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烟花──纪念我的女强人学生

文:梁锦萍 | 2014-06-25

「生意失败,女强人走上轻生之路」。

报导标题本来并不显眼,但瞥见相中人和名字,令我放下手中的奶茶,再三看它的细节。

我认得她,她是夏莲娜。

当年我刚满十九岁,正考上大学一年级。为了赚钱读书,我拨了报纸「征求补习教师」广告上的电话,约妥日期时间应征。面试地点不是屋邨,不是私人屋苑,是一所座落铜锣湾商业区,约三千呎的办公室。我的学生不是小学生,不是中学生,是面前一位三十过外的「经理」。

「妳叫我夏莲娜,我晓国语,但我需要学英语,好使我能发展我的玩具生意。」

以后,每逢星期一上完了大学课堂后,便跟夏莲娜补习英文去。

第一课,是基本的寒暄常用会话。夏莲娜很用心,每个字语都费劲地吐声。

半小时课程完了,夏莲娜便带我看挂在办公室内的相片。「那个是我。十来岁便当小歌星,曾到台湾和泰国登台哩!」看看那涂满化妆品的脸,我客气地称赞她风采依然,她夸赞她曾拥有的青春美貌。偶尔,也拿取她的名牌化妆品来补妆。

夏莲娜在两个月的课堂裏,有一半时间都在说她的辉煌史。我由开始时的惊諤,到全神贯注地倾听,发觉夏莲娜内心有不少矛盾与痛苦。

「生意人尔虞我诈,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会计、秘书、核数,你看他们对我必恭必敬,背后也不知做了什么伤害我。」奇怪的是,夏莲娜总爱每星期二晚上邀这群「不知道做了些甚么去伤害我」的人共晋晚餐。有一次,夏莲娜硬拉我加入他们的火锅宴。结帐时,我偷看那帐单,心里直咋舌!好昂贵的晚饭啊!这简直相当于我半个月伙食费!

「晚上没人陪伴,独个儿很寂寞。闹哄哄,总比孤单好。」这就是夏莲娜邀这群不知是真朋友还是假敌人共晋晚餐的动机。

──你相信她们不是单为你的美食来吗?

「肯定是为食物而来。朋友是年轻的玩意。成人要讲现实和利益的。」

──你难道没有怀疑过周围的人对你恭维,出于真心还是假意吗?

「当然知道甚么负离子电发,是一派胡言,只是为了赚女士们的金钱;也明知道名牌手袋售货员为的是卖出她的手袋,让她赚取更多佣金。但是,给人家称赞的感觉,真的很好!即使这些恭维都是半假半真。」

──你孤单吗?

「孤单,我一个人便感到孤单。越想逃避孤单,我越发狂地工作。由设计玩具、做模型至入厂监察生产程序,我必尽全力。工作不能产生朋友,但它能使我暂时忘记寂寞。」

──你有家庭吗?

「严格说没有,我曾经有过一位医生男友,曾经有过一位可爱的女儿……」

到了第二十课,夏莲娜秘书给我电话,说补习要暂时搁置。她服食过量安眠药,

没足够精神上班,更没有精神补习。

我到医院探望她,见她形容枯萎,疲惫的她跟平日意气风发的样子判若两人。登时心里为她难过起来,心中暗忖,原来放下了装腔作势的夏莲娜,是如此楚楚可怜的。忍不住问她:你为什么吃这么多安眠药?

「我睡不稳,也挺奇怪的,平时喝了酒便倒头入睡。近一段日子,连这个也失效。我总想哭,这个世界没什么可以留恋。但我亲手建立这个玩具品牌,我不能让它倒下。这是我活下去的原因……」

是在什么情况下完结这段奇怪而错置的师生关系?我已忘记了。只依稀记得,最后一次见面,是一个大年初二。她欣喜地邀请我和一群朋友,到她位于海傍的办公室观赏烟花。那夜的烟花好美,人声很鼎沸,那是我一生中最舒适观赏烟花的位置!

回想起来,夏莲娜像那些只绽放一次的烟花?她努力过,灿烂过:在发射之后,却像坠落星散的火点,孤寂而落寞。

我心里最后的问题是,世上有人挂念夏莲娜你吗?

回答我的,只有呼呼风声。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