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甚么是可以播种的良田?

文:黄笑凤 | 2017-05-26
(图:Pixabay)(图:Pixabay)

佛说法中,以田来比喻可让我们开垦播种、灌溉可令生长、并且是可获享收成的一个范畴,而福田(梵语puṇya-kṣetra)就是能生福德之田,《瑜伽师地论》载:「言福田者,摄受正见、轨范、净命圆满德故。」[1]至于播种、灌溉等工作,是指布施、恭敬、供养[2]等行为。在汉译佛教经论中,有述及福田之事的比比皆是,现略举以下一些经典:

《杂阿含经》卷十三记载世尊对诸比丘说:「若比丘成就此六常行者,世间难得,所应承事、恭敬、供养,则为世间无上福田。」[3]卷二十尊者摩诃迦旃延说:「如是四双八士,是名世尊弟子僧戒具足、定具足、慧具足、解脱具足、解脱知见具足,供养、恭敬、礼拜处,世间无上福田。」[4] 卷四十二佛告诉波斯匿王舍离五支者及成就五支者,均建立了福田,施此田者,得大果报。卷四十六佛告诉他:「有善男子得胜财利,快乐受用,供养父母,供给妻子、宗亲、眷属,给恤仆使,施诸知识,时时供养沙门、婆罗门,种胜福田,崇向胜处,未来生天。得胜钱财,能广受用,倍收大利。」佛又告诉天帝释:「于僧良福田,佛说得大果,以僧离五盖,清净应赞叹,施彼最上田,少施收大利,是故诸人者,当施僧福田,增得胜妙法,明行定相应。」[5]《中阿含经》卷三十〈福田经〉谓世中之学人、无学人能正其身,口、意亦复然,是为良田,施彼则得大福。[6]

从以上的内容中,可见福田主要强调在于常行、具足的修行者,包括僧人、婆罗门、有学及无学等圣者,是世间无上福田,能获胜妙法的增益等;而供养父母及亲眷等,能崇向胜处、未来生天、亦得胜财利之乐果;亦可略见释尊及其大弟子分别按照比丘、圣王、天帝的条件来引导他们可行之法。

再看《增壹阿含经》佛告师子长者曰:「我不作尔说:『当供养圣众,不供养余人。』今施畜生犹获其福,何况余人?……所以然者,三乘之道皆出乎众。……菩萨所施心恒平等……亦不言此持戒,亦不言此犯戒。是故,长者!当念平等惠施,长夜之中获福无量。」[7]在这处则看到释尊鼓励供养未得道的求道者、乃至犯戒者以及畜生类,带出菩萨修行以平等念利益一切众为最有效益之获福法,若以平等心供养,一切众生都是菩萨的福田。

还有其他经论中所述的福田,内容和意义都接近。例如《大智度论》卷四谓佛、辟支佛、阿罗汉皆是福田,以其烦恼尽而无余故。[8]《成实论》卷一〈福田品〉谓二十七贤圣为福田,与《中阿含经》所述的学人、无学人相同。而《诸德福田经》佛告天帝说僧众之中有五德者[9],名为福田,供之得福,进可成佛;并以七法[10]具体地说明可作之事,如是广施,名曰福田,行者得福,即生梵天。《首楞严三昧经》卷下说具十法行[11]者是真实福田,而长老须菩提谓佛说他是第一福田是指他在声闻辟支佛中是第一福田,而在佛与诸菩萨中并不是第一福田,原因是他于十法中一法也没有。这裏明显地褒扬佛与菩萨的行持,亦与以声闻辟支佛作为福田对象作出了分野。

另以福田种类而划分的,则分别有所谓二福田、三、四、五、及八福田之分:

二福田见于《大智度论》卷十二,谓有怜愍福田、恭敬福田二种,前者能生怜愍之心,后者能生恭敬之心;亦见于《大方便佛报恩经》卷三列举之众僧、父母二种福田,谓众僧为出三界之福田,父母为三界内之最胜福田;同经卷五又列举有作、无作二种福田。有作是欲得福报而修福业,即父母及师长;无作谓无欲求福报,唯起恭敬而修,即诸佛法僧及菩萨。《像法决疑经》列举敬田、悲田二种,佛法僧三宝为敬田,贫穷孤老乃至蚁子等为悲田。

