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物不迁论》剖析世人对现象的误解 (上)

文:黄首钢 | 2020-09-11
图:Pixabay图:Pixabay

东晋僧肇大师是佛经翻译家鸠摩罗什的得意门生,被称为「解空第一」,其《肇论》是印度中观学说中国佛教化的经典之作,对中国佛教有深远的影响。佛教史家汤用彤称颂这部典籍说:「所作〈物不迁论〉、〈不真空〉及〈般若无知〉三论,融会中印之义理。于体用问题,有深切之证知。而以极优美极有力之文字表达其义。故为中华哲学文字最有价值之着作也。」[1] 现选《物不迁论》几段原文进行解读,借以介绍僧肇的作品,亦助我们剖析世人对世间现象的误解。

僧肇在《物不迁论》首段说出写作此论的缘由后, 继而引述两部佛典(一经一论),来支持「物不迁」的论点,分别是《道行般若经》所说:「诸法本无所从来,去亦无所至。」以及《中观》的「观方知彼去,去者不至方」。前者指出一切事物本就不是从甚么地方而来,亦不是往甚么地方而去;后者所说「方」,指「方所」,「去处」。依《中观》的〈观去来品〉原文:「问曰:『世间眼见三时有作,已去、未去、去时。以有作故,当知有诸法。』答曰:『已去无有去,未来亦无去;离已去未去,去时亦无去。』」表示(世人)从去处来观察,觉得事物有所变动,[其实像]已离去的事物没有由一处到另一处。僧肇在《物不迁论》提及的事物,是从现象界的层面陈述,所以他也认同一般人所见到事物「好像」有所改变,正如篇首所说:「生死交替、寒暑变化。」不过,他承接所宗的《中观》思想,没有偏执「动」(迁)或「静」(不迁)任何一边,指出经论都是不离(即)「动而求静」。他认为这一经一论已明显指出「物不迁」的道理,其实他只是引用「圣言量」的方式,未算有完全足够的说服力, 还需要进一步的说明。

他先指出世人和他对现象各自不同的看法:「夫人之所谓动者,以昔物不至今,故曰动而非静;我之所谓静者,亦以昔物不至今,故曰静而非动。然则所造未尝异,所见未尝同。」

两者有相同的立论根据(所造):大家都同意往昔的事物没有来到现在; 不过大家却有不同的见解(所见):世人认为那证明事物是「动而非静」,僧肇却认为那证明了事物是「静而非动」。大家所根据的想法不同,在于前者「以其不来」,他则「以其不去」。我们一般判断事物有所变迁,是以时间和空间作为准则:世人认为过去的事物在时间或空间上会延续到现在,所以认为事物「动而非静」;僧肇的看法和世人不同,因为世人往往觉得过去的事物和现在的事物是同一样事物,只是在时间或空间上有了变化,他则认为两者是各自独立的事物,分别在过去和现在出现,所以它们是「静而非动」。

是否明白这种看法,就会有以下不同的情况:逆之所谓塞,顺之所谓通。苟得其道,复何滞哉?

「逆」指违背了真理,「塞」和「滞」指滞塞不通,「顺」指随顺,「通」指通明,「道」指物不迁的道理。僧肇认为不能掌握此道理,则表示思想滞塞不通,随顺此道理才是通明。如果明白物不迁的道理,何复有甚么滞塞呢?

伤夫人情之惑也久矣, 目对真而莫觉!

「伤」指感伤,「情」指情感, 在此处指相对非理性的直接感受,「真」指物不迁的真理,「觉」 指觉察。僧肇感慨世人长久受到直接感受所迷惑,面对物不迁的真理却没有觉察。

(待续)

 


[1]汤用彤:《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台北:商务,1968年台版),上册,页333。

作者 - 黄首钢
法门无量,我有幸由禅修入门,多认识了自己,亦稍减习气。在生活中不时运用佛法,发觉与内外境更能融洽相处;要感恩多位善知识,不时提点扶持,一方面使我拓阔眼界,稍涉猎中观、天台宗和唯识等其它法门,更重要是可不忘有信、有愿和有行地在学佛之路迈步前行,开始领略到生命的真善美。专栏【禅心印月】、【天台词组】及【法相津涂】作者。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