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生活禅:遍处与当下

第234期明觉   图、文:郭锦鸿| 2011-02-23
至道无难,惟嫌拣择,随顺自然,就不用徒添烦恼。至道无难,惟嫌拣择,随顺自然,就不用徒添烦恼。

笔者本月初生日,有幸得到一众学生和朋友在Facebook留言道贺,令我感到网络世界的温暖一面。其中一位旧学生,送了无门慧开(1183-1260)脍炙人口的禅诗给我作为礼物: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由于刚届岁旦,想起以往每逢新年也会和亲友竹战几百回合,今年却因公务繁忙无法如愿,有感而发,于是打趣回了一首:

梅发三冬兰发春,菊绽夏日竹爱雪,

倘有年假叠正头,便是打牌好时节。

此诗当然是戏作,没做平仄斟酌,没有修辞考量,是在「即时回覆」中作成的。有趣的是,这样倒引来学生一起戏言:

哈哈,郭老师。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牌。随缘求冬发,消遥得自在。

这些对偈和戏话,从文学角度而言,固然价值有限。但从生活禅的角度而言,你却不能否认它们的真切和活泼,这些生活语言,具有一定程度的「当下性」和「自在性」,因它们正是彼此内心真率情感的一种展现。

其实,生活禅的自在,在于能把禅的逍遥,结合生活态度,从而予人生命乐趣。人生有限,但道在当下,悟禅不需靠经验,也不必需要理性,禅是一个活存于我们生命另一个角落的意义世界。工作不离禅,思考不离禅,连休息亦不离禅,人的生活,就算有多紧张,一样可以自得其乐。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由于遍处皆是悟门,当下就是真理,故心净佛土净,任何时节也好,只要怀有随顺之心,好好护持我们的「生活真如」,甚么日子都是好日子,甚么时节都是好时节。

唐代的仰山慧寂(807?-883?),曾与学僧有过这样的一段故事:

「你从哪儿来参学?」慧寂问学僧。

「我从南方来的。」学僧回答。

慧寂便举起拄杖,问:「南方的长老们,还说这个么?」

「不说。」学僧答道。

「那么,还说那个么?」慧寂继续发问。

「不说。」学僧答。

「大德!」慧寂此时大喝。

「是!」学僧回答。

「去参堂吧!」慧寂说。

学僧听罢便步出禅房,准备去参堂。但这个时候,慧寂再叫:「大德!」

学僧回头,慧寂又叫:「走过来!」

学僧便返到慧寂面前。

慧寂用拄杖在学僧头上点了一下,接着再叫:「去吧!」*

在这样一来一往的应对过程中,学僧便有所领悟了。

慧寂这样把学僧呼来喝去,究竟有甚么用意呢?慧寂举拄杖问僧哪儿来,随后叫他参堂去,却又把也召回来敲头,当中有何禅机?

事实上,有「这个」、「那个」的判断,背后乃基于人有二别之心,有此二别之心即有分别之见,然而禅本无南北之别,因此慧寂着他「参堂去」,去哪儿?去哪儿也不要紧,因为佛机处处,无分别心即可到处参禅。大喝一声,学生一顿,再返前来,慧寂拄杖一点,就是「道在当下」的一记点拨,这亦透现了佛法横遍十方、即现眼前的道理。

如此简单的生活对话,语默动静间,渗透了耐人寻味的禅理。生活操作,往往就是禅悟的方便法门。仰山当年行脚时参谒沩山灵佑 (771-853),当灵佑问他从哪儿来,仰山回答从「田中来」后,灵佑问他「田中多少人?」仰山便用插锹、举锹的动作回应,这表示机法的显现自在、自如,佛道真义的显现无有所碍,告诉我们应机接物,触处是道。

一连串的现在,结合成我们的人生。每一个现在,都是现成的、全部的。所谓「门门有路通京国,三岛斜横海月明」,万物本就圆成,色声物象本为一体、无有差别,各方都是悟道之门,重点在于我们以怎样的心去对待,以怎样的生活态度去对应。

常听说,有心,每天也可以是母亲节、每天也可以是情人节,这其实不是俗套的说法,深入一点去想,这不正与「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这种日用是道的禅理吻合无间么?

执笔至此,豁然贯通!原来「打牌」(搓麻将)也不一定要在岁旦,只要有打牌的闲情逸致,便是打牌的好日子!人为甚么要执着于满足自己的追求?人为甚么要穷寻出路?至道无难,惟嫌拣择,法法既然全彰,究极之真实也不易隐蔽!

*有关仰山慧寂的故事见载于《袁州仰山慧寂禅师语录》,《大藏经》,第47册,页586c。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