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现报

第275期明觉   文:传灯法师| 2012-05-02

与师兄来到位于槟城日落洞的峇都兰樟街市。

大学时期,很喜欢来这里找地道的印度咖喱粉,一袋袋五颜六色,有粗糙的、有研成末的、有干也有湿的,各种不同的口味。印裔同胞很厉害,能因应不同的要求和烹调方法,即时给顾客调配。

「想煮什么?」

「杂菜咖哩。」只见她俐落地从不同的纸袋中,舀取适量的香料。接过手中,沉甸甸的,感觉很踏实。

但这次到峇都兰樟街市,却是来买鱼和螃蟹放生,内心既兴奋又紧张。兴奋,是我们即将拯救无数生命,让它们回归大海;紧张,是要当心鱼贩知道我们的来意,会抬高价格谋利,或设法在周围围捕。

我们从两三个鱼贩处,分别买了一些鱼和螃蟹,就欢喜地直往海边。 师兄平易近人,平日喜欢放生,熟悉理想的放生环境。他选了一处比较僻静的海岸,细柔干净的沙滩,有树林和草丛围绕,四下没人,海上也没有鱼船,就在天色将暗未暗之际,我们赶紧给小生命送上爱心和祝福,然后欢送它们。

未出家前,师兄在酒楼担当大厨,顾客喜欢鲜美佳肴,因此经常要活宰鸡鸭,生斩鱼虾蟹。

「当时天天都要杀,手起刀落,一点都不犹豫。」师兄内疚地说。

每天都刀光血影,看着一条条生命在自己手上结束,慢慢感到,良心实在过不去。为了赎罪,师兄最终放下屠刀,并发心到寺里煮斋,凡有法会,都能见到他的身影。渐渐,他萌发了出家念头。

他向恩师请求披剃,选定了日子,一切准备就绪,却突然接到通知,师父有急事要出远门。第二次,择定了吉日,师父又身体不适,要改期。第三次,日盼夜盼,终于盼到落发的日子,师兄内心忐忑不安,千头万绪,紧张得浑身冒汗,他害怕又会出现什么状况,心中不断求忏悔,又祈求佛菩萨加被。

等着等着,师父迟迟没有出现。

「千万不要再有变卦……」

「只怪自己过去伤害了太多生命,对不起啊……让我出家吧,今后一定好好礼忏,勤做功课回向。」师兄在心中重复恳求着。

折腾了半天,师父才身披大红袈裟,缓缓步入大殿。师兄马上跪下,感恩流涕。

出家没多久,师兄的声音开始出现异常状况,发出沙哑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梗塞住喉咙,或声带出了什么毛病似的。佛门唱诵,他的嗓音却不太动听,有时还惹人发笑。但师兄不起烦恼,他心中有数,认为是过去宰割鸡鸭的现报,因为都是从颈部下刀!

他一直担任侍者的职务,悉心照顾师父的饮食起居。师父对他的管教,时如慈母,谆谆关怀;时如严父,怒斥喝责。有一回方丈室失了钱,有人怀疑他,师父铁青着脸要他把钱拿出来,师兄久久长跪,表达自己的清白。多年来,无论师父如何鞭策棒喝,他都依教奉行、信念从未动摇。我们都看得出,师父是用种种方法,造就他成才。

师父圆寂后,他便前往佛学院,一面学戒律,一面修净土法门。

他有心愿,希望曾被他伤害的众生,能早归极乐。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