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环境教育」的牵头作用

2009-11-25

圆平
 

缺失的教育环节

作为教育工作者兼佛弟子,我曾撰文提出香港「教育」的一项缺失是在「环境教育」(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1769),而究竟,何谓「环境教育」呢?如果「环境教育」在香港是一项缺失的话,缺失的是甚么呢?又,如何可以改善呢现状呢?


我从日常法师的开示明白到「环境教育」的重要性。他一直视教育为「人类升沉的枢纽」[1], 可想而知他对教育的重视。谈世间的教育时,日常法师指出,学校教育以外的,就是「环境教育」。 原则上,教育教导我们从物质和心灵两方面着手,令生活快乐。 看看香港的「学校教育」,再看看香港的「环境教育」,很明显,我们缺失的是心灵上的教育。只要我们从每天张开眼的一刻去检察我们从衣、食、住、行和娱乐接 收的资讯,看看与心灵提升有关的何等缺乏,便晓得缺失的严重性。而,破坏心灵的却俯拾即是—一种持续不断的破坏。 


心灵和物质的关系很微妙,类似天秤的两端,但又不尽然。两者缺一不可,但又不是五十五十那种对等平衡。新儒学大师唐君毅在他的着作《心物与人生》里指出「宇宙间不只有物质世界,且有生命世界,心灵精神世界。而且他们在全部存在世界或实在世界之地位,尚居于高一级之地位。因而可谓是更富真实性之存在或实在。」[2]但事实上, 在现今的社会,尤其在香港,「心灵只是物质的一个奴隶…物质是不断地提升,可是人的生活并没有真正改善多少,物质上面改善并不代表示他真正的快乐!」[3] 也就是说,心灵和物质是并存的。如果我们问周围的人,相信他们都会认为心灵是重要的。但事实是,我们在学校里,在我们的生活环境中,心灵的培育却是那么缺乏,环境教育尤甚。为甚么会这样的呢?


物质环境

相 对于心灵,物质是外在的,可以看得见,触得到,并且相对地比较容易量化,也就容易知道追求物质所「得到」的成效,例如大小、多少、厚薄,长短、高低等等。 但亦由于这种二元的关系,似是而非的对立价值观往往由此而生,成为普遍衡量生命质素的标准。例如成败、悲欢、贫富、贵贱、美丑等等。香港人常常面对的具体 例子莫过于以房子作为贫富贵贱,以至人生成败的衡量标准。一般都认为大的房子比小的好,或者,被冠以豪宅之名的,租金和售价就应该比较贵。也就是,有钱才 可以住大房子,于是房子的大小成为身份的象征,也就是不同阶级的认同。不少人为了摆脱贫穷的身份象征,遂以住进大房子便成为人生的目标,目标达成就觉得人 生是成功的,快乐了。从来没有问,那种成功快乐的目标从何而来的。然后,继续追求一间比一间大,一间比一间贵,一间比一间豪的房子,如此这般地渡过了一 生。 正如日常法师所言,「 物质是不断地提升,可是人的生活并没有真正改善多少,物质上面改善并不代表示他真正的快乐!」[4]然而,在日常生活里,推广物质提升的广告推波助澜,我们不由自主地被环境牵着走。环境教育使我们远离了真正的快乐。

物质的价值是外在的,标准是假外求的,他人为我们而订定的,外在的因素也就成为判断快乐的指标。譬如副学士准备班不及副学士高,学士不及硕士高,硕士不及博士高,博士不及后博 士高等等。 高学历便成为人生的目标,目标达成就觉得快乐了,同样地没有问,那种快乐的目标从何而来的。还有还有,其他外在标准如知识形社会、创意经济、世界级大都 会、亚洲的纽约伦敦等等,在在令我们以为世界的真相就是这样。于是,穷一生的精力去追赶世界的标准,以为会追得到,以为追到就快乐。再一次没有问,那种快 乐的目标从何而来的。如是者,外在环境似乎为我们的人生订定了「按步就班的快乐发展蓝图」。我们只要看图索骥便可以一生无忧,结果是营营役役,一生无休。 环境教育对我们的影响莫过于此。 


