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生命的重量:《舒特拉的名单》

第277期明觉   文:林碧君| 2012-05-30
《舒特拉的名单》电影海报《舒特拉的名单》电影海报
现实中的奥斯卡.舒特拉先生现实中的奥斯卡.舒特拉先生
舒特拉和他的犹太朋友舒特拉和他的犹太朋友
舒特拉纪念碑,一九九四年立于其出生地捷克境内的斯维塔维(Svitavy)舒特拉纪念碑,一九九四年立于其出生地捷克境内的斯维塔维(Svitavy)
舒特拉之墓。堆放小石是犹太人的悼念方式。舒特拉之墓。堆放小石是犹太人的悼念方式。
着名的舒特拉搪瓷工厂──位于克拉科夫(Krakow),现为纪念博物馆。着名的舒特拉搪瓷工厂──位于克拉科夫(Krakow),现为纪念博物馆。
舒特拉工厂的纪念博物馆内,展示了赖以获救的犹太工人及其亲眷的照片。舒特拉工厂的纪念博物馆内,展示了赖以获救的犹太工人及其亲眷的照片。
《舒特拉的名单》以黑白拍摄凸显历史感,但片中遭屠杀的小女孩却以红衣出现,充满寓意。《舒特拉的名单》以黑白拍摄凸显历史感,但片中遭屠杀的小女孩却以红衣出现,充满寓意。
电影中的经典一幕:主角舒特拉(站立者)正在草拟犹太工人的名单。电影中的经典一幕:主角舒特拉(站立者)正在草拟犹太工人的名单。
在电影尾声,舒特拉与犹太人临别时,接受他们送给他的一枚金指环。在电影尾声,舒特拉与犹太人临别时,接受他们送给他的一枚金指环。

《舒特拉的名单》(Schindler's List)是名导演史提芬.史匹堡的名作,内容改编自二次大战时,一批犹太人因为得到商人奥斯卡.舒特拉(Oskar Schindler)的帮助而逃过纳粹逼害的事迹。身为纳粹党员的舒特拉,本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靠贿赂官员而上位。在德国入侵波兰之后,他成功地接收了一所原本由犹太人经营的搪瓷器工厂,并获得供应军需品的合约。舒特拉本身不懂经营工厂,于是「雇用」了犹太籍的会计师伊萨替他管理,而伊萨则在舒特拉的默许之下,雇用了大量犹太工人,让他们不至于被送到集中营。

其后德国军队在中尉歌德的带领下,于占领区建立了集中营,原被禁足于限制区域的犹太人被押到集中营去,一些老弱而不良于行的更被当场杀害。舒特拉目睹这一场屠杀,心中大为震撼,开始反思生命的价值。在良心的召唤下,他贿赂歌德以求那些住在集中营的工人不会被滥杀。后来战况转变,歌德奉命把所有集中营内的犹太人迁往臭名昭着的奥斯维辛集中营(Auschwitz Camp);舒特拉经过一番心理挣扎,最终决定用高昂的价钱向歌德「买下」约一千二百位工人到他家乡营办军工厂,不料运送工人的火车竟又意外开到奥斯维辛集中营,舒特拉只好再用一袋钻石贿赂集中营的主管,让那一千二百人(包括小孩)得以逃出生天。

舒特拉在家乡营办那用犹太工人的军工厂只经营了七个月,战事便结束了。在这期间,工厂变成犹太人的庇护所,他们不仅不受监视军官的虐待,甚至可以举行犹太教的安息日礼拜。这工厂也没有真正生产过一枚合格的炮弹,全靠舒特拉从其他工厂买来产品以充数。事实上,纳粹德国在战败前,曾下令处决所有犹太人,关于这一段历史,电影中说舒特拉最后说服了那些军官放弃执行此命令──以一个「父亲」而不是「杀人犯」的身份回家;但根据工人的回忆,舒特拉其实是施计及花钱支走那位坚决执行命令的军官,全体工人才能得救。

