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无言的开示

文:黄首钢    图:黄首钢| 2015-12-21

以往多次到台湾,都是为了禅七,这一次则是到法鼓山水陆法会做护寮,前后共八天,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启发。


其间,法师碰到我们,总不约而同地问我们这几天在山上的生活过得怎样?还习惯吗?我才察觉原来正过着另一种模式的生活:早睡早起、三餐依时又充足、心中没有压力。每天见到的不是为生活筹措的倦容或愁眉苦脸,而是步往不同道场的兴奋面容或刚完成法会回寮时充满法喜的笑脸。大家互道阿弥陀佛时,都打开心窗,既友善又真诚;每天早上法师为义工安排禅修和开示的时段,我们当值时念佛或阅读佛书;又因轮流当值,有时段可随喜参加法会去听经、诵经,也可为亲朋戚友、甚至怨亲债主祈福或超度。山中定时定刻敲起的法华钟传来空灵的声音,每日不忘提醒我们觉察自己的起心动念。整天就这样生活在佛法的氛围之中,培育点点滴滴的智慧和慈悲,这不就是有佛、有法、有僧、有善知识、无忧、无瞋、无痴的人间净土?


参加地藏法会时,我很专心地诵经,自以为活在当下,岂料,法会完毕,担任维那的法师为我们解释经义,问我们刚才诵的那卷经的细节和段落的结构。我哑口无言,原来就算专心地活在每一刹那, 还有不同的层次:可以是平淡如机械式地生存,亦可以是用心留意和欣赏生活的人或事,使生命活得丰盛和深具意义。


最后一晚,法师安排所有护寮的义工聚会分享此行的体会和经验。我发觉我们香港来的义工都很重视出入保安,务求自己所负责的寮房的信众不会有财物被偷窃。相对台湾当地的义工,他们少些疑心,就算曾经发生有人不见了名贵手表或海青等,他们都淡然处之(后来失主都发觉是自己放在行李衣物中或有人拿错而已)。他们表示:来到法会念佛的人都是信因果、心地善良的人,所以出入可以不闭户,失物只要慢慢等。那份对人的信任,教人既羡慕又惭愧,或许这才是自在无碍的风范。


法会最后一天,有近万信众参与「送圣」仪式。看见法师们带领信众,庄严地从大殿的总坛行往聚合其他各坛信众的大坛,心不觉激动起来,眼泪夺眶而出,一时也不知甚么原因。或者因为看到苍茫大地下,一群相对渺小而薄弱的队伍,虽然明知担负难做又无止境的如来家业,却没有退避,每一位的脸上都带着沉稳坚毅的神色,每一步是对自己任重道远的志愿一种肯定,亦是对浊世受苦受难的众生的慈悲承诺。





作者 - 黄首钢
法门无量,我有幸由禅修入门,多认识了自己,亦稍减习气。在生活中不时运用佛法,发觉与内外境更能融洽相处;要感恩多位善知识,不时提点扶持,一方面使我拓阔眼界,稍涉猎中观、天台宗和唯识等其它法门,更重要是可不忘有信、有愿和有行地在学佛之路迈步前行,开始领略到生命的真善美。专栏【禅心印月】、【天台词组】及【法相津涂】作者。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