心灵环境

相 反,心灵虽然存在,但由于看不见触不到,于是很容易被忽略,以至被否定。当中,受到破坏的程度也不容易检察,遑论受环境影响而引来的深层微妙变化。环境的 拉力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地强大;相对地,我们的心灵是脆弱得无招架之力的。我们经常说的「我们的弱小心灵」是千真万确的。脆弱的原因是,我们不单只没有好 的环境去培育我们的心灵,自己亦不懂得保护它,就是连检察心灵的能力丧失了也不自知。或者,自小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建立这种意识。不自觉地,我们经常把这脆 弱的小东西曝露于枪林弹雨的日常生活环境中。譬如,每天,我们不能自己地接收扑面而来的资讯,也无能力过滤净化。尤有甚者,在网络世界日渐与真实世界融合 之下,我们丝毫没有反思地利用 Web2.0的方便,上载各式各样,不知谁人合用的影像和文字讯 息,同时「分享」再「分享」接收到的讯息。在同一天里,不难接收到同一讯息不下十次之多。 另一方面,我们惟恐自己不能即时接收到「第一手」消息而不断上网, 弄得自己营营役役, 惶惶不可终日。 原来,第一个受讯息冲激的是自己,它的影响力犹如子弹般射入我们的心灵,我们的心灵被环境牵引得千疮百孔,还误以为自己有自主权去适当地运用科技,追上时 代,建立美好生活环境。只要想想电脑商每次 upgrade 其属下产品时(不论软硬体),我们不能不紧跟其后,切换家里的设备,否则会落后于人而搭不上嘴,接不上线。以至,Facebook 每次更新平台,每次都有人用新的平台创造反对新平台的组群,一面在使用,一面在反对使用,直至三两天 的短时间内,反对声音自动消融在新的平台和旧的被动心理之中。这不是被环境牵着鼻子走是甚么呢?我能够这样肯定,是因为我就是这种不能自己的用家之一啊! 生活在如此的环境之下,我们无时无刻都有着一份无力感,感觉到自己不足,经常要自我增值升呢。那种感觉可以是一种自我推动提升的力量,无奈,环境的拉力牵 动,增加的往往是外在的物质价值,例如新的电脑软硬件、多一张证书文凭、银行存款增加等等。再一次,我们为永远不能满足的欲望而花费心神和时间,紧跟环境 对自己的「要求」。


贪得无厌的恶业

佛 家强调「业决定一切」,我们现在面对的缺失是香港人和全世界的先进社会的共业。只要检察自己的日常生活,就知道心灵的缺失是每况愈下,我们却视若无睹, 「照常」生活,帮助共业的增长。面对这个庞大共业,由个人生活的小节,以至世界性的问题,的确,个人是无能力扭转的。但不能够连一点自觉反省也没有。看看 金融海啸就明白。世界上有那么多有智慧的人,遇到世界性的灾难,竟然没有人有方法去阻止和挽救,反而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然后追讨损失。只有极少数的人承 认,灾难的真正原因是人所共知的贪得无厌 ,人心败坏 。那不是少数人的心啊,而是你我都有份的罢?日常法师说得好,「这个业的真正的主导者是甚么?我们的理念!」[5] 不 是吗?就以香港为例,我们抚心自问,我们的生活理念是甚么呢? 自上世纪六十年代,香港经济开始发展至今,由殖民政府至特区政府,由草根庶民至亿万富豪,莫不以稳定经济为目标,进步发展为提高生活水平的金科玉律。我们 的生活理念原来都是向好的方面的,我们都希望活得开心而已。为何不知不觉地变成以物质为主的无限扩张呢?为何多一些、大一些、豪一些,再多一些、再大一 些、再豪一些等等理念会充斥在生活当中呢?你多一些,我大一些,他豪一些,有甚么不好呢? 为何 我们的理念会导致全球性的「心的灾难」呢?