电影交代就在工厂即将要被盟军接收的前三天,身为纳粹党员的舒特拉沦为战犯,被迫要逃亡;这时约一千二百位犹太工人为报救命之恩,一方面为舒特拉写了一封联名信阐明他为他们所做的一切,以备他日后被逮补时可赖以求情;另一方面,他们赠以用某工人捐出的金牙所铸成的一枚指环,上面刻有犹太教经典《塔木德》上的一句说话:救一个人如同拯救全人类。

战后的舒特拉生活并不如意,他最初逃亡到阿根廷,但其后破产回到德国,亦跟妻子离了婚,十多年后去世。晚年孑然一身的他,却很喜欢以色列的耶路撒冷,时常往那儿找当年被他帮助过的犹太人聚旧;而这些犹太人对他极好,他们的小孩甚至称呼舒特拉为「爷爷」,让晚境凄凉的他感到莫大的安慰。他在1974年去世后,葬礼也在耶路撒冷举行,遗体安葬在锡安山。「锡安」(Zion)一字,在犹大教来说既是「神殿」之意,亦可解作「一处心灵安息之地」。

「救一个人如同拯救全人类」,正是史提芬.史匹堡希望传达的信息。片中纳粹军人所展示的,是一步一步地对生命的蔑视:不尊重生命首先由不尊重个体开始。纳粹军人最初根据他们的「定型视野」(stereotype),把所有犹太人都归类为同一类人,认为他们是低等、狡猾又富威胁性的异类,更把他们关隔在犹太区内剥夺其活动自由;然后又进一步地剥夺其私有财产及生活自由,逼令他们前往集中营;甚至在清洗犹太区的过程中,杀掉老弱病孺,因为认为其生命没有价值;最后就是连相对健康的生命也要毁灭,因为认为他们活人还不如尸体有价值,因为至少可以在死尸的口中剥出金牙或剪下长发。在纳粹眼中,生命的价值竟比无机物还不如!

纳粹对生命的蔑视,其实代表了「工具理性」(Instrumental Reasoning)对人本良知的破坏。良知告诉我们:不要把人视为「工具」(哲学家康德称之为「定然命令」),但「工具理性」却只求以最有效的手段达成目的,并不考虑这个目的本身的善恶对错。所以电影中纳粹党的行事都是十分有组织、有计划、有效率,每一步骤都是「工具理性」的表现,甚至连杀人也要按「大规模工业式生产」的模式,建大型毒气室、焚化炉,以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大量人当废物般「处理掉」。

相反地,舒特拉则象征良心的发现之旅,他本是一位不择手段、唯利是图的商人,犹太人对他来说只是赚钱的工具,所以最初他表面上是「帮助」犹太人,实际上是乘乱占他们便宜。片中描写他直到目睹犹太区被血洗、那位红衣小女孩被杀的惨况后,心底的良知才觉醒,开始不再以「利」而是以「人」的角度来考虑事情,继而主动参与营救更多的犹太人。而在此过程中他也不是没有挣扎,例如当他知道厂内的工人将要被送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给「处理掉」时,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倾家荡产是无法营救的,因而进退维谷,但最终他的良知战胜了,愿意倾尽家财去挽回一千二百多条性命──因为他终于明白生命的价值比财产重要。在电影尾声有深刻感人的一幕:当舒特拉要逃亡时获得犹太人赠予金指环,而指环上刻有「救一个人如同拯救全人类」一句说话,他看了后竟然接不住指环,指环跌在地上──史提芬.史匹堡用这个镜头告诉我们:生命是有重量的。生命之重,重得令舒特拉连一只小小的指环也接不住──他接不住的不是那只用「金」造的指环,而是指环上的那句话。所以他才会痛哭,后悔自己为甚么没有把金造的党章及汽车统统卖掉去「换」多几个人回来。

「救一个人如同拯救全人类」一语,本身便颠覆了一般人认知中的「量」的观念,其实它正告诉我们,生命的尊严价值,贵重到不可以量度──生命既有无限的可能,同时每一个生命亦能与所有生命感通互动……在此意义下,伤害一个生命确实等同伤害全体生命,拯救一个生命亦同时是在拯救全体生命──因为每一次的拯救行动其实不是在救一个人,而是在拯救全人类(包括自己)的良知──那真正的「神殿」,真正的「锡安之地」。

Schindler's List Trailer (Best Picture 1993)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