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玄奘法师的留学生涯——求学篇

文:李嘉伟 | 2017-02-03
被誉为中国四大译师之一的玄奘法师(图:网上图片)。被誉为中国四大译师之一的玄奘法师(图:网上图片)。

玄奘法师,年轻时遇到佛学的难题,遍访国内高僧大德都不能得到圆满解答,故誓志西游,希望得到当时名震印度的戒贤论师指导。在印度留学十七年后,玄奘法师带着大量梵文佛典回国并专注翻译,其翻译的经论质高量多,被誉为中国四大译师之一,为后世学佛者提供了大量可靠的经典文本;而他与弟子窥基法师开创的唯识宗,对中国佛教的影响至深至巨。

玄奘法师的求学过程如何?在浩瀚的佛教经论中,他主要是学习哪些经典呢?又,有哪些经典是他特别重视?另外,当时印度的最高佛教学府那烂陀寺,提供了怎样的佛学课程?在唯识学上他的师承又是如何?现根据《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把法师的求学经过,划分为四个阶段以作简述,并一并解答上述疑问。

第一阶段中土的学习

玄奘法师少时已从父亲学习儒家经典;出家后,先学习当时在北方流行的《涅槃经》、《成实论》及部派佛教的毗昙[1](包括《八犍度论》、《杂心论》),以及由真谛在南方译传开来的《摄大乘论》及《俱舍论》。数年间,他已能为道俗开示演说而备受赞叹。然而,玄奘法师却发现到,在某些佛教义理问题上,佛教内部有各种不同说法与立场,见解分歧,令他感到无所适从,面对这些难题,既然在中土没办法得到解决,于是下定决心远赴印度的那烂陀寺,学习慈氏(弥勒)菩萨的《瑜伽师地论》,以释除种种疑问。[2]

第二阶段离开中土,到那烂陀寺之前的学习

在离开中土前往那烂陀寺的旅途上,玄奘法师大部分时间都在学习说一切有部(下称「有部」)的毗昙,包括《俱舍论》、《顺正理论》等。关于有部的毗昙,数量众多,法师在中土所学的只是小部分,到了此时,才能较全面的学习有部的毗昙学说。同时,也学习到关于逻辑学、辩论术的「因明」及语言学的「声明」。

从后来玄奘法师所翻译的经论可以看出,他是十分重视有部毗昙的。在651 至660年之间,法师以《俱舍论》为中心,翻译了与它相关的着作,如属于有部早期学说的《发智论》、《法蕴足论》等论;注释《发智论》的《大毗婆沙论》;以及评击《俱舍论》学说,建立了所谓「新有部」思想的《顺正理论》及《显宗论》,这是玄奘法师对中国佛教的重要贡献之一。在这之前,中土的有部毗昙传译不全,令人难以把握有部思想的发展脉络,而透过玄奘法师系统的翻译与引介,才令人得以清当时印度有部思想的本末源流。

另外,在此时期,法师也曾跟随一位外表看来只有三十多岁,但却是七百岁的婆罗门(据传是龙猛的弟子)学习中观派的《经百论》及《广百论》。

第三阶段(那烂陀寺的学习

跟随那烂陀寺的住持——戒贤论师——学习《瑜伽师地论》,可以说是玄奘法师西行求法的最大动机,这时他终偿所愿了。那烂陀寺是当时印度最高的佛教学府,那裏的学僧,除了学习大、小二乘各派学说之外,还要兼学婆罗门教的《吠陀》、因明、声明、医学甚至术数[3],可见该寺学风兼容并蓄,并不只局限于佛教经典的教授。

玄奘法师在那烂陀寺,学习了些甚么呢?据记载,他在那烂陀寺五年,除了学习了《瑜伽师地论》三遍,亦学习与此论相关的两部重要论典,一是撮其宗要的《显扬圣教论》,二是阐释其法相的《大乘阿毗达磨集论》;另外,他亦学《中论》及《百论》各三遍。玄奘法师既精于唯识,亦善于中观,从他曾用梵文写成用以阐明空、有二宗教理并不相违的《会宗论》而可见一斑(可惜此论已佚)。

