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烦而至躁

第279期明觉   文:张倩仪| 2012-06-27

夏至,人烦。尤其是在香港,溽暑天气,汗流浃背,打开窗户,就是人家的空调废气,夏天坚持不开冷气的人,想找个阴爽的地方,享受习习凉风,一点不容易。

烦是一种心情,却不从心字,而从火字。原来烦字的“页”,本来是头的图画,旁边是火,道尽那种热力煎熬的苦恼之态。《说文》说,“烦”是热头痛,字典理解为发热头痛。“烦”的读音近“焚”,在这一年日照最长的天时,我曲解“烦”为热得头痛,倒觉得很合当前现实。

热头痛不是大苦,却细细煎熬人,这种小折磨,确实烦。

天气热,固然叫人烦;而事情多,也叫人烦,本来小事很易解决,但一大堆小事,理不清,也烦;更甚者是意见乱,最叫人烦,七咀八舌,没个休止。总之,热辣辣,闹哄哄地,由身受的温度,到心受的缠绕,感觉相通,都令人烦。

这不是很像我们今夏的心情吗?

烦是一种人人都知道,却难以说清的感情。

烦不像怨、愁、独那么诗意,在诗词里,“剪不断,理还乱”的,是愁,不是烦。诗人所描述的最接近烦的情绪,只有恼,像“多情却被无情恼”,但这种恼,似有若无,还不是具体的烦。

烦之所以欠缺诗意,还因为它没有任何正面性。愁苦过去了,还可以回甘,视为人生的成长,烦完了,却是谁都不想回想的。因为想起都烦。

烦看起来不像惧、怒那么有破坏性,但是它积累下去,日久天长,后果也可以很严重。许多怨偶婚姻,不是先从烦开始吗?古代许多二三线政治人物的杀身之祸,不是先从啧有烦言开始吗?

烦可以伤身,像诸葛亮就是死于“食少事烦”的,有写为“食少事繁”,这里“繁、烦”是相通的。烦也可以碍事,烦得时间长,被烦得多,首先产生提不起劲的闷感,那是烦闷。再而产生不想继续下去的厌腻感,那是烦厌。如果还是停不了,终于会产生急躁感,那是烦躁。人由烦闷,到烦厌,到烦躁,那是由心里的苦恼,转为态度上的不乐意,再发展为行动或决断上的盲目。那是于人、于己、于事都没有好处的状态。

到了烦躁,再不解决,那就出事了。

躁不从心字,它已从心情,转而为动作了。《释名》说躁是燥,物品干燥于是动而飞扬。烦会乱,躁易动,躁动就会不安,不冷静。《管子•心术》说“躁者不静”。

在这种烦的时节,安静变成一种力量。人和环境的互动,不像直线般简单。热而急饮冻饮,好像解渴于一时,却无益于身体,也并不真的止渴。中国人的方法很奇怪,又热又渴的时候,不喝冷饮,只喝常温甚至热饮。同理,家庭事务上的烦琐、社会政事上的嘈嘈吵吵,并不能帮助头脑清醒,只会令人更头昏脑胀。戒急戒躁的良方,有认为是忍,所谓戒急用忍,我认为是静。忍是解决于表面,静是解决于内心。

夏至日去听有关政府合署西座拆不拆的讲座,讲者罗庆鸿引了《大学》的一段话:“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始终,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物有本末,事有始终,无论多么烦乱的现象,把握着它的根本,就有入手的条理。而头脑清明,能够思虑,才能把握到事物的变化本末,这第一步是静。

把握到教育的本质是甚么,家长就不会变怪兽;想清楚保育的本质是甚么,各方就不会瞎子摸象,各执一词。

王国维说,可信的不可爱,可爱的不可信。烦的存在,无可怀疑,所以它不可爱,不能入诗。烦既不诗意,却是人生不能摆脱的真实,无论你贫富美丑贤愚,那么培养安静心情,想清楚万物的本质,是唯一的出路。前人讲话很有分寸,“知所先后,则近道矣”,是接近正道而已,人生的烦难,在于没有谁敢说得到正道呢!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