三福田可寻于《优婆塞戒经》卷三〈供养三宝品〉说报恩、功德、贫穷三种福田。父母师长和上(尚)为报恩福田,得暖法乃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为功德福田,一切穷苦困厄之人为贫穷福田。《阿毗昙甘露味论》卷上〈布施持戒品〉说有大德、贫苦、大德贫苦三种福田,大德指佛、菩萨、阿罗汉乃至须陀洹;贫苦指畜生、老病、聋盲、瘖哑等;大德贫苦指大德之有老病、贫苦者。

四福田出现于《正法念处经》卷六十一,举出母、父、如来、说法法师四种福田。

五福田描述于《华严经探玄记》卷中。法藏认为,福田总有恩田、敬田、德田、悲田、苦田五种。如来及塔、菩萨、知识并父母等为恩田亦敬田,圣僧二乘为德田亦敬田,其余乞食及贫人为悲田亦苦田。

八福田则见于《梵网经》卷下中,举出八福田之中以看病福田为第一福田。智顗《菩萨戒义疏》卷下说八福田是佛、圣人、和尚、阿闍梨、僧、父、母、病人等八种。

《瑜伽师地论》因应各种修持也有部分提及福田,如〈本地分〉中提及有情有三种应事奉供养:父母、妻子、及真实应受供养的福田。「声闻地」中亦说人趣四众,婆罗门为世间共许之福田。在「菩萨地」中指出:「初发菩提心已,即是众生尊重福田,一切众生皆应供养;亦作一切众生父母。」亦讲述:「谓诸菩萨行布施时,普于一切有情之类起平等心,住福田想,而行惠施。终不分别怨亲中庸、有德有失、劣等胜品、有苦有乐品类差别。」[12]其次(戒品)中有详述菩萨于福田惠施时所持的心态。

论中亦强调如来是无上福田:「言无虚妄,故名如来。已得一切所应得义,应作世间无上福田。」及「无上福田世应奉施者,于彼惠施果无量故。」而以胜妙事施于大福田尊重处亦能令善法强盛。而于福田对象所起的烦恼是属于最初所断的上品烦恼,及向三种福田行惠施及所持各种心念的分别[13]

特别之处是论中有述说非福田的部分,如〈摄决择分〉中有说非福田者不好亲近:「……由三因缘为性不好亲近于他。一、性不黠利故;二、性非福田故;三、无极欲乐故。」又于〈摄事分〉中列举:「复次,略有二种世俗梵志,实非福田,怀增上慢,自谓福田,自称我是真实福田。当知成就非实福田性及相故,不应供养。一者、从他所得利养恭敬现前,猛利耽着,诸根饕餮,为性躁扰,诈示现前离欲之行。二者、摄受家产亲属,杂居鄙秽,专自修身。凡所行行既非自利,亦非利他。远离尸罗正法正行,远离能住善趣善行,远离能住涅槃妙行,当知彼与一切愚夫异生之类无有差别。住正法者,与此相违,当知是名胜义梵志。」[14] 

略为综合以上各种说法,福田之说实有多种,其中无上福田能得最胜福报的多以佛及其圣弟子为主要,及至僧众皆是出世间的良田;而婆罗门、父母、师长等亦共许为受恭敬供养的人天福报良田;至于菩萨的供养行持可说是最广大,主要为悲悯年老及病苦贫缺之众、以及犯戒者、乃至畜生和蚂蚁之类的一切众生;而菩萨初发心时,亦成为大众的福田对象。

从各佛教经论之中,我们可以得知释尊及佛教大德所述的各类可种之福田,那么,是否于这些福田范围内造作布施等行为,便可获得福德之果呢?根据释尊住世时期已经存在的,可说是最古成文佛典,南传《法句经》(Dharmapada[15]第一「双品」(Yamaka-vaggo)第二句云:「诸法意先导,意主意造作,若以清净意,或语或行业,是则乐随彼,如影不离形。」[16]意指我们的言说或行为背后最重要的推动力,就是我们的(心)意。如此引申,当我们在可播种的福田范围内所真正播下的,其实就是(心)意念的种子,只要意念是清净(善性如无贪等)的,收成时便能享有与清净心如影随形的乐果。然而,更需留意的是《法句经》「双品」其实开首第一句是:「诸法意先导,意主意造作,若以染污意,或语或行业,是则苦随彼,如轮随兽足。」实是先指出远离恶意的重要性,似乎意味着染污心是首要排除的,也是意味着离苦是首要的目标,然后相对的清净心即相应而能生起,相对的乐果亦自能相随。

