们会有这样的行为呢?「因为环境中出现某些过分刺激他们的声音,而他们不懂如何去表达,却以这种方式让自己平静。然而,这样的方法却给我们误解为暴力。


「事实上,自闭症患者能够真情流露。他们没有任何枷锁,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心思也不复杂、不掩饰,更不会去计算别人,能够生活得很快乐。所以自闭症患者一点都不恐怖。可惜,我们社会的价值观很多时候是单一的,欠缺包容的。」


佛教讲缘起,任何事情的形成,都需要众多的因缘条件。除了兴哥、神秘嘉宾、其他表演者,陈教授指出慈山寺秘书长Walter为促成这件事,也不断东奔西跑。当然,也包括众多幕后佛教讲缘起,任何事情的形成,都需要众多的因缘条件。除了兴哥、神秘嘉宾、其他表演者,陈教授指出慈山寺秘书长Walter为促成这件事,也不断东奔西跑。当然,也包括众多幕后

沟通奠基于包容


我们由于欠缺包容,所以不能沟通。洞鈜法师分享他在生活中的观察:「平时的闲谈,时常出现『说话者各自表达自己』的情况,鲜有达到真正的沟通和交流。


「就社会的氛围来说,许多父母亲没好好聆听小朋友的心声。他们单方面把自己的想法加诸在小朋友身上,这并不合乎佛教的立场。佛教认为,沟通应以『大家平等』为基础。」


对此,陈教授十分认同,她表示:「有些家长站在应然的角度,要求小朋友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譬如,做好功课,我才带你去玩,这是条件式的爱。假如家长懂得慈悲,学会包容,他们才能够以平等心去沟通。


「相反,不能以平等心去沟通,便会出现刚才洞鈜法师所讲的『只有表达意见,没有沟通』,或者谈谈社会问题,道人长短。这没达到心的沟通。」教授进一步指出:「要学懂沟通,必须明白慈悲和包容。」


人不能包容他人,是因为「我执」的原故。譬如,当某个人做出超乎「我」预期的行为,我便不能接纳他。不接纳、包容与「我」有别的人,是缺乏慈悲的表现。佛教谈缘起,每个个体因不同的因缘,形成不同的性格、模样。正如一棵树的叶子,也不可能是每片叶都相同的。


慈山寺举办「妙华慈音──特殊需要学生参学日」,借由阿熹挑选的音乐,以及佛法工作坊,期望达到以景说法的目的。慈山寺举办「妙华慈音──特殊需要学生参学日」,借由阿熹挑选的音乐,以及佛法工作坊,期望达到以景说法的目的。
是次参学日的海报设计极具心思是次参学日的海报设计极具心思

音乐在疗愈中扮演的角色


音乐会正是基于「慈悲」和「包容」的精神诞生的。赵增熹说:「教授觉得这些小朋友有欣赏音乐的权利。他们表达内心的欢乐较为直接,不会『乖乖』地坐在座位上,会到处乱跑。甚至会跑上台与表演者一同表演。


「这完全是一个互动的音乐会,为不方便观看正式音乐会的小朋友而设的。自闭症患者难以用语言表达自己,所以我们希望用音乐,帮助他们表达。


「音乐是大家的共通语言,作曲者将自己的生命,注入每个音符裏。无论是表演者,或是聆听者,都能够透过音乐,带走他们的负面情绪。」接着他谦虚地说:「我不是心理学家,只从我喜欢音乐,以及它对我的影响来谈。


「玩音乐的过程中,我能够完全投入,忘却自己的烦恼。它犹如一条负面情感的渲泄渠道。所以。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会听一些能够尽快将我情绪消散的音乐。」


当被问到音乐会的选曲时,赵先生说:「主要是轻快愉悦的,因为希望在场的小朋友能因此有份亲密、开心的感觉。」


「观世音」的梵文是Avalokiteśvara,意指「向下观察的菩萨」。菩萨向下观察甚么呢?菩萨观察的是众生的音声,继而寻声救苦,而三位受访者讲述的,恰似「寻声救苦」的实例。人是否能够在生活中仿效菩萨,闻到他人需求,继而利益他人,纯粹在一念之间。


正如赵先生所说:「许多我们觉得不可能发生的,却发生了!这完全取决于我们当下的一念。」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