我们都是为了生活好一点,快乐一点,这是没有错的。但用的方法错了,对真正快乐的定义不清不楚,就连生活理念的方向亦也搅错了,那都是环境教育教导我们的。 


「王」与「霸」

日常法师在一次跟教育工作者的开示提及到「王霸」的社会现象[6]。他指出,「理想国」、「人间天国」、「大同世界」等社会家国理念都是很好的。更有政府大力推广德、智、体、群、美并重的五育。但到后来,通通都变成口号。 法师说得好,那些口号原来的宗旨都是好的,崇高的。然而,要真正达成宗旨,是要「『正心诚意』,从你自己开始;『修身齐家』,再推广开去;然后『治国平天下』,这是你的德化,你德行自然能够春风化雨,这个精神叫做『王』 」。也就是「以德行仁者王」,现在社会上下,由个人的生活、学校的老师、公司的员工、政府的官员等等,做事方法却是「以力假仁」。宗旨不是不知道,只是自己做不到,只有以自己的「权」和「力」去使人降服。 目下的香港环境,不同的口号围绕着我们,甚么「发展与保育并重」、「创意产业」、「读书不是求分数」、Asia’s World City 一大串。各项推动社会发展的方法莫不是霸王硬上弓式地以「力」去推行,把内涵抛诸脑后,而不是「正心诚意」地修自己的身,助人齐家,为人着想的王道精神。结果如何呢?如法师所言:「弄到最后都变成一个口号。」

在 这种「口号」环境里,我们个人的生活也决少了内涵。甚么「第一桶金」、「第一个一百万」等曾几何时都是我们社会的主流口号和价值观。拥有第一桶金和一百万 的内涵为何则没有人去问个究竟。如是者,我们的生活就被环境牵引着,随波逐流地一日过一日。转眼间,一生过去。回过头去看,才发觉一生白过。原因是我们没 有搅清楚口号化生活的理路。法师说得好:「当我们真正了解这个理路以后,那我们走下去这条路就可以走得通了;否则的话,尽管我们有信心,走,走不通的。」 他更指出,在「霸」的阶段,那个崇高的宗旨和目标依然存在,只是以口号的形式出现罢了。但如再错走一步,扬弃「王」之后,再推翻「霸」的话,我们的社会就 会堕进「蛮夷」的末路,那么,我们就没有改善的机会了。法师说:「『霸』是有机会增上,「蛮夷」是没有机会的」。但是,「…只要你一谈恢复固有的文化甚么等等的话,大家都厌弃你!是不是现在普遍的这种状态世间都有?如果有,大家记住:我们已经快到了这个「霸」被推翻,必须要用「野蛮」的方式来作为主流的时候了!」 野蛮的问题是「它永远只能这个样的」,没有提升的可能。  

我 们不为意地一点一滴去改善自己的物质生活,用的是以力假仁的方法,忽略了心灵的培养,最后导至世界坍塌。然后,我们最着紧的是救市,而不是救心。目下,香 港的房地产又闻「逆市奇迹」之声,更有专业人士出来否认泡沫之说。再一次,环境教育又在无声无息之中发挥作用。人心就是如此一次又一次的被自己的贪欲征 服。我们可预见另一次灾难来临的同时,总会自欺欺人地相信,受害的不是自己,而希望逃避自己有份制造的共业网。可以吗?

可以的。正确的做法是,把持正念的宗旨和目标,先修好自己,认清环境教育的真相和理路,转染成净。否则,下一步我们会走上去野蛮之路—迈向灭亡之不归路。


与一切「有心人」共勉。



参考书目

福智之声出版社(编),日常法师(讲述),2008。〈教育‧人类升沉的枢纽〉。台北:福智之声。

唐君毅,2002。〈心物与人生〉。台北:台湾学生。

 

[1] 福智之声出版社(编),日常法师(讲述),2008。教育y`仍‧人类升沉的枢纽。台北:福智之声。页12。

[2] 唐君毅,2002。心物与人生。台北:台湾学生。页166。

[3] 同注1。页12。

[4] 同注1。页13。

[5] 同上。页45。

[6] 同注1。页25。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