换言之在我们于福田的对象,如佛、法、僧、父母、师长、病者、残障者、贫病孤老、乃至犯戒者、畜虫类等福田行恭敬、供养、布施等行为时,必需不带有贪念、恼怨、嫉妒、贡高我慢等染污心态,而必需以清净心来进行,才能收乐果之效,例如以此功德但愿自他皆离苦、但愿正法流布、但愿众生安乐,不因争功立名、不因钱财利益、不因胜过别人等等。如此以心为主导的义理,早已在释尊最原始的教义裏说明了!

宏观佛教的福田思想,我们可以了解其在中国人社会裏起了积极的作用,蓬勃了各种慈善机构和慈善事业的发展,也影响着种种社会民生的习性和福利,尤其是寺院文化,这些大家亦可以从近代学者对于佛教福田思想于各时代的发展研究中得知概况。

 


[1] 《瑜伽师地论》卷83。

[2] 《阿毗达磨集异门足论》卷15〈7 六法品〉:「言应供者。谓诸有情有贪瞋痴名为给使。若诸有情离贪瞋痴名为应供。应受给使以衣服饮食卧具医药等常供养故。」

[3] 《杂阿含经》卷13:「六常行。云何为六?若比丘眼见色,不苦、不乐,舍心住正念正智。耳声、鼻香、舌味、身触、意识法,不苦、不乐,舍心住正念正智。」

[4] 《杂阿含经》卷20:「圣弟子念于僧法,善向、正向、直向、等向,修随顺行,谓向须陀洹、得须陀洹果,向斯陀含、得斯陀含,向阿那含、得阿那含,向阿罗汉、得阿罗汉。如是四双八士……世间无上。」

[5] 《杂阿含经》卷42 – 46。

[6] 《中阿含经》卷30〈1 大品〉:「学人有十八,无学人有九。居士!云何十八学人?信行、法行、信解脱、见到、身证、家家、一种、向须陀洹、得须陀洹、向斯陀含、得斯陀含、向阿那含、得阿那含、中般涅槃、生般涅槃、行般涅槃、无行般涅槃、上流色究竟,是谓十八学人。居士!云何九无学人?思法、升进法、不动法、退法、不退法、护法——护则不退不护则退、实住法、慧解脱、俱解脱,是谓九无学人。」

[7] 《增壹阿含经》卷45〈48 十不善品〉。

[8] 《大智度论》卷4〈1 序品〉。

[9] 《佛说诸德福田经》卷1:「何谓为五?一者、发心离俗,怀佩道故;二者、毁其形好,应法服故;三者、永割亲爱,无适莫故;四者、委弃躯命,遵众善故;五者、志求大乘,欲度人故。以此五德,名曰福田。为良为美,为无早丧,供之得福,难为喻矣!」

[10]《佛说诸德福田经》卷1:「何谓为七?一者、兴立佛图、僧房、堂阁;二者、园果、浴池、树木清凉;三者、常施医药,疗救众病;四者、作牢坚船,济度人民;五者、安设桥梁,过度羸弱;六者、近道作井,渴乏得饮;七者、造作圊厕,施便利处。是为七事得梵天福。」

[11]《佛说首楞严三昧经》卷2:「云何名为福田。文殊师利言。有十法行。名为福田。何等为十。住空无相无愿解脱门而不入法位。见知四谛而不证道果。行八解脱而不舍菩萨行。能起三明而行于三界。能现声闻形色威仪而不随音教从他求法。现辟支佛形色威仪而以无碍辩才说法。常在禅定而能现行一切诸行。不离正道而现入邪道。深贪染爱而离诸欲一切烦恼。入于涅槃而于生死不坏不舍。有是十法。当知是人真实福田。」

[12]《瑜伽师地论》卷14, 15, 35, 39。

[13]《瑜伽师地论》卷38, 84, 66, 55, 61。

[14]《瑜伽师地论》卷71, 92。

[15] 印顺导师,〈法句序〉(《华雨香云》,页218)。

[16] 法增比丘译(Dhammavaro Bhikkhu)新译为:「诸法心先导,心主心所作,若以意善行,善语善身行,则乐必随彼,如影随身形。」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