「因明」是「考定正邪,研核真伪」[4]的学问,亦是学习唯识学的必要工具。玄奘法师在那烂陀寺学习《因明》二遍、《集量论》二遍。从后来他在曲女城辩论大会上提出的见解[5],经过十八日都无人能反对,足可见其因明学造诣之高。「声明」是「释诂训字,诠目流别」[6]之学,玄奘法师学《声明》二遍,亦兼习婆罗门书《声明记论》,深入探究印度文字之本源;经过这样的训练,使他精通梵语,这对他后来的译经事业有很大的帮助。在此期间,他把之前学过的有部毗昙再浏览一遍,并把之前遇到的疑难一一解决。

据吕澂先生的研究指出,那烂陀寺之学科至少有六[7],如下:

「毗昙─因明─戒律─中观─瑜伽」 ←─→ 「般若」

这就是玄奘在那烂陀寺学习时的主要课程:

「毗昙」——大乘《大乘阿毗达磨集论》、小乘《俱舍论》等;

「因明」——《因明》、《集量论》等;

「戒律」——《瑜伽师地论》的〈菩萨地‧戒品〉等;

「中观」——《中论》、《百论》;

「瑜伽」——《瑜伽师地论》、《显扬圣教论》等;

「般若」——是共法,各科均自般若流出,同时亦为各科之归宿处。

由此可见,玄奘对佛教经论掌握的全面了。

第四阶段(离开那烂陀寺后的学习

从那烂陀寺毕业的玄奘法师,还有甚么是他认为值得学习的呢?他那时期所学的内容有两方面:一,是学习小乘各部派的毗昙;二,是在杖林山跟胜军居士学习。

玄奘法师用了三年多,学习有部、大众部、正量部、犊子部的毗昙,可见他对毗昙的高度重视。事实上,从印度佛教史来看,大乘佛教的开展,是脱离不了部派佛教所使用的种种法相名数,或从其所提出的理论基础上,进一步加以发挥和改善的。例如,空宗的评击有部,就要用到有部的名相;唯识宗的种子学说,就是从经部的种子理论而作进一步的开演与完善。所以,对佛教义理有全面的了解,各宗各派的思想特点及它们之间的异同,就有厘清的必要了。这就是学习毗昙的重要。

在此之后,玄奘法师跟随胜军居士学习两年。胜军是甚么人?他师从两大唯识宗大师安慧及戒贤;而他尤精于唯识及因明,在当时是与戒贤论师齐名的人物。据记载,玄奘法师跟胜军学《唯识决择论》、《庄严经论》及问《因明》、《瑜伽》等,可推知,法师主要是向他学习唯识学。玄奘法师在印度所学的唯识学,主要师承自戒贤与胜军,简表如下:

后来,玄奘法师与窥基法师糅译印度十大唯识家的思想学说而成的《成唯识论》,成为中国唯识宗开宗的根本经典[8]

玄奘法师的学习历程,应以胜军为止,此后其传记裏再无明文记载其求学历程了。


[1] 即「阿毗达磨」,旧译「阿毗昙」,简称「毗昙」,佛教着作分类之一,对佛经进行解释的论典。

[2]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一:「法师既遍谒众师,备飡其说,详考其理,各擅宗涂,验之圣典,亦隐显有异,莫知适从,乃誓游西方以问所惑,并取《十七地论》以释众疑,即今之《瑜伽师地论》也。」(CBETA, T50, no. 2053, p. 222, c2-6)

[3] 《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卷三:「僧徒主客常有万人,并学大乘兼十八部,爰至俗典《吠陀》等书,因明、声明、医方、术数亦俱研习。」(CBETA, T50, no. 2053, p. 237, b24-26)

[4] 《大唐西域记汇校》,p.88,范祥雍 汇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

[5] 玄奘法师在曲女城辩论大会上以因明学的论式写出对于唯识学的见解,其内容详见于《因明入正理论疏》卷中。

[6] 同注4

[7] 详见吕澂:〈佛学分科及其传承〉(1938年4月3日讲于支那内学院蜀院,2005年1月肖永明整理于金陵刻经处) http://www.mzb.com.cn/html/Home/report/1310263176-2.htm

[8] 如罗时宪先生所说:「玄奘与其弟子窥基,糅译十家疏释,于训诂多依安慧……于义理之抉择,则以护法为指南,是曰《成唯识论》。故奘、基之学……实汇合陈那、安慧两系学说而成一更周密之体系、更进步之学说,而《识论》一书是西方唯识学之总结,东土唯识学之开宗」,《唯识方隅》,p.45-46,佛教法相学会出版,2004。

作者 - 李嘉伟
志莲夜书院专上佛学文凭